〔轉貼〕我為什麼做援交.小如


我是小如,今年19歲,是一名大專生,現在還在讀書。

兩年前開始,在報章看到援交的新聞,令我開始對這件事產生好奇,然後就自己找相關的資料。其實在之前,我已在MSN被人問過可不可以出來見面,有些人更會給我一點錢,邀請我出去。對於援交,我心裏又怕又想試,雖然我家的經濟狀不算是太差,但是我已經成年了,實在不想再問家中拿錢,很想快一點自立,分擔一點父母的壓力,而且問政府借錢利息又非常高,亦不能借到生活費及其他上學的雜費,所以經過考慮過之後,我決定嘗試援交靠自己賺錢,賺到的錢我用來交學費,並將剩下來的給父母和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所以,我就上網放了一個post,其中有一個人拿到我msn後跟常常我在網上聊天,感覺很不錯,而且他說大家可以先吃飯,看電影,不一定有性交易,於是我便出來,當然最後我亦有與他去酒店。這樣,我開始了援交的日子。

今年父母都失業,弟弟仍在讀書,我的收入對家裏來說,變得更為重要。就這樣,我一邊上學、一邊援交的時間維持了一段時間。相比以前在餐廳做兼職,我有更多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這段期間,我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有很多我未接觸過的人,有專業人士、有電車男、有學生,我們也會一起吃飯和看電影,當然,亦會有性交易。

我曾遇到有人騙我、迫我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不斷騷擾我,亦有很多人叫我不要再做。有一次我曾遇到自以為待我很好的客人,原來他只是想不付錢。有一些好的客人,也會關心我,教我很多東西,鼓勵我學英文。

由於最初沒有提防別人,其中一個客人不斷騷擾我,令我十分害怕、徬徨,晚晚失眠,很想找人幫忙,但又怕被人知道。即使是我的好朋友,我亦不敢與她傾訴(有時更刻意不與其他同學來往,怕他們會知道自己的秘密)。最後,我終於在網上與人分享了這件事,有人在網上建議我找紫藤。最初亦好擔心,不知道她們是什麼人,只知道她們幫性工作者,但不知道她們會否亦幫援交。最後,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她們。她們提供了一些意見給我,而她們一句,「唔駛怕,我懐會同你一齊,唔駛怕這些衰人。」令我不再感到求助無援。

有時候,我在想究竟我是否想繼續做下去?我在大學讀的科目是我的興趣,我亦很用心地學習,這亦是我的夢想,我希望畢業之後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有一個朋友,亦是一個學生,因為做援交被控「唆使他人作不道德行為」,雖然警察在庭上講大話,但法官仍是信警察的話,最後被判有罪。她的案底,令她不能得到專業資格。唉……有了案底,還怎樣實現理想呢?做援交,我想只是暫時讓我成就這個夢想的中途站,並不是我的目標。我很希望繼續向自己的目標發展,日本有陪酒女郎成為議員,德國有性工作者成為大學教授,為什麼不可以給我們機會呢?最近看新聞,警察和很多高官都說要「保護」我們,要「幫助」我們,但是他們就是不願意給我一個機會,亦沒有幫我們,而是令我們再沒有其他路可以選擇。

現在社會天天都有援交的新聞,說我們這群少女,如何不愛惜自己,如何貪慕虛榮。但是你們的廣告不是要我們天天買東西嗎?多少老師、高官、議員,亦不是愛名牌嗎?你們在罵我們前,有沒有真正聽聽我們的聲音?

如果有人問我他/她應不應該做援交,我會向他/她說要考慮清楚,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而且還有很多風險、未知數,可能會影響到將來。如果你在考慮做不做援交,要先衡量自己是為什麼而做?是否能應付這麼多的問題,而且在過程中,亦不是所有事情都在自己控制範圍內的;如果你正在做援交,就要了解多一點保護自己的方法,避免發生危險。

文章出處:《明報》(2009年8月2日)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