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和諧社會才不和諧.馬國明



統治中國大陸的永久執政黨中國共產黨快將執政六十周年,這個執政黨多年前倡議階級鬥爭,近年則改為倡議和諧社會。國內多年前推行的階級鬥爭確實令人驚心動魄,但近年致力倡議的和諧社會卻並不見得令人放心。恰好為了製造和諧社會的假象,在臨近國慶六十周年之際,國內近日拘捕了多名維權人士。國內的維權人士不過是根據中國共產黨所恩准的權利來為國內不同的弱勢社群爭取應有的權益。維權人士接受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永久執政黨,他們不是異見者,他們不過像香港的社會工作者那樣,為不同的弱勢社群服務。香港的社工是受薪的專業人士,協助弱勢社群是職責所在,是做好份工。國內的維權人士卻是義務的,自從中國大陸開始富起來後,社會亦漸漸向錢看,難得維權人士居然義務協助弱勢社群,嘉許也來不及,那會當他們是犯人加以拘禁?事情如此不合理,如此有違公義,連要應付高考的中七學生也要提筆向號稱「溫情總理」的溫家寶提出質詢。

恰好香港近日發生專業社工因為協助大澳居民舉行申訴大會而引起大澳鄉事委員會的不滿,認為破壞社會和諧,此事正好讓人們明白,倡議和諧社會不但不能達至和諧,反而會製造紛爭。話說大澳鄉事委員會分別寫信向四位政府高官投訴,四位高官中,三位不予理會,唯獨民政局局長接獲投訴後認同鄉事委員會的見解,因而向該名社工任職的機構主管提出。雖然局長事後辯稱沒有施壓,但這位主管卻十分「識做」向社工發出警告信並把他調職。社工協助大澳居民舉行申訴大會恰好是要維護居民的應有權利,而恰巧民政局局長曾德成不是孫明揚、林鄭月娥或曾蔭權這類高官,後者出身於公務員系統,曾德成當官之前是左派機構的高層,是高官中唯一出身根正苗紅的人,對國內近年倡議的和諧社會當然會有極之深入的理解,他處理大澳鄉事委員會的投訴亦因而有別於其他三位高官。從電視新聞所見,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的辯解實屬可圈可點,因為他辯稱自己的做法無非是貫徹和諧社會的宗旨。


理性判別是非.毋須服膺權威

大澳居民舉行申訴大會是否破壞社會和諧?如果大澳居民根本沒有怎麼事情要申訴便舉行申訴大會,那便是無中生有,製造事端,破壞社會和諧的指責才算是有理有據。但大澳居民是不滿政府未能有效解決大澳的水患才舉行申訴大會,絕對不是無中生有,製造事端。那麼大澳鄉事委員會的指責有何理據?既然曾德成認同鄉事委員會,他又有什麼理據?不過不能期望有權有勢的人說理,就如向溫家寶寫信的學生不能期望他會回覆。人家不跟你說理,你卻可運用自己的理性加以分析。啟蒙運動的精粹便是強調人人都可運用理性判別是非,毋須服膺權威。曾德成或許是解釋和諧社會的權威,但每人可自行判斷提倡和諧社會的做法究竟是禍是福。

大澳鄉事委員會認為居民舉行申訴大會是破壞社會和諧,鄉事委員會在名義上代表新界和離島居民的利益,從鄉事委員會的立場而言,居民有不滿應先向他們表達,由他們作代表向有關方面申訴。居民自行舉辦申訴大會無疑是繞過鄉事委員會,有損後者的利益,因而大為不滿。但為什麼大澳居民不選擇透過鄉事委會表達不滿,自行舉辦申訴大會是破壞社會和諧?要知道居民的申訴大會是公開的,出席的居民人人有權發言,往往出現群情洶湧的局面,如果媒體廣泛報道,政府的顏面當然無光。相反,如果事情改由鄉事委員會做代表向政府表達,所有商討都是閉門進行,不會有群情洶湧的現象,更不會出現政府顏面無光的局面。

大澳居民舉行申訴大會是破壞社會和諧的理據,便是因為令政府顏面無光之餘亦繞過鄉事委員會的框架,令後者不能發揮居民代表的作用。和諧社會的意思其實是說政府的威信不容挑戰,各種社會上的既得利益亦必須維持。和諧社會的意思是要人人做順民,無論是水患的受害者或是豆腐渣工程的受害者都只能「認命」,默默忍受,不服氣的便是破壞社會和諧。


未建公民社會.先倡和諧社會

維權人士譚作人因追查四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竟然被控顛覆國家,這罪名也是可圈可點。去年四川地震暴露了學校建築有問題,按照常理政府應主動調查,找出問題所在。為什麼竟然控告追查問題的熱心市民顛覆國家?追查豆腐渣工程怎會是顛覆國家?更何況豆腐渣工程這個名稱「大有來頭」,不是子虛烏有?國內的豆腐渣工程由來已久,名稱乃出自疾惡如仇,毫不溫情的前總理朱鎔基。但溫情與否都不濟事,豆腐渣工程涉及官商勾結的有之,更多的是涉及官員集體貪污。追查四川的豆腐渣工程會動搖整個四川的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當然亦面目無光,所以是顛覆國家,因為所謂國家無非是執政的政權而己。

譚作人受審當日,四川的公安局為了阻止香港的記者採訪,居然表示懷疑記者藏毒要搜查房間。四川公安局的做法既不合理,亦不合法。但最大的問題是根本沒有阻止記者的必要,因為審訊是閉門進行的,不是公開的。公安是國家的執法人員,四川公安那種既橫蠻,又笨拙,且愚蠢的做法當然損害國家的形象。豆腐渣工程和三聚氰胺的問題何嘗不是損害國家的形象和利益,但偏偏追查豆腐渣工程和替三聚氰胺的受害者維權的人卻被拘控,簡直是非顛倒。但這種畸形、扭曲的局面卻無非是倡議和諧社會的結果。一個社會經濟愈發達,各種不同的利益便也必定變得愈來愈複雜。西方社會的解決辦法是倡議公民社會讓不同的利益公開和公平地在公民社會裏互相競逐,在公民社會的框架下,即使出現利益衝突亦可以和平地解決。在共產黨統治下,中國大陸還未能建立公民社會,不提公民社會卻倡議和諧社會只不過是掩耳盜鈴。

文章來源:《信報》(2009-08-17)


===========================================

好書《論盡明光社》

各書店有售!

特約寄售點:

香港女同盟會
電話:+852 8103 0701
地址:九龍彌敦道242號立信大廈7字樓D座電話
http://www.wchk.org/

香港基督徒學會
電話:+852 2398 1699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道 11 號藝旺商業大廈 10/F
http://www.hkci.org.hk/

公平點
電話:+852 3188 8064
地址:香港九龍廟街308號生發大廈3字樓
http://www.hkfairtradepower.com/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