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5的博文

【文字報道:座談會「佔領、身體與權力——運動中的情欲、性/別政治」】

图片
黃梓汶︱雨傘運動中的身體政治與權力關


(獨媒特約報導)佔領運動期間,身體成為了抗爭最重要的武器,也是權力顯現的場域。季刊《Dirty》主編表示情欲書寫和性別論述在港仍屬邊緣,希望為讀者創造主流外的另類選擇,在12月份的創刊序中,向讀者們挑機「我們敢寫,你敢睇嗎?」,重新發現社會上被我們視而不見的隱形人。 《Dirty》早前以[佔領、身體與權力——運動中的情欲、性/別政治]為題,邀請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游靜、文化評論人鄧小樺、行動者洪曉嫻、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中大學生會秘書石姵妍為座談嘉賓,共同討論整場雨傘運動裡身體政治與權力的關係,開拓這方面相對空白/疲弱的論述空間。 解放城市對身體的規管 文化評論人鄧小樺表示,人們身處在佔領區中,會獲得一種較放鬆的感覺,因為佔領區解放了城市對身體的規管。那些馬路、天橋、石壆等等,都不再是阻礙行人行走,不準橫越的地方,隨意走走可能已度過幾小時,笑說﹕「行佔領區好似無咁易攰。」居住在旺角佔領區附近,鄧小樺表示經常會在深夜時落街閒逛。她留意到即使在深夜,仍有不少上班族會特意去佔領區坐下,或者去發呆,「今日有D唔開心,落黎坐下先返屋企。」坐在佔領區的空間,不期然就比家更容易鬆弛下來。儘管令人煩惱的問題可能還在,但坐下來後心情就似是得到平復。 鄧小樺亦分享在運動中一次在旺角的經驗,站在湧濟的人群中,她很快被推上了第一排的最前線。氣氛緊張時,有位男仕突然大喊一句﹕「女仔去後面啦!」她認為有些人會樂於接受這種安排,享受好處,特別是可能發生肢體衝突;但也會有人質疑「點解要向後退?」 運動中的性別分工:金鐘?旺角?女仔去後排? 曾參與反高鐵運動的洪曉嫻同意,過去包圍立法會時也試過從前排,被其他參與者推到後排,令她已難以看到前排的情況。而在雨傘運動中,紛紛流傳「男守旺角,女留金鐘」、「佔領區的女性娶得過/守過旺角是真男人」等論述,洪曉嫻認為這些說法正正是加強了性別間的二元對立。在運動中對身體,言語上的攻擊和威脅,洪曉嫻拒絕屈從,選擇要直視威嚇,「只有面對它,才有可能鬆出捆綁。」,「我出得黎示威,就預左被摸。但唔好諗住會嚇到我。」鄧小樺回應指,這是種有自信的反擊,「一打我,你就輸」的態度,並追問如何建立起這份自信。洪認為,「最好當然是對方的舉動被拍攝下來,但即使沒人拍到,她也願意親身表述,作一個有力的見証者。」另外,她亦提到運…

【dirty press出版︱電子雜誌《dirty》:歡場本土派︱鬍鬚邱比特/ 第一話 速「食」暑期工】

图片
dirty press出版︱電子雜誌《dirty 歡場本土派︱鬍鬚邱比特/ 第一話 速「食」暑期工

>>>>>>>>>>免費領取電子雜誌《dirty》:https://readmoo.com/book/210026054000101
Share|

【《dirty》座談會:佔領、身體與權力——運動中的情欲、性/別政治】

图片
dirty》座談會 佔領、身體與權力——運動中的情欲、性/別政治

dirty》︱主辦
普普文化︱協辦

座談嘉賓:
游靜(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鄧小樺(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
洪曉嫻(行動者)
何式凝(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
石姵妍(中大學生會秘書)

座談會內容:

運動中身體被攻擊、侵犯、蹂躪、調侃和威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