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2的博文

轉貼●張小虹:父權異性戀婚姻的最後召喚

图片
張小虹:父權異性戀婚姻的最後召喚 【聯合報╱張小虹】 2012.05.21 04:40 pm 昔 日面對風起雲湧的廿世紀,五四知識分子中的保守派不惜出言恫嚇,揚言婦女解放運動的後果,必是「男子無業,女子無家」。他們預言進入職場的女人,會搶了男 人的飯碗,造成男人的失業,而搶了男人飯碗的女人,則是註定無法結婚成家,終以悲劇收場。而廿一世紀的父權焦慮,已然成功將恫嚇預言轉換為性別標籤,堂而 皇之以「剩女」一詞做「女大當婚」的意識形態催逼。
故「剩女」表面上像是一道簡單的算術題,適婚女子總數減去已婚女子總數,或適婚女子總數減去適婚男子總數,又像是一道無解的性別議題,糾結在「男人下娶、 女人上嫁」的古老婚配邏輯與女性獨立自信、經濟自主的當下現況,更像是一道滾雪球般的社會問題,牽拖著結婚率、離婚率、生育率、高齡化、外來移民越滾越 大。
但說穿了所謂的「剩女現象」,也不過就是越來越多的女人更晚進入婚姻或根本不進入婚姻。換個角度思考,「剩女」的真正問題,或許不在於不斷攀升的統計數據或比例,不在於性別結構的變與不變,也不在於動搖國本的茲事體大,而在於「剩」作為一種無法言喻的「時間焦慮」。
更進一步逼問,「剩女」一詞所標示的重大時間焦慮,究竟是發生在被指稱為「剩女」的群體之中,還是發生在不斷指稱「剩女」為「剩女」的父權異性戀婚姻制本 身,前者被放大的是女人「適婚年齡」、「生育年齡」的稍縱即逝,而後者則反映了父權異性戀婚姻制度本身內在的危機。到底是女人嫁不不出去?還是異性戀婚姻 機制本身出現了極有可能淡出歷史(至少喪失絕對主導權)的式微掙扎?英國的單身人口超過了已婚人口,法國的非婚生子女早超過婚生子女。究竟是不在婚姻制度 中的女人,還是婚姻制度本身,正在成為剩菜殘羹呢?誰是少數,誰是多數,誰又是正在由少數形成的多數呢?
這樣的文化反思將提供一個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不是《敗犬女王》一類的新編羅曼史腳本,不是《大女當嫁》、《盛女愛作戰》的男女配對與形象改造,而是積極 迎向當代文化、經濟、科技變動中的新布局、新想像、新連結。例如,以異性戀婚姻為量尺所統計出來的數據:台灣的離婚率亞洲最高,生育率全球最低,適婚年齡 女性的未婚比例世界第二高,四十歲女性超過五分之一處於「沒有婚姻」狀態中。面對這些數據,我們究竟是應該感到焦慮還是驕傲?
如果有人在這些數據中讀到的,全然只是婚姻解體、家庭…

韓寒談感情:女友妻子都是親人 希望能和平相處

韓寒談感情:女友妻子都是親人希望能和平相處

1 近日,韓寒接受了專訪,暢談感情觀。“我和我太太的感情非常穩固,但也許其他姑娘也早已如同親人,我甚至希望她們之間能夠友好互助和平共處,就是這樣。其他人會愛上我,我也許會中意其他人,但沒有人能改變我和我太太的感情。”
韓寒首度回應小三門女友和妻子都是親人
南都娛樂週刊9月24日報導他是一個暢銷書作家,一個冠軍車手,一個孩子最親愛的爸爸和一個正在和青春告別的80後,他是韓寒。在北京,女藝人趙卓娜擁有優越舒適的單身生活,在微博上和一個叫何安的人有一百多條親密的思緒告白,這些告白後來成為她和韓寒交往傳聞的一部分,對此,韓寒對於傳聞有話說,他表示“我和我太太的感情非常堅固,但也許和其他姑娘也早已如同親人。我甚至希望她們之間能夠友好互助和平共處,就是這樣。其他人會愛上我,我也許也會中意其他人,但沒有人能改變我和我太太的感情。”
否認被炒作利用
感情就是愛者不疑,疑者不愛
娛樂圈的感情故事,在雙方名氣不對等的情況下,弱者一方通常會有炒作嫌疑,這段緋聞中的諸多說法來源都頗有指向性,令人難免猜測紛紛,韓寒沒有直接回應與趙卓娜的關係,卻堅決否認被利用炒作的可能,“愛者不疑,疑者不愛”是他的愛情法則,他承認與太太感情非常堅固,但也可能會愛上他人。
南都娛樂週刊:最近微博上“何安”很紅……
韓寒:我覺得這個名字不錯,這要是姓謝,可不得叫洗衣服,但是網頁嬉戲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朋友的拼音水準有待提高。
南都娛樂週刊:現在這件事會讓你對身邊的女孩有所懷疑麼?覺得此事是對方有心策劃,自己被利用?
<

【協辦】「資本主義與日常生活革命」系列 之六 愛很浪費愛很貴

图片
【系列講座】 資本主義與日常生活革命」系列 愛很浪費愛很貴

普普文化平台‧黑犬*合辦 dirty press協辦
愛情在資本主義介入下,愛情與消費相互交纏,商品代表浪漫符號用以驗證愛情的可信度,情人節不送禮嘛代表心肝吊吊揈,結婚不買房嘛代表親密勞動空洞洞了。
正因為我們愛在商品裡,相信神級的商品可換來神級的愛情,愛情消費文化輕易地進一步佔據個體,人人是商品,人人有行情,人人可抬價,捨得消費,捨得做身體,物質使人搖身一變成為可慾的對象,盛女自願整型及改造性格是選購幸福選購我,條件不達標的男士只好習慣被擲檸檬。Money is dear, love is dearer,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autonomy?! 若為自由故,我們這代人真能兩者皆可拋嗎?愛情消費者被愛情消費,我們得到甚麼浪費了甚麼?
分享: 李偉儀 大學講師,專研婦女議題、青少女濫藥性別分析、性別與家庭、性治療及伴侶關係輔導等。自二零零三年任報刊專欄作家至今,設專欄信箱剖析千回萬色的感情案例,勘察本土親密關係的轉變。
日期: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時間:晚上7:30-9:30 地點:序言書室 旺角西洋菜南街

【轉貼】歐陽文風:關於同性戀,我的總回應

图片
關於同性戀,我的總回應 歐陽文風  八月廿一日從亞洲飛返紐約,四十天十多個城市的巡迴演講與教會講道,有點身疲力盡的感覺;飛抵紐約後,我執教的大學秋季開學,趕著備課教書,所以不能第一時間對《時代論壇》有關同性戀課題,並針對我的文告與文章,以及要求我答覆的文章做出回應,對此深表歉意。如今剛克服時差問題,忙裡偷閒,針對這一些文章做出我對這一次爭論的總回應。
  首先,我必須感謝《時代論壇》的編輯,我認為他們公平地處理這次爭論,讓各方觀點都有機會呈現,這點其實是文明精神,但恐怕在許多基督徒社區,卻是難得一見。至少我在自己的國家馬來西亞,總希望有機會與反對同性戀的基督徒一起公開辯論有關課題,但一些弟兄姐妹告訴我除非反對一派能絕對肯定我在辯論會與對話中一定「輸」,而且是輸得非常明顯的那一種,否則他們是不願意與我公開辯論的。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話時,只能苦笑,我無言。如果我們真的尊重真理,真的想要了解真相,我們豈不應希望自己「輸」在真理之下嗎?我相信《時代論壇》的編輯們或《時代論壇》對同性戀課題有自己的立場,但他們仍願公平地對待各方,對此,我除了感恩,亦要表示我對編輯文明與理性態度的欽佩之情。
  此外,我也必須感謝所有參與這次辯論的弟兄姐妹,雖然我們對這一議題的觀點不盡相同,甚至南轅北轍,但你們讓我有機會更深刻反省自己的觀點,並有機會因此深化我的一些看法。比如說在我第一次讀到關啟文兄的回應文〈同運論述的常見謬誤〉,雖然我不認同他的觀點,不以為我應在一千幾百字的新聞文告裡論證同性戀與道德無關或同性戀不是道德問題,我不認為一篇新聞文告需要長篇大論各宗各派的道德理論以論證同性戀不是道德問題,而且我也從未讀過任何一篇教會的反同性戀的文告中,無論中英文,曾詳盡論證同性戀是道德的惡,更何況在文明社會裡指控別人錯的人應論證對方如何有錯,哪有首先要求別人必須證明自己無罪或清白的?
  但是,我還是必須說,關兄的文章對我還是有所啟發,我認為我有必要寫一本書論述為甚麼承認同性婚姻對社會對大家都有好處,其實寫作書計劃已經開始進行,我主要會從Aristotle、Aquinas、Kant、  Bentham、Mill、Ross等人的道德理論開始談為甚麼承認同性婚姻是正確,及對大家都好的事。由於這書的創作靈感來自關兄,我準備要把此書獻給他,並希望他能為此書寫序,或至少讀後感,以便刊登在書內,至於無論他怎麼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