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11的博文

青樓知識 / 劉天賜

.
信報72

青樓知識

劉天賜

中國官方正式否認謠言,少林寺方丈召妓並不真確!

想 起青樓文化,真是歷史悠久,這行業可算是人類最古老行業之一。西元前三千年,人類最古老文化,古巴比倫文化中,已出現了妓女,她們在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 的巨著《歷史》中有記︰「在那裡的每一個婦女一生之中,必須有一次到阿普洛迪Aphrodite神殿中坐下,並等待一個不相識的男性與之性交!他選好對象 之後,將一枚銀幣擲向她,並以米利塔女神(Mylitta,巴比倫、亞述的愛及蕃殖女神)的名字為她祝福。不論擲金多少,女性不能拒絕,否則冒犯了神靈。 完事後,她回家,從此,便告別了廟妓身份。」

恩格思指︰「起源於群婚制,起源於婦女為贖賣貞操權利而獻身。為金錢而獻身最初是宗教行為(義 務),財物歸神廟。」可算是西方妓女業的起源。而中國的超源最早的「妓女」為滿足奴隸主的娛樂需要而產生,其中以姿色超群者、擅歌舞者的女子,乃供天子宮 中娛樂的女樂、倡優。基本上是演奏、表演的「工人」而已。

管子治齊,(BCE689)置女閭七百,徵其夜合之資,以充國用。此即『花粉錢』之始也。」妓稅之始也。

BCE594年希臘詩人,雅典首席執行官,梭倫創立了雅典國營妓院,受到讚頌。東西方的公營妓業似乎同一時代發生。

此 行業發展到唐朝,更是文明得令人吃驚。設立國家管理妓業的機構,(政府部門)先屬「太常」,後屬「教坊」(國家主持的音樂、表演的訓練機構),由「樂營」 管轄。可見並非是皮肉生業務。用現代話,乃『國家音樂學院』。唐朝知識份子(士人、進士)出入秦樓楚館平常生活行為,從元白到李杜,無一例外。並非羞恥的 事,也不見得受到道德的指謫!我們該以當代實際情況說當年。杜牧詩,可以看到太多太多有關妓院的詩。如《不飲贈官妓》、《娼樓戲贈》的作品,中國娼妓乃服 侍文人飲酒娛樂的行業從業員,有時兼為情慾之伴而已!所謂「流風」,不只是性描寫,「文釆風流」四字,亦描寫無邊的創作力。這種風流韻事,隨著文人階級萎 縮而失去了昔日光彩了!

杜牧以 「三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感到自豪。隴西李益進士及第後,「每自矜風調,思得佳偶,博求名妓」,與妓女霍小玉成就一段情緣。唐滌生亦以此傳頌的 曲本故事改成戲曲《紫釵記》。顯然,追求風流,已然成為當時的一種時尚,是文人顯示個人才學、魅力和風度的一種手段,進而融入文人個性之中,成為性格中不 可缺失的一部分。另外,…

「少女援交」: 淺閱讀與深閱讀 / 邵家臻

.
「少女援交」: 淺閱讀與深閱讀
邵家臻   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講師



引言:少女援交是problem還是question?

於公眾而言,少女援交不是現象,是公認的問題──它涉及一連串的問題,例如破壞社會道德、破壞家庭和諧、貶低女性的地位、物化身體價值、散播性 病、鼓勵非法勾當、欺凌青春少艾。此等問題,當然要除之而後快。問題是,在這個動輒將現象問題化的年代,甚麼才是「問題」?中文裡說的『問題』,在英文裡 有兩個不同的字,一個是,problem一個是question。(楊照,2004)分辨這兩種問題,最直接最簡單的方式是,problem卻渴求「解 決」,而question呼喚「了解」。一個question引伸另一個question,一連串questions帶出另一串questions,而 questions不斷累積,直至我們對現象有更深邃的了解。那麽,刻下對少女援交現象的關注,究竟是problem還是question?在汲汲於解決 之時,對於現象的閱讀又有幾深?

眾所周知,援助交際(Enzokousai)本是個日本社會創造出來的新詞彙,它早期又稱為「收費拍拖」、「收費約會」、「女友租貸」,後來因為 日文漢字的字面解釋有此意涵,便索性直接使用這個名詞。要對援助交際有所了解,不能不讀《援助交際—中學女生放學後的危機遊戲》,它不單是第一本有關此題 目的專書,而且作者黑沼克史以本身是記者的專業銳角,有系統地以報告文學的形式,詳細描述日本女學生參與援助交際的各種形態:

「援助交際是指15至18歲的女學生被成年男子搭訕,而日本中年男性因為迷戀著中學制服的美少女和處女的情節,不僅渴求少女的初夜,甚至願意高價 購買女孩穿過沒有洗淨、流著汗香污漬的制服、絲襪、內衣褲,甚至唾液、尿液和糞便。而日本的援交高中女生則認為「如果要交往的話就給零用錢」、「因為我跟 你交往,所以請給我一些援助」。她們認為,那些輕鬆平常甚至厭惡無用的衣物,轉手就可以賣到幾百萬日圓,何樂而不為呢!或是每個月都由成年男子提供金錢援 助,女學生就陪伴成年男子聊天、出遊或是進行性交易等。日本的援交高中女生透過這些方法而得到一筆為數不少的金錢,本來已經等於賣淫,但是木本女生卻為 「援助交際」這個名詞套上理直氣壯的保護衣,同時為進行援助的雙方減輕彼此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