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09的博文

轉貼: 心裡有個謎

心裡有個謎
經由 Pakkin@Blog noreply@blogger.com (Pakkin) 著 (日期為 2009/1/15)

近日工作極是忙碌,加上兩個孩子的考試,放工後即時「兼職補習」,已提不起氣力寫什麼。(今天終於考完,吁~)

「家暴條例」鬧得鬧哄哄,「淫審條例」有各方猛將表達意見,自覺多我一篇唔多,於是很多時我只做CD-ROM齋read,間中在別人的xanga/blog留兩句就算。更何況,與加沙相比,我覺得我們花在這兩條條例的精力,是不成比例的多。

說看法,也不是沒看法。例如直覺以為,李國能在「淫審條例」上建議採用死因庭那種陪審團制度,兼夾建議「淫審處」評級與裁定分家,我覺得講得幾好,可以研究一下。而我也在某場合,跟互聯網業界的朋友說,如果真要搞過濾資訊,千祈咪畀政府搞,因為好容易會變成政治干預;頂多都係ISP提供技術,由不同的民間組織自己提供不同關注的filtering list,賣給相應的用家,例如家長之類,各取所需,而這些民間單位就和ISP拆賬,增加收入來維持不同的社會服務。

又例如,「家暴條例」把同性戀者和同居伴侶納入受保護的對象,我覺得應該快快放行,只要恢復條例原指的domestic就是。對於那些不認同或爭取同性婚姻的,請去其他平台去討論辯論,眼前法例的重點不在這裡,是否歧視是否恐同也別在這些地方大打持久戰,因為暴力惡行,理應首先對抗,愈拖得耐,就愈是在那些受害者傷口上撒鹽──對辯雙方也請別在意底牢結上暗度陳倉,拜託。

看著這些謎一樣的爭論,不知怎的,想起羅文,和他一首極舊的舊歌。


心裡有個謎 - 羅文

有些人想起他,心裡只想起一個字:「妖」;有些人想起他,就想起他的歌藝和成就。他實在有點camp,長伴他的「知己」是幾個男人,但我每次看著他,我眼中最深刻的,只是一個歌唱家,一個舞蹈家,一個一生追求美感的藝術家,很少想到他的性取向,或他有沒有進行過同性性行為,又或他會擔演哪種角色等。

簡單一點說,我看見的是一個人。

同性戀者,何時,失去了作為一個人的身分?每當這個社會提起,就只餘下性身分?

心裡,這個謎,難解,難計。又或,愈試著去計,就會愈計不清,而邪惡,就愈搶得更多陣地。

贏粒糖,輸間廠。

So,咪再問我點睇,要講嘅講晒,冇嘢講喇。

延伸
Wikipedia:Domestic Violence
Kursk:What would Jesus Do?
彼得潘:WWJD
李國能:…

我找到了《論盡明光社》(4)

图片




我和拍檔都沒有聯絡pixelbread
但《論盡明光社》卻在pixelbread刊登了,
既驚訝也感動。
莫非是有心人的拔刀相助!!!

轉貼:論盡明光與同運


《論盡明光社》竟然在橫風橫雨的三月出版
這本討論明光社陣營與基督教右派運動的書
以反性傾向歧視與中大學生報事件為主要例子
正值今年IDAHO國際不再恐同日將於5.17舉行
讓我們一起論盡明光與同運的恩怨情仇

嘉賓:《論盡明光社》責任編輯conie leung
同場買書, 85折優惠wc友聚參加者!

日期:2009年5月2日(六)
時間:下午6:00 - 8:00
地點:香港彩虹活動中心 (佐敦彌敦道242號立信大廈7樓D)
入場費:$10
大會準備零食,歡迎大家自己帶不同小食一齊分享。
香港女同盟會主辦

我找到了《論盡明光社》(3)

图片





百樂在旺角榆林買到了。‧‧

轉貼: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訪問學人計劃

图片




訪問學人計劃 / Visiting Scholar Programme

Visiting Scholar: Raewyn Connell, PhD, FASSA
ActivityTopicDateTimeVenueRegistrationPostgraduate WorkshopResearching Corporate Masculinities: A Discourse of MethodThursday,2:00 p.m. - 4:00 p.m.The ChineseUniversity of Hong Kong*

轉貼:性別研究公開講座系列2009

图片




性別研究公開講座系列2009PUBLIC LECTURE SERIES ON GENDER STUDIES 2009
主辦: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Organiser:Gender Studies Programm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贊助:利希慎基金Sponsor: Lee Hysan Foundation

公開講座 / Public Lectures

講者題目日期時間地點詳情登記

我找到了《論盡明光社》(2)

图片
肥榮在商務的網上書店(http://www.cp1897.com.hk/product_info.php?BookId=9789881796912)發現。

Peter在旺角基道找到。

Albert在序言、油麻地中華書局及佐敦福音閱覽室找到。



















*歡迎其他找到《論盡明光社》的朋友向我們報料,謝謝!*

我找到了《論盡明光社》(1)

图片
Eric在坑口東港城商務找到了,還拍下了照片。

*歡迎其他找到《論盡明光社》的朋友向我們報料,謝謝!*

自稱弱勢者的帝國——《論盡明光社》序/龔立人

「帝國」(empire)是近十多年神學常用的一個概念,主要是針對那些操縱他人的制度。事實上,帝國意識已成功與文化、經濟和政治等等結合,行使對人的控制,增加它的權力。舊約聖經的出埃及故事正記載了上主如何站在受壓迫的以色列人那邊對抗當時的帝國──埃及。但Paulo Freire提醒我們,受壓迫者沒有因受壓迫的經驗而變得富同情心,反而學習了壓迫者的性情,成為新的壓迫者。這正是以色列人的弔詭歷史。這也是上主興起先知對抗以色列國和猶大國君王和貴胄的因由。對抗帝國的壓迫性在耶穌的故事更具體表現出來。祂不但對抗由宗教領袖建立的帝國,也挑戰羅馬政府和猶太人反羅馬政府的帝國意識。然而,人類歷史沒有因為耶穌的緣故而徹底改變。當基督宗教與君士坦丁的羅馬政權結合後,基督宗教便以帝國姿態出現。直到改革時代和往後的啟蒙運動,基督宗教的帝國意識才被挑戰。那麼,說基督宗教是一個對抗帝國意識和權力的信仰並沒有錯,但同樣,基督宗教也是一個擁護(甚至成為)帝國意識的信仰。事實上,當下美國的布殊政府已建立了其美國帝國的神學了。如何避免基督宗教成為帝國的擁護者或基督宗教如何成為挑戰帝國的力量,成為基督徒自我反省的重要功課。話說回來,當下香港基督宗教扮演帝國還是挑戰帝國的角色?

如上面所說,基督宗教融合這兩種對立身分。就此,我想起兩個場景。第一,在1997年前,基督宗教確實享受某種的方便和特權。這可以從基督宗教管理學校的數目和學校地區的分配反映出來。這種方便和特權使基督宗教傾向選擇與政府合作,甚少帶頭挑戰當時的殖民地政府。政權轉移後,昔日基督宗教與政府的關係起了變化。天主教會陳日君樞機主教公開說:「政府已不看我們為合作夥伴了。」這種關係的轉變不一定是壞事。例如,在居港權一事上,天主教會變得更有勇氣,不順從政府,反而收取無證兒童入學,並高調支持爭取居港權人士。怪不得報刊稱陳樞機為香港新良心。第二,在1997年後,基督新教比昔日更積極投入社會運動,企圖在公共領域建立基督新教的聲音。奇怪的是,某些參與社會運動的人不經過濾,便將美國基督徒右派的議程和思想引入香港。例子之一,他們以作為公共理性的宗教理性為題舉辦不同的研討會。從學術層面上,這些研討會並沒有什麼不妥,但這是美國處境要面對的問題,而不是香港。香港的議題是貧富懸殊、政府對商界的偏幫和缺乏民主機制等等。可惜的是,這些參與者甚少回應民生和政治等問題。另一個例子,就…

轉貼:全民開講《性工作者七日談》@邵家臻主持

第四十四集 2008年3月20日 全民開講《性工作者七日談》@邵家臻主持part1


第四十四集 2008年3月20日 全民開講《性工作者七日談》@邵家臻主持part2
http://www.youtube.com/v/CH0ffk85t0s&hl=en&fs=1

第四十四集 2008年3月20日 全民開講《性工作者七日談》@邵家臻主持part3
http://www.youtube.com/v/ovSMgsBZG6M&hl=en&fs=1

第四十四集 2008年3月20日 全民開講《性工作者七日談》@邵家臻主持part4
http://www.youtube.com/v/PyT3dX3T68Y&hl=en&fs=1

第四十四集 2008年3月20日 全民開講《性工作者七日談》@邵家臻主持part5final
http://www.youtube.com/v/sHXa9bDhCQU&hl=en&fs=1

轉載:《論盡明光社》-香港罕見的好書/黃世澤

收到徐承恩醫生送來張國棟所寫《論盡明光社》一書,小弟很快把整本書略讀,除了反宗教霸權的人應該人手一本這本書,搞政治或搞公關的人,都應該有這本書,並且學習當中的研究框架。

先講反宗教霸權那方面,《論盡明光社》這本書深入淺出,剖析明光社這幫人的思想源流、脈絡,以及與他們策略的關係,對那些打算在教會裡與這幫騎劫教會的傢伙打仗的人,這本書提供很多資料以至理論框架,特別是梳理了很多香港教徒不去理會,但查實很重要的神學理論關係。至低限度,仍留在教會裡,與明光社同路人苦苦對抗的人,應該有足夠的「理論彈藥」,與他們打一場硬仗。一如之前林忌與我所言,這場戰爭最終還需帶回教會內打。

而對搞政治和公關的人,張國棟的書除了有仔細提及「文化戰爭」的理念,了解香港政治有可能打的新戰爭形態。另一方面,張國棟示範了如何「理解」和「研究」你的敵人,搞政治、搞公關,都是講知己知彼的軍事玩意,情報絕非只是在戰術上知道軍情這樣簡單,了解對方的軍事思想以及當中盲點,才是要點所在,但香港永遠沒有一本書系統性,理性研究個別對手。過往只有一些與土共一刀兩斷的前中共成員,像梁慕嫻的一些回憶錄,我們才知道土共的戰略法則。而張國棟這本書,很清晰分析明光社的戰略原則,以及當中的盲點。以後研究你的對手時,這是絕對堪為參考。

後記:小弟有一位好朋友,她不大看書的,她查實對政治和時事分析力很好,寫出來絕不欺場,她不大看書我理解,香港著實是缺乏好的論著確為事實。希望香港的出版商,日後出多點系統性指出問題,但不會亂拋術語的論著。

很多人以為,公關只是發發新聞稿之類的工作,認真做公關或游說工作,是一門戰略參謀工作來的,史上最重要一次打游擊打到帝國崩潰的間接路線行動,就是美國國會議員Charlie Wilson,為了追求說客Joanne Herring(沒錯,Charlie Wilson是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最後與美國中情局特工Gust Avrakotos聯手搞出來的阿富汗游擊戰爭。由於美國政府清理手尾的伎倆太爛,結果變成擲列寧上火車事件的翻版,搞出塔利班這個尾大不掉膠事,但 Charlie Wilson的打法,仍堪為戰略上值得借鑒之作。

(文章原載於MO’s notebook 3 to 4,承蒙博主黃世澤允許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