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6日星期一

【推介】滬港文化研究學者對談 -- 中國社會的當前形勢與文化研究的未來任務







滬港文化研究學者對談 --

中國社會的當前形勢與文化研究的未來任務


        美國文化研學者格羅斯堡(Lawrence Grossberg)的新書 --《文化研究的未來》(Cultural Studies in the Future Tense) ,批評了不少以文化研究為名的工作其實十分懶惰,因為這些工作大多想當然地接受既有的研究對象、方法、理論和相關的政治判斷。然而,對格羅斯堡來說,文化 研究應是關於在當代具體的社會脈絡下就思想、想象和行動的可能性的抗爭。為此,文 化研究工作者需要對其身處的社會環境進行仔細的分析,並在此基礎上提出能改變世界 的未來任務。


        置身經濟上「大國崛起」、社會上兩極分化、文化上漸趨單一的當代中港脈絡,文化研究學者如何分析和判斷中國社會的當前形勢?又能夠提出怎樣的未來任務?


對談學者:

-   王曉明教授(上海大學文化研究教授及系主任,嶺南大學香港賽馬會傑出現代文學訪問教授)

-   陳清僑教授(嶺南大學文學院學術事務長,文化研究系教授)

主 持:

-   許寶強博士(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日期: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時間:5:30pm - 7:00pm

地點:GE101

語言:普通話為主、輔以廣東話及英語
Share |

2011年5月12日星期四

【轉貼】陰陽人的痛苦自白(東周刊)

.


先前東周刊接觸我要求訪問,因為可以不出鏡只提供資料,所以也給了他們一點點資料,現在看來,東周刊也寫得中肯,我終於放心了,在此我謝謝東周刊記者姐姐中肯地報導,也謝謝老友把交章傳給我。

我實在希望我的經歷的公開,能引起社會大眾對雙性人的關注和接納,讓雙性人得到愛和接納,因為我們都與一般人無異,都是人!

對於陰陽人這個用辭,其實我自己不太喜歡,我比較喜歡用“雙性人”自稱,“陰陽人”這個辭,給人陰陽怪氣的感覺,但其實雙性人都不是陰陽怪氣的, 都有自己性別角色的演繹,像我雖然身體有男女性的缺憾器官,但個性和氣質都是很明顯的女性,所以聽到別人用陰陽人這個稱呼時,總是感到很不舒服的。

若果在FB看得不清楚,下載來放大看,便一定無問題。

最後懇請你看了這個報導後, 也與你的fb友人"分享", 讓更多人認識我們雙性人這個小社群.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17288934964830&set=a.217288888298168.73005.100000511766710&type=1&theater&pid=908865&id=100000511766710







Share |

2011年5月5日星期四

【書摘】婚姻@大曹、小曹著,《攣直孖兄弟》

.

「就算如某些女性主義學者所言,婚姻是父權主義的產物,是社會控制的手段,但畢竟婚姻同樣是數百萬人的心願,當中仍有著愛與承擔,難道我們可以說一句『婚姻是空洞的口號』,就把婚姻抹殺了嗎?」
——大曹

「對我來說,異性戀、同性戀和雙性戀的邊界並不是截然劃分的。如果從越界中感到享受和自在,實在無需要把自己牢牢困在任何一個框框,因為情慾總是溢出框框之外。」
——小曹


摘自大曹、小曹,《攣直孖兄弟》(dirty press 2011年下半年出版電子書)


I Love Art Basel, Leung Po Shan

Cultural Study/ Art I Love Art Basel , Leung Po Shan No. of words : 60,000 (Chinese characters) Year of Publication : 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