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買《論盡明光社》,就嚟話咁易!==》》新增熱血寄售點〔此文置頂,請留意下面更新!〕


想買《論盡明光社》
不妨上香港女同盟會
香港基督徒學會的辦公室,
又或參加他們的活動。
一舉兩得!

想買《論盡明光社》,
不妨上公平點購買公平貿易產品。
又係一舉兩得!

*************************

《論盡明光社》出版以來,銷情算是平穩,但仍不及我們預期的理想。儘管總代理樂文書店已竭盡全力,無奈某些書店仍反應不大,所以有很多朋友想買《論盡明光社》,卻在市面上不容易找到。

為了方便更多朋友購買全城熱話書——《論盡明光社》,除了原有的書店銷售網絡外,dirty press已嘗試開拓另類銷售管道,繼月前在香港女同盟會寄售外,dirty press又在昨天增加了兩個熱血寄售點:香港基督徒學會及公平點。

香港女同盟會
電話:+852 8103 0701
電郵:email@wchk.org
地址:九龍彌敦道242號立信大廈7字樓D座電話

http://www.wchk.org/


香港基督徒學會
電話:+852 2398 1699
電郵:info@hkci.org.hk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道 11 號藝旺商業大廈 10/F

http://www.hkci.org.hk/



公平點
電話:+852 3188 8064
電郵:info@hkfairtradepower.com
地址:香港九龍廟街308號生發大廈3字樓

http://www.hkfairtradepower.com/


如有興趣介紹可寄售的地方,又或加入成為dirty press的熱血書籍寄售點,歡迎以電郵(dirtypress@gmail.com)聯絡我們!!!


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

活動推介:資本主義危機中的個體(7/18)

主持:小西
講者:許煜、亞蘇
日期: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3 - 5時
中英雙語主講,費用全免,座位有限,請先訂座

資本主義體制正面臨嚴峻考驗、金融市場失效、金融海嘯淹至,個體戶一向信奉的所謂「新自由主義」已經站不住腳,人人急於為這個新世紀謀求出路。現在是不是時候全盤放棄「市場經濟」?放眼香港,這個歷經工業北移的偽知識型社會同時背負殖民歷史的彈丸之地,金融海嘯觸發的不該止是一場經濟政治風波,更應是港人自我意識的復蘇。是危是機?哲學家有話要說。

* * *

許煜
現為倫敦大學Goldsmiths College文化研究中心博士研究員,他的研究以科技及媒體哲學為主。他也定期為《亞洲週刊》及《CUP》撰稿,出版有《互聯網罪與罰》(許煜、劉細良 CUP 2005)。

亞蘇
基層大學成員,現職街坊工友服務處。自畢業後參予香港基層及勞工團體工作,轉眼廿多年。亦關心中國族群問題,做過一點研究。

小西
在香港生活,從事教學與研究工作。寫詩,寫評論。喜歡細眉細眼的事物,喜歡島居的寧靜。有時批判,有時微笑,渴望美好,但無法忍受不義。進入不惑之年,只希望將來能夠為香港的小劇場研究以及解殖民工程,盡一點棉力。

* * *

相關閱讀 ﹕

Michel Foucault
The Birth of Biopolitics: Lectures at the College de France, 1978-1979
Hardcover $195
ISBN: 9781403986542
Published June 2008
http://us.macmillan.com/thebirthofbiopolitics

Christian Marazzi
Capital and Language: From the New Economy to the War Economy
Paperback $125
ISBN: 9781584350675
Published October 2008
http://mitpress.mit.edu/catalog/item/default.asp?ttype=2&;tid=11569

Bernard Stiegler
Acting Out
Paperback $160
ISBN: 9780804758697
Published October 2008
http://www.sup.org/book.cgi?id=16155

Luc Boltanski & Eve Chiapello
The New Spirit of Capitalism
Paperback $270
ISBN: 9781844671656
Published September 2007
http://www.versobooks.com/books/ab/b-titles/boltanski_chiapello_new.shtml

David Harvey is a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and author of various books, articles, and lectures. He has been teaching Karl Marx’s Capital for nearly 40 years.
http://davidharvey.org/

「我不喜歡你化妝!」

轉貼:大家評評理,我妝有濃嗎? - Cindy@tpe
(conie:為保障有關網友,我不貼她的相和blogURL出來了)

話說,昨天出門因為是要談事情,所以我就化了妝,結果啊!結果下午去找男友的時候,他就說:你化妝又不好看,幹嘛要化妝啊!

他的意思是說我化的妝很濃,不適合我,所以不好看。

聽在耳裡刻在心裡,我一整個超不服氣的!

幸好我在化好妝以後,趁還有時間所以拍了一些照片下來,本來是想留做介紹妝文的,現在只好先拿出來現個醜了!

礙於男友不讓我露臉在網路上,早上他出門前,我問說:那如果我只貼眼睛或嘴巴的照片沒關係吧!

他說局部的照片ok,所以我就弄剪貼版的照片出來囉!(天啊!我已經快一年沒放過自己照片在網路上了耶!好害羞!)

你們自己看吧!眼睛,嗯,我眼影也沒有很濃吧?我只上了淡淡的粉紅跟紫色,再上粉色亮粉,再加眉骨亮白而已耶!

閉眼照

只有很近拍才看的出來在眼尾有加紫色眼影上去……。
眼線也沒有很誇張,是MUGU的眼線膠(黑)。
睫毛也只是刷了纖長黑。
腮紅很淡,口紅也很淡。

有濃妝嗎?沒有嘛!

可是為了他的一句話,我還是一直的耿耿於懷!之後到我姑家,我還一直問他我妝有很濃嗎?
我姑當然是說還好,說我化的不錯,只是我眼線化的比以前深,可能是這樣我男友才覺得濃吧!

哎,就為了我男友一句話,我想,我以後還是不要化妝去找他了啦!哭!




一點思緒 from conie:


不喜歡女友化妝
就像不喜歡女友衣著性感一樣
是大男人的劣根性

(siuming:
大男人的內容是可以有不同形式展現的,
同樣的核心,可以是不能穿sexy衣服,
也可以是不能化妝……)

我覺得,
不喜歡女友化妝還要肆意批評女友的男人,
都是大男人.
有時, 並不是你的妝濃不濃、好不好,
而是他們享受一種指指點點而來的權力慾
覺得自己說一兩句就能改變另一個人的想法或做法
覺得自己很有power, 有能力控制或左右另一個人
還要是有質素的美女
那是他們矮化女友而來的虛榮感


化妝,對女性如此貼身
但也容易成為別人(尤其大男人)用來評頭品足、享受權力慾的題材

TO:女性,你身邊的男性,包括男友、家人、朋友,對你的妝容有甚麼反應﹖你會覺得只要有任何負面的評語,便一定是自己化的不好/太濃嗎﹖有試過因為別人的一句說話、一個眼神,便躲在家裡,重重覆覆洗了又化,徒添自己皮膚的負擔和磨損嗎﹖甚至傷心的說自己永不會化妝後去見誰﹖你有沒有想過為甚麼自己想/要化妝﹖因為工作需要﹖吸引異性﹖提升自信﹖純粹好玩﹖人化我化﹖

TO:男性,老實說,還是小心點你們的反應,包括說話、眼神、嘴角、眉頭傳遞出來的訊息吧。也許,懂得護理自己的男性會比較明白女性的心理。你未必會(當面/背後)對街邊不認識的女性評頭品足,但對女友為甚麼就可以﹖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去片===》》》「基督教右派vs公民社會」研討會錄影(修正版)

1.
於六月廿七日假油麻地Kubrick書店舉辦「論盡明光社——基督教右派vs公民社會」研討會(由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羅永生博士,及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博士主講)的錄影終於「面世」了。

由於OurTV當日的錄影器材在研討會過程中出現問題,所以錄影部分只有羅永生博士及龔立人博士的發言,遺憾的是,儘管當日《時代論壇》的記者李依婷拔刀相助,協助錄音,我們也極力希望能讓未能出席者也聽到台下極具真知灼見的回應,不過,最痛苦的是,我們發現這部分錄音質素既欠佳也不完整,以致部分回應者的寶貴見解變得肢離破碎。有見及此,為了作出補救,我們盡快找來另一朋友的錄音,配以《時代論壇》記者的錄音,改以文字形式,作更完整的表達。我們希望能在下週初刊登回應者的寶貴回應,敬請留意!




最後,再次謝謝OurTV的鼎力支持!也謝謝《時代論壇》李依婷!去片====》》》》


研討會第1部分




錄影來源:OurTVhttps://www.ourtv.hk/cgi-bin/ourdb/bdetail?session_id=start&share=ourdb@ourtv.hk&dbname=vid_Video&template=344118260202&key=352

相關網址:論盡明光社

2009年7月12日星期日

轉貼:Michael Jackson 頭條背後.Leslie Feinberg


2003-11-28 Workers World News
美國跨性別作家 Leslie Feinberg 原著(林郁凱翻譯,何春蕤校訂)


兒童和青少年承受性惡待(或其他形式的惡待)的處境和痛苦,是沒有辦法被一個煽動種族主義、歧視同性戀、仇視性/別異議份子的保守行動所解救的。當媒體正以聳動的報導大肆渲染麥克傑森被檢方拘捕一事的同時,我們一定要將這個事實擺在政治思考的最前線。

2003年11月19日,也就是 Epic Record 唱片公司發行收錄麥可歷年銷售最佳歌曲專輯的那一天,全副武裝的警察憑著一張搜索票,對麥可的「奇幻樂園」進行一次長達12個小時的突襲臨檢。次日,麥可主動向檢方投案,被指控性侵害一名13歲的男孩的重罪,麥可在交保後被釋放。

雖然關於麥可的案情尚未釐清(目前已經判決無罪),但實際上,麥可已經被媒體審判、定罪了。而聖塔芭芭拉郡的檢查官辦公室一直到了11月底才肯提起正式的訴訟。

45歲的麥可是一位非裔美國人,小時即以童星身分擔任 Jackson Five 的主唱,是一位傳奇的國際巨星。從1980年代末期開始,由於他與日俱增的「女性化」裝扮外表和複雜的性別表現,使他成為媒體和大眾嘲笑的對象。

從1993年開始,麥可便受到八卦小報誹聞和一位地方律師的糾纏。那時,加州聖塔芭芭拉的地方律師史奈登(Tom Sneddon)就試圖對麥可提起訴訟,宣稱麥可性侵害一名13歲的小孩。

綽號「瘋狗」的檢察官史奈登,因為在1993年到1994年期間偵辦麥可疑似性侵害一名孩童的案件在國際上一舉成名,當時媒體對於麥可的報導和新聞照片赤裸裸的呈現方式猶如審判的一部分(法新社,11月21日)。

事實上,沒有任何一項罪名被真正起訴。麥可為了避免長期的法律訴訟,最後以巨額與男童的家庭達成和解。

然而,若在搜尋引擎上查詢「史奈登」和「麥可傑克森」,我們將在1994年到2001年這段期間的新聞檔案發現,其實這位地方律師一直在媒體上糾纏麥可。

這位地方律師的報復行為與媒體顯而易見的偏見,已經讓麥可的家人、許多知名非裔美國藝人與政治領導人、以及世界各地麥可的歌迷發出怒吼。

Rainbow/PUSH Coalition(註:美國民權組織)的領導人Rev. Jesse Jackson 在一項聲明中表示,麥可其實已經被媒體審判了。Jesse Jackson代表他的團體對於聖塔芭芭拉檢察官辦公室如何處理這件案子表示「嚴重的」關心。

這位民權領袖形容這次警方對於「奇幻樂園」的突襲臨檢是「離譜的行為」。超過70名的警力(還有些員警穿著防爆背心),在多名醫生和一輛救護車的陪同下對於「奇幻樂園」進行突襲臨檢。Jesse Jackson 還提到,史奈登在11月19日一場說明警方逮捕令的記者會上,「開了許多極不恰當的玩笑」。

麥可傑克森的哥哥傑邁因傑克森(Jermaine Jackson)說,他們全家都支持麥可。傑邁因說:「這根本就是現代的私刑。」

麥可的媽媽凱瑟琳傑克森(Catherine Jackson)11月24號透過連線對德國Bunte雜誌社表示:「美國有兩種法律。一種是給白人的,一種是給黑人的。」
潑糞行動

無論在麥可被正式起訴之前或之後,媒體對於麥可的報導一直都是可憎的、可怕的、和似無止盡的。電視台甚至讓有關麥克的實況報導佔據了正常的節目時間。

麥可主動向聖塔芭芭拉的檢方投案,媒體的直昇機在他一下飛機以後就不停環繞在空中有如警方的護航車隊,其他的車輛則一路跟隨著麥克到聖塔芭芭拉的郡立監獄。許多專家指稱,這樣的車隊讓他們回想起1994年辛普森(O.J. Simpson)因涉嫌謀殺而被逮捕時,成群車輛以慢速的方式跟隨著辛普森的情形。

當警員將這位體重120磅且雙手都被銬上的歌手(麥可)帶進監獄的時候,有超過100張新聞報導和新聞照片馬上被媒體傳送到監獄以外的地方。

11月22號《紐約時報》的社論還說:「無疑地,麥可極力為自己清白辯護的行為是有罪的。」該社論還將麥可說成是「幼稚症的行為」。

媒體放縱不加節制的偏見報導更針對麥可的外表大作文章。《紐約日報》對於此案八卦式的報導就是這種報導的典型。在11月21號一篇長達四個版面關於「麥可 性醜聞」的專題報導中,該報導對於麥克在警局拍的檔案照片冷嘲熱諷。報導上寫著,「麥可照片上的臉部濃妝,比畢業舞會皇后還來得濃」。在另一張照片中,麥 可從監獄裡向外面的群眾比出「和平」的手勢,而這張照片下面的標語竟寫著,麥可這麼做只不過是努力模仿「當年被彈劾的尼克森總統的樣子」,而另一篇文章更 將麥可的臥室形容成「可怕的獸窩」。

也許,最常被媒體用來形容麥可的形容詞是「怪胎」,這個污名需要我們正面迎戰,而這個污名也掀起了一個石塊,燈光下照出躲藏其下的右派運動。

NBA 籃球明星羅德曼(Dennis Rodman)在他公開承認是變裝者後,也同樣成為大眾媒體惡意批評的眾矢之地。

為什麼這種沒有人性的毀謗能夠被廣泛地用來攻擊這兩位在運動界上和演藝界上享有國際盛名的黑人明星呢?原因是,這兩位明星即便擁有超群的技藝、財富、和地位,終究只是活在一個充滿「種族主義」的社會經濟制度下的「非裔美國人」。

「怪胎」這個詞充斥著種族主義、對跨性別的恐懼、和不把殘障人士當人的偏見。

事實上,從1840年到1940年這段期間,「怪胎秀」(freak show)一直流行於美國的鄉村地區、城鎮地區、和都市地區。當時,「怪胎秀」被認為是全美國最受歡迎的娛樂表演,展演它們的老闆獲利甚豐。

怪胎秀裡包括有鬍鬚的女人和一些在宣傳單上描繪為陰陽人的人(「半男人、半女人」),它們在廉價博物館、世界博覽會、或馬戲團串場的娛性節目中表演,隨著 殖民主義的興起和帝國主義的擴張,從非洲、太平洋群島、亞洲、南美洲被俘虜的人也被迫「展示」於這些秀場中。

「這些非西方人口的輸入,在當時是很大的買賣。」Robert Bogdan 在他的《怪胎秀》(Freak Show)一書中這樣說到。Bogdan強調,由於這項生意充滿了帝國主義者的眼光,當然不會挑戰種族主義,「相反地,民眾所看到的只不過是傳統偏見和信仰的再次肯定…而這些觀念與態度也為美國在十九世紀末對非西方民族的剝削,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尤其是對於非洲人的描述,如同種族主義對於非洲人的看法一樣,幫助且維持了美國早期的黑奴制度和後來對於所有非白人不公不義的制度壓迫。

Bodgan 做了一個結論:「我們在思考所謂偏差的時候,就必須先研究是哪些掌權者──不管是自己任命的還是官方任命的──在告訴我們誰是偏差,是誰在描述這些偏差。」
別再搞鬧劇了!

媒體對於麥可被捕一事高分貝報導,蓋過了其他一切同時在世界上發展的事情,包括五角大廈批准美國軍方對於伊拉克平民地區進行大規模轟炸行動(名為「鐵鎚行動」)的新聞。

麥可「奇幻樂園」被突襲臨檢的前一天,麻州最高法院才判決贊成同性可以結婚的法律。

保守派長久以來一直試圖正當化他們偏執的運動,她們說那些對同性有性趣的人,或者性別表現與眾不同的人,都會「殘害」兒童。保守派會利用這次麥克傑克森高 曝光率的案子,作為阻礙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人士爭取教職(教師或教練)和領養小孩的權利,而進步的人士必需阻止保守派這樣的行動。

保守團體對於麥可的偏見完全沒有揭露這個國家內部兒童遭受到性侵害和性剝削的深度和廣度。其實,最常發生兒童性侵害案件的地方就在家庭內部,舉個例子,1986年社會學者 Diana Russel 對舊金山930名婦女做訪談調查,發現有百分之16婦女都曾經歷過亂倫的夢魘,而最常見的侵害者為叔叔、表哥、父親、兄長、和其他男性的親戚。

要保護兒童的身體和生命,就需要一個能夠喚醒大眾意識的政治運動,從而讓大眾知道虐待兒童的情況其實是一個制度化的現象,這是一個父權階級社會將婦女和小孩視為私有財產的必然結果。

右派這種把性別異類當替罪羔羊的做法,反而使得政府和司法系統得以脫罪,不必為剝奪兒童和已婚婦女基本權益而負責。
放開Michael Jackson的身體!

麥可的整形手術在這次事件裡受到一片嘲諷的聲浪,他被貼標籤為「異常」和「怪異」。

如果進行整形手術是一項罪過,那麼有一大票的社會名流(不只是女人)都必須被迫容忍雙手被銬在背後,一步一步地走在各大媒體的攝影機前。這個國家的監獄是 沒有辦法容納下每一位接受整形手術(包括臉部和身體)的人的,整鼻、拉皮、抽脂、減肥、節食、植髮等等,都是整形手術,而這個目錄還可以繼續延長。

在一個經濟、社會制度都跟資本主義一樣充滿了壓迫和不平等的社會裡,美容手術是不可能從「羞恥」中擺脫出來的。然而,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身體和身分。這就是例如女性生殖自由運動的核心,而這個權利不是由國家、教會、或媒體來決定的。

變性,就像刺青和穿洞,一直是人類古代社會活動的一部分。在階級社會興起和其所帶來的壓迫之前,有許多人經由對於身體的改造和(或)社會的認同,以一個與其生理性別完全相反的性別過生活。

大眾對於麥可「女性化外表」的嘲諷是反女性的。麥可的外表不僅混淆了人類社會對於性與性別的僵化組合,並且更進一步地拓展人類性別表現的多樣性。這不僅是酷兒策略的本質,也是對於「分化-征服」策略的解構。


文章來源:







轉貼:虎穴中的 Michael Jackson.Leslie Feinberg


2004.1.29 Worker’s World, By Leslie Feinberg (何春蕤翻譯)


「無罪!」


在圍繞著 Michael Jackson 的大量媒體報導中,2004年元月16日加州 Santa Maria 法院針對猥褻兒童罪名做出判決,但是這兩個字只引發了短暫的悔悟。媒體報導的主軸還是「馬戲表演」。Michael Jackson 雖然歷經可能判他入監二十餘年罪名的風暴,然而幾乎所有的報導都竭力把他描繪成這場「表演」的肇始者。

最終獲得宣判無罪的辛普森殺妻案檢察官 Christopher Darden 曾告訴記者:「馬戲開演啦,而 Jackson 就是主持人。」Darden 在「娛樂今夜」節目受訪時說:「從第一分鐘開始就是馬戲,而且直到最後宣判或判決確定,都會是馬戲。」

開庭時法院門前大批 Michael Jackson 支持者的抗議也被媒體稱為「馬戲表演」。上千民眾從洛杉磯和Fresno、拉斯維加斯、鳳凰城、費城、南卡州以及美國其他各地來到法院門口,還有來自巴西、英國、日本、法國、西班牙、荷蘭、德國以及澳洲的支持者。從媒體空中拍攝的影片來看,警方估計法院外的群眾有一千五到兩千,但是提審次日幾乎所有平面媒體都報導只有「數百人」。

讓我們先假設報導中使用「馬戲」一詞不是企圖將 Jackson 非人化,不是將他連想到和馬戲相關的小丑、怪胎秀、動物表演。或許媒體只是在表達現場「奇觀式」的氛圍?

如果這個假設為真,那麼是否以下 Jackson 出庭時的相關場景才是真正創造奇觀的始作俑者?

現場安排了兩千五百名警力,法警遠從 Santa Barbara 調來支應,他們排成了深達六排的人牆圍繞法院,24小時站崗。警方還帶了警犬來「控制群眾」,至少有六架警方和媒體的直升機盤旋上空,六百名媒體記者、製 作人、電視工作人員擁擠在門前,全球至少有一百家電視台派了記者來拍攝,法院附近停了四十部衛星直播車。小販沿街販賣T恤和速食。

如果 Jackson 出庭是一次馬戲表演,看起來還真像羅馬帝國時期凱撒為了轉移政治焦點所安排的殘忍馬戲。那些身處競技場中心的人往往必須為他們的自由做殊死戰。

在虎穴中

法庭內,Santa Barbara 郡高等法院法官 Rodney Melville 譴責 Jackson 遲到了10分鐘。辯護律師 Mark Geragos 企圖解釋,是因為前所未有的交通壅塞和群眾延遲了他們抵達時間,但是法官打斷他的話:「沒什麼藉口,我不接受這些理由。」

在檢察官的壓力下,法官Melville下達封口令,禁止任何一方與媒體接觸。

檢察官要求封鎖相關資料,法官最後仍同意Jackson的律師可以閱讀搜索令和相關證詞文件以及檢察官收集的錄音謄稿,但是媒體──包括美聯社──要求相關資料開放為公眾記錄時,法官拒絕了。

法官也禁止任何攝影機進入法庭,三大聯播網對此暴跳如雷。

辯護律師要求法官認肯 Jackson 從紐約新聘不屬加州律師協會的律師 Benjamin Brafman 加入辯護。元月17日的紐約時報曾報導:「通常這樣的要求都會獲得准許,但是法官卻拒絕這位律師發言,後來才反悔,容許這位律師享有法庭裡的專業權利。」

Jackson 在法庭裡的角色只有五分鐘,枯坐兩小時後,律師詢問法官是否可以容許 Jackson 退庭。法官向在場人士說:「出於個人禮貌,我想 Jackson 先生需要上廁所吧。」法官接著警告辯護律師,要 Jackson 節制出庭前的飲料量。

Jackson 所獲得的支持,對法官和檢察官形成了一個必須處理的客觀因素。Jackson 的全家都陪同出庭,伊斯蘭國組織提供貼身保護,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 牧師譴責檢察官和媒體對待 Jackson的方式。民權運動人士 Dick Gregory 展開40天絕食以表示對 Jackson 的支持。許多非裔的政治文化領袖都公開支持 Jackson。

提審當日,在墨西哥、愛爾蘭、匈牙利、俄國、英國、荷蘭、瑞典、和許多其他國家都同步出現支持 Jackson 的抗議人群。

Michael 的哥哥 Jermaine 說他的弟弟和全家都驚訝於全球粉絲「排山倒海般的支持,這是個見證,真實的見證了 Michael有關愛和包容的訊息已經傳遍世界,因此這麼多不同背景的人都來支持他。」

Jackson 離開法院時看起來受了驚嚇,他爬上車頂,向群眾唱歌。支持者突破警方的隔絕,圍著 Michael,開始喊口號,並唱起他1995年專輯中的歌詞,指責 Santa Barbara 區域律師「瘋狗」Tom Sneddon 對於 Jackson 的仇恨糾纏。

瘋狗Sneddon

Jackson 的罪名是與一位12歲的癌症病童發生不當的性行為,這些行為據說是發生在2003年2月7日和3月10日。不過這個時間點很怪異。

2月6日在美國播出的一部電視紀錄片曾拍攝 Michael 和這位12歲兒童手拉著手,在鏡頭前說他們曾睡在同一個房間裡但不是同一張床上,播出後遭到憤怒的指責和批評。如果照這次的起訴說明來看,Jackson 大概就是在這個風暴正熱的時候開始猥褻這個男孩!

洛杉磯兒童福利官員據說在郡熱線上收到一位看到這個紀錄片的學校行政人員抱怨,因而主動調查 Jackson 和這個男孩的關係。

這個調查從2月27日開始,結論報告說,上述的猥褻說法完全不是事實。那位男孩、他的母親、他的兄弟姊妹都否認曾經發生過任何不當的事。

這個控訴的可信度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因為這個男孩的家庭過去曾經多次提出各種告訴,要求大筆的賠償費。

律師 Sneddon 十年前曾經以猥褻兒童嘗試起訴 Jackson 不成,他說他不覺得洛杉磯兒童福利官員的發現和他此次對 Jackson 的提訴無關。

Sneddon 在2003年11月廣泛徵求任何人提供有關 Michael Jackson 任何不法不當行為的資訊給他的辦公室。這個公告簡直就是一種起訴版的「實境電視節目」,節目名稱為:「誰想做百萬富翁?」

律師 Mickey Sherman 告訴 CBS 晨報節目:「我認為所有人都期待會有更多受害者出來控訴,結果卻沒有。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事實。」

種族主義的惡臭

「瘋狂傑克森」、「怪異」、「怪胎」──媒體因為 Jackson 的性向、性別表現、和性曖昧而公開將他非人化,但是這種不人道的八卦新聞很少能掩蓋住其下的種族歧視。

用 Google 查 Jackson 和「種族牌」就可以揭開問題所在。

事實上,種族牌才是真正關鍵。在這裡提供兩個說起來痛苦的例子,以便讓大家了解 Michael 被種族歧視妖魔化的強度。

一篇報紙文章說有些 Jackson 支持者在法院外面播放的音樂是「貧民窟音樂」(元月6日的「澳洲人報」)註1。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新聞學院院長 Orville Schell 在說到 Jackson 時提到一個讓人想起白種至上主義者所用的黑人隱喻:「Jackson 是個巨大的黑柏油娃娃,太多有名聲的媒體都因為碰上他而卡在裡面」(元月11日的聖彼得堡時報)註2 。

Jackson 面對著多變的猥褻控訴,加州法律認為這是好色淫蕩。加州 Riverside 郡的副檢察官 Michael Hestrin 說:「法律不需要 Michael Jackson 碰過孩子的身體才能判罪,碰過肩膀也算,碰過身體的任何部位都算」(元月16日的mtv.com)。

Hestrin 還說,「案子裡可能牽涉到的未成年人大概都會是富裕的白人。」法律上並不要求包括黑人、拉丁裔、印第安、或亞洲人作為未成年人。

在這場超大型的馬戲中,Michael Jackson 正在為自己作殊死戰。

註1:意指 Jackson 的音樂是貧民窟音樂而已。
註2:黑柏油娃娃是19世紀著名的非裔通俗故事中以柏油和松節油作成的娃娃,在故事中被黑娃娃黏住的兔子越是想要掙脫,就越深深的陷入黑娃娃中。這個比喻在這裡指涉 Jackson 十分黏手,媒體一旦沾上就會越來越陷入其中。


文章來源:







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

由惡搞文章「感冒童通宵瘋狂自瀆暈倒」談到香港社會的性壓抑


感冒童通宵瘋狂自瀆暈倒潮文,原為2009年2月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的一則新聞,標題為「感冒童通宵瘋狂打機暈倒」,後來被網民惡搞成「感冒童通宵瘋狂自瀆暈倒」,在香港多個討論區流傳。

在高登討論區,因惡搞報道被部份高登會員不斷重覆張貼,令此改文變成潮文。

原文

感冒童通宵瘋狂打機暈倒

【本報訊】一名患感冒男童昨在大埔住所疑沉迷打遊戲機,逾10小時後突然暈倒,家人發現立即報警,幸救護員到場時他已蘇醒,送院治療後無大礙。有醫生呼籲青少年及身體不適者,打遊戲機時要有節制,否則後果嚴重。

事主姓林(13歲)就讀中一,與家人同住富善善景樓一單位。

據悉,林童近日患感冒未痊癒,疑因昨日不用上課,他在家中通宵打遊戲機。至下午1時,52歲父親發現打機逾10小時的兒子突然暈倒,立即報警,救護員接報到場時事主開始蘇醒,經初步急救後獲送院,治療後無大礙。

救護員到場男童蘇醒

全民健康動力主席勞永樂醫生指出,青少年過份沉迷打遊戲機,眼睛及四肢容易疲倦,甚至有可能因血糖低出現短暫昏迷;而螢光幕的閃光可能會誘發癲癇症或隱性癲癇症患者暈倒;感冒病者服藥後容易疲倦,長時間打機或會引致昏迷,嚴重可能會猝死。他建議青少年每玩一小時要休息10至15分鐘,若持續有暈倒情況應求助醫生找出原因。


—2009年2月6日《蘋果日報》
潮文/改版


感冒童通宵瘋狂自瀆暈倒

【 本 報 訊】 一 名 患 感 冒 男 童 昨 在 大 埔 住 所 疑 沉 迷 自 瀆 , 逾 10 小 時 後 突 然 暈倒,家 人發 現 立 即報 警 , 幸 救 護 員 到 場 時 他 已 蘇 醒 , 送 院 治 療 後 無 大 礙 。 有 醫 生 呼籲青少 年 及 身體 不 適者 , 自 瀆 時 要 有 節 制 , 否 則 後 果 嚴 重 。 事 主 姓 林 ( 13 歲 ) 就 讀 中 一 , 與 家 人同 住 富 善 善 景 樓 一 單 位 。

據 悉 , 林 童 近 日 患 感 冒 未 痊 癒 , 疑 因 昨 日 不 用 上 課 , 他 在 家 中 通 宵 自 瀆。 至下午 1 時, 52 歲 父 親 發 現 自 瀆 逾 10 小 時 的 兒 子 突 然 暈 倒 , 立 即 報 警 , 救 護 員 接報到場 時事 主開 始 蘇 醒 , 經 初 步 急 救 後 獲 送 院 , 治 療 後 無 大 礙 。

救 護 員 到 場 男 童 蘇 醒

全 民 健 康 動 力 主 席 勞 永 樂 醫 生 指 出 , 青 少 年 過 份 沉 迷 自 瀆 , 下 體 及 四 肢 容易疲倦, 甚至 有 可 能 因 血 糖 低 出 現 短 暫 昏 迷 ; 而 螢 光 幕 的 性 愛 場 面 可 能 會 誘 發 癲 癇 症或隱性癲 癇症 患 者 暈 倒 ; 感 冒 病 者 服 藥 後 容 易 疲 倦 , 長 時 間 自 瀆 或 會 引 致 昏 迷 , 嚴重可 能會猝 死。 他 建 議 青 少 年 每 自 瀆 一 小 時 要 休 息 10 至 15 分 鐘 , 若 持 續 有 暈 倒 情況應 求 助醫生 找出 原 因 。

上文出自「香港網絡大典」:http://evchk.wikia.com/wiki/%E6%84%9F%E5%86%92%E7%AB%A5%E9%80%9A%E5%AE%B5%E7%98%8B%E7%8B%82%E8%87%AA%E7%80%86%E6%9A%88%E5%80%92

=========================

友人Jo在facebook指出「感冒童通宵瘋狂自瀆暈倒」一文是惡搞,且與他人作出一連串頗發人深省的討論:

李偉儀 Jo Lee:
「感冒童通宵瘋狂自瀆暈倒」呢篇野流架,原文係09年2月蘋果日報「感冒童通宵瘋狂打機暈倒」,係瘋狂打機,不是打JJ。改編既人太衰格喇,隨時累到呢位小弟兄被人笑足一個暑假,會令少年人受到傷害和留有陰影的。大家知道了此事的真相,請勿再流傳這圖文了約八年前有一名小六男生,因被同學以訛傳訛指他沉迷鹹書,結果跳樓死,遺書只留下四個大字--「沒齒難忘」,真是聞者心痛,若果他在世,已是廿歲出頭的小伙子了。我們從事性教育工作和情緒治療的,一方面希望性事不被污名化,另方面也呼籲人們不要拿性事去污名化別人,尊重別人是相當重要的課題哩。香港官方性教育處於性潔癖狀態,明光人又嚴打開明談性,在這社會氛圍下,結果青少年朋友多只會透過開玩笑形式對待色性情慾,但拿別人來惡搞,卻是絕對不能接受呢。

Simon Lee 於 7月11日 0:58 留言
叫班明光社PK吧
對班明社,立刻上火,不知班友,晚上攪不攪野?或是要看完明光社宣教片才可做.或是到架步叫鶪,先找明光社,諮詢如何不要濫交.

全部都是精神分烈份子.

會害死班細佬仔

Muse L Muse 於 7月11日 7:40 留言
對呀,中傷/抹黑別人的行為太不要得;明光社的蔡志森先生一方面叫人不要自瀆,一方面自己自瀆,他精神是否有點問題!

李偉儀 Jo Lee 於 7月11日 9:01 留言
咦,Muse,你都記得蔡志森接受壹周刊訪問時所講既荒謬野?那他的名句實在深入民心啊。甚麼我自己有打飛機,但叫其它人不要做。結果被串只許州官出火、是不是自己講大話則可以教訓別人不要講大話......那一期道德塔利班專訪寫得好精彩。

李偉儀 Jo Lee 於 7月11日 9:03 留言
說明光人精神有問題,是俾左藉口佢地,佢地係霸權,連人家在房間裡的事情,也認為有權管束過問。當我們在辨論時駁斥明光人,明光性潔癖份子總會回應--難道人家在房間搞孌屍癖、孌屎癖、荒淫派對我們就不管?這是道德啊!但我們接著便會反問,究竟有幾多人搞這套?事實是你們連基本的伴侶親密也喜歡加把嘴批評。

明光人不得否認,他/她們滿腦子載滿這類思想。試問,究竟誰比誰更能在這些言論中得到快感?哲學大師傅柯在《性史》中提出,歷史上很多有權勢者都是藉著要求無權無勢者就其個人性行為當面懺悔,從中得到性快感。大師的理論,引申到今天明光人企圖操控一介草民的情況上,可謂妙不可言。

Patrick Wong Siu Ming 於 7月11日 10:03 留言
但我真係俾佢嗰張面青口唇白的圖片騙到了.....hahahhaha

Simon Lee 於 7月11日 10:21 留言
不要袛要罵明光社,還要計劃有組織和策略對付明光社,取回話事權.
這檥才可以幫助到別人.
打擊敝人,要有詳細計劃,結合不同人事,共同行事
大眾口說自己都很明光社,但其實都不是,打破他們的假面具.

李偉儀 Jo Lee 於 7月11日 11:04 留言
Dear Simon,我在二千年,政府首次試圖收緊淫審條例之時,當時還未有很多人注意到明光人的可怕威力,我已和佢地鬥緊論述了。那時我還曾被批評小題大做,打壓明光社的另類聲音。第日有機會找些舊文章出來與大家分享下,不過等我整埋份畢業論文先^^

現在越來越多朋友加入對抗明光霸權固然是好事,但你說得對,要有策略,亦要有強力論述支持,大家要知道為啥要反、反些甚麼;不能為反而反,或只說不做。

Liu Sai Ho Vince 於 7月11日 11:07 留言
呢單新聞/假新聞同明光社有關的??

李偉儀 Jo Lee 於 7月11日 11:10 留言
Hi Patrick,我好多好多朋友都中招呀,有些仲專登傳俾我,叫我留意暑期青少年情慾課題。

其實一看就知是假-----疑點一,老豆怎知仔仔通宵打JJ,難道佢在老豆面前打;疑點二,性新聞涉及小朋友,慣例是不會影面孔;疑點三,醫生又怎會呼籲每JJ一小時,休息十五分鐘,難道是鼓勵連續打JJ嗎?

很多朋友仔都反映,的確是那張新聞圖片引導佢地相信,因為真係面青口唇白和有蘋果標誌嘛,真可憐!

陳乙東巴士阿叔於 7月11日 11:11 留言
成 晚打飛機是冇事的,最多發炎,或手不清潔.....

陳乙東巴士阿叔於 7月11日 11:18 留言
妳對沙田水塘車震師生戀呢件H/C案有何意見!?我覺得佢哋双方願意應無罪釋放......

李偉儀 Jo Lee 於 7月11日 11:21 留言
這樁假新聞非直接和明光社有關。但當一個社會的性壓抑越大,個人/群體即越容易對性產生扭曲理解,例如認為性是骯髒、污名的事情,於是便會拿性來整人搞人,從中取樂,這是一種不單傷害人,且心態扭曲的舉動。

我以前曾寫一篇文,登了在信報,談及為何淫賤迎新營是香港獨有現象,外國大學則鮮有這玩意,理由正是香港是一個性壓抑的城市,性教育一塌糊塗,成績優秀者每每在中學校園中更要表現穩重檢點。一入大學,在迎新營這種三至五天的綑綁式門檻期中,新鮮人即很容易在新同學和師兄師姐推波助瀾下,獸性大發。但當迎新營一完結,所有人又回復日常狀態。

李偉儀 Jo Lee 於 7月11日 11:35 留言
車震事件牽涉法律問題,在審訊初期,已知這阿sir難避囹圄之苦。法庭只會跟法例做事,女生未達合法年齡,法庭理得你地是不是相愛。此外,很多16歲少年同15歲女朋友仔都係咁出事,日後仲可能要被列入性罪犯名冊。

如果我冇記錯,國內合法性交年齡是14歲,西班牙是12歲,大家可以check下。

我地唯一可以比較,就是這位車震老師,跟近排另一名逼女生拍淫照和強暴的老師,判刑上有沒有分別。很明顯,後者是嚴重得多,令女生受傷害。但假如判得一樣重,即證明法庭不懂判辯哪些案件較嚴重、不利女性。當知道,法庭也是一個性潔癖的制度,而且對為人師表者加緒格外嚴厲要求,發生師生戀者被拉上庭,通常該位老師不得好下場。

齋sir狠批明光社陣營:「明光社的宗教取向源流考」討論會影象串流 [此文置頂,留意下面update]




影象串流來源:https://www.ourtv.hk/cgi-bin/ourdb/bdetail?session_id=start&share=ourdb@ourtv.hk&dbname=vid_Video&template=344118260202&key=276

如欲更深入了解明光社陣營的源起、霸權式社運特質、思辯盲點及詭辯方式,可參作者張國棟著《論盡明光社》一書(http://dirty-press.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09.html


《論盡明光社》已在各大小書局發售。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轉貼: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


面對著大型連鎖銷售書店的蠶食鯨吞,和惟利是圖的香港書展主辦者,中小型出版社和書店別無他法,惟有團結自救。也許,這樣子走下去,香港的小出版社和小書店能拓展更多生存空間,為香港這日趨單一的城市引入更多元混雜的文化。


【明報專訊】本土文化類書籍近年愈益受歡迎,由中小型出版社、發行商及作家組成的「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昨日正式成立。商會副會長彭志銘說,將於書展推出近40本新書,當中有因應時事話題而廣邀市民集體創作的《狂插煲呔》,亦有政論書籍及介紹廣東文化作品。

彭志銘說﹕「小型出版社雖屬弱勢一群,但有較敏感的市場觸覺,不怕推廣新題材作品,這次團結起來,希望能吸引不同層面的讀者」。彭是次文化堂堂長,他表示其出版社規模較小,一年有八成收入有賴書展短短數天的銷情,書展亦是眾多中小型出版社的關鍵時刻,只是大家歷來單打獨鬥,加上租用的攤位有限,於貿發局抽籤安排攤位時,比起大書局,難免處於下風,獲安排的位置往往偏離主場館,但租金卻未因此而降低。

小型書商倡按書攤位置調整租金

彭志銘認為貿發局應按不同位置調整租金價格,「1號展覽館近入口攤位租金要萬多元,其他展覽館租金也是一樣,就像無論你租住旺角彌敦道,抑或是天水圍公屋,租金亦無分別!」

會長鄺穎萱表示,期望能團結更多中小企機構,增強宣傳能力,現時商會有16位成員參加,在書展共租用60個攤位,於會展1號展覽廳設置了「讀家村」。今年新書有不少是關於本地時事熱話及廣東文化題材,如蔡子強新書《新君王論5》,作者亦不限一人創作,如次文化堂的《狂插煲呔》及上書局的《大廣東》,皆由眾多作者集思廣益而成。

蔡子強昨出席活動時表示,中小企出版社的書籍平時難以打入大型書店市場,中小企可籍書展接觸更多讀者群,以及平時甚少買書的年輕人。「我的舊著作《新君王論》,最初得不到大型出版社支持,最後經小型出版社推出,才幸運獲得讀者支持,多次再版。」

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正式成立

《出版之門》據香港傳媒2009-07-08消息報道:由中小型出版社、發行商及作家組成的“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昨日(7日)正式成立。

據報道,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會長鄺穎萱表示,目前不少同行面對經營困難,堅持下去只因一份熱情。她希望凝聚小型出版社的力量,故成立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 會,至今已有16個會員加入,包括上書局、次文化堂及開益書店等。本身也是小書局總編輯的鄺穎萱說,中小型出版社人力及財力較弱,參香港書展時很難獲分配 到人流較多的展覽廳及廳中的有利位置,所以今年結合一群中小企出版社參展,共租用60個攤位,在會展1號展覽廳設置了“讀家村”( Books“R”' us),展出逾200本新書,希望透過一連串以創意為題的活動及講座,推廣閱讀風氣。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也計劃日後舉辦更多活動,如舉辦學校講座及地區 性的書展,也會參加各地的書展,以促進香港出版的書籍在國外的銷售。


轉貼:台北書展鼓勵微型出版社和作家參與



毫無疑問,在搞書展方面,台北書展在意識上是比香港書展進步的,所以,我每年都不會錯過。

台北書展鼓勵微型出版社和作家參與
2009/07/06

《出版之門》2009-07-06據台灣傳媒消息報道:第十八屆台北書展明年1月27日到2月1日在台北世貿一、二、三館舉行,即日起至7月25日開始接受徵展報名。本屆書展將有新規劃,鼓勵微型出版社和作家參與。

據報道,2010年台北書展宣佈,將以優惠價格給“小展位”以及取消攤位購買上限,希望廣納更多小型、微型出版社進駐書展。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長林載爵表示,明年台北書展創新推出彈性展位制度,以優惠價格“小展位”及取消攤位購買上限,希望廣納更多小型、微型出版社進駐書展,讓書展面貌更豐富多元,也可使民眾感受琳瑯滿目逛市集尋書的樂趣。他說,“從以往台北書展的經驗觀察到,‘微型’出版社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小出版社集合起來,反而可在書展佔一席之地。 ”此外,本屆台北書展也將提高“活動補助辦法”總金額,單一作家最高補助金額新台幣25萬元,以鼓勵出版社邀請國際知名暢銷作家,擴大國際交流。


《出版之門》:http://www.publishing.com.hk/pubnews/NewsDetail.asp?NewsID=20090706004

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dp轉貼:跟著Edward Said去流亡















大多數人主要知道一個文化、一個環境、一個家,
流亡者至少知道兩個;
這個多重視野產生一種覺知:
覺知同時並存的面向,
而這種覺知
——借用音樂的術語來說
——是對位的(contrapuntal)……
流亡是過著習以為常的秩序之外的生活。
它是遊牧的、去中心的(decen—tered)、對位的;
但每當一習慣了這種生活,它撼動的力量就再度爆發出來。
──Edward Said,《寒冬心靈》(The Mind of Winter)


**************************

儘管在預備與Edward Said有關的講座時
覺得壓力很大,
但能把自己深深敬重的Said
介紹給更多人認識,
實在是快樂無比。

在預備講座過程中,
發現自己尤其受到他的
「業餘」和「流亡」
的思想影響。

「業餘」和「流亡」
正是催生dirty press的兩個重要理念。

在不知不覺間,
原來
Said已透過文字,
進入了我的生命,
形塑著我介入公民社會的姿態和進路。

**************************













越細讀Said的《知識分子論》,
越發覺香港充斥著不少所謂知識分子。

不少學者和才子,
只是知識分子A貨而已。

Said說:
知識分子代表著
解放和啟蒙,
但從不要去服侍
抽象的理念和冷酷而遙遠的神衹……
他們本身所代表的,
以及那些理念如何向觀眾表達……
總是關係著社會中正在進行中的有機部分︰
窮人、
下層社會、
沒有聲音的人、
沒有代表的人、
無權無勢的人。

Said強調的是,
知識分子矢志追求自由公平正義,
為弱勢群體發言,
且要警惕陳腐語言所造成的心靈麻木和被動,
捍衛獨立思考,勿讓集體性思考宰制。

Said斷定,
知識分子的天職便是批評
本質上應反對一切形式的暴政、宰製、虐待,
並對抗正統與教條。
為了維護自身的獨立精神,
知識分子不要懼怕流亡與邊緣身分,
不能被政府和集團所收編。

**************************

Said,
你是個exilic intellectual,
你在2003年9月
心甘情願地完成了
自絕於建制的邊緣流亡之旅。

我相信,
你那流亡的精神仍在感召
一代又一代的知識分子。
但願其中有我的分兒吧。

.....give...me......a..a......breakkk....!!!!!:http://timetobreak.blogspot.com/2009/07/edward-said.html

聯署呼籲:外傭不當奴-香港人善待外傭宣言

有意聯署人士,請往此網址 http://gopetition.com/online/29168.html作網上聯署。

We are a group of Hong Kong employers and residents who wish to clearly affirm that we respect all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including especially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who have become essential to our society and economy.

我們是一群香港居民及外傭僱主,希望在此清楚表達我們對香港家庭傭工的尊重,特別是那些對我們的社會與經濟發展必不可少、貢獻良多的外籍家庭傭工。

Domestic workers are workers, and we respect the work they do, as we also respect all men and women who contribute to society by doing the fundamental work in keeping a family alive day to day – cooking food, keeping the family clean and properly clothed, and caring for the children and elderly.

我們尊重家庭傭工的工作。無論是女性還是男性的家庭傭工,都同樣為維持眾多香港家庭的日常生活運作而提供最基本的服務:包括煮飯燒菜、家居清潔及照顧老幼。

As we ourselves enjoy labour rights, they also should fully enjoy rights as workers, and be fully protected from abuse, as both workers and as women.

我們享有的基本勞工權益,家庭傭工應當同樣全面享有,並且應當得到同樣的保護,不會因為身為女性及傭工而受到剝削。

We therefore reaffirm that all citizens who are employers of domestic workers should, and we ourselves who are, will, fully comply with all the legal minimum obligations required by Hong Kong law with respect to domestic workers:

WAGES – payment of the minimum monthly wage

REST DAYS – ONE FULL REST DAY per week. This means 24 hours, preferably with the beginning and ending time to be agreed between employer and employee at the start of the contract. If the employer requests the helper to work on his/her rest day, it must be with the voluntary agreement of the worker and alternative rest day must be provided within the next 30 days; or, if the worker agrees, he/she must be paid for the rest day on which he/she worked, in lieu of another rest day.

STATUTORY HOLIDAY – All workers should rest on the statutory holidays, unless you agree upon an alternative holiday 60 days before or after. EVEN DURING PROBATION PERIOD, they are entitled to having a day off on statutory holidays– even if not entitled to payment for those days, during the probation period..

SICK LEAVE – It is a normal part of human life to fall ill. Workers must be permitted to take sick leave and recover.
NOTICE OF TERMINATION AND SEVERANCE – In case of termination of the worker, there should be a valid reason, due notice given, and due compensation paid. The employer must not threaten or coerce the worker into a false resignation letter, for the sake of causing workers to forgo their long service pay.

MEDICAL INSURANCE – Insurance should be provided and paid for by the employer in accordance with the Employees’ Compensation Ordinance.

因此,我們重申,所有聘用家庭傭工的僱主,都應當切實履行香港法例中有關家庭傭工最基本的法律義務,我等身為僱用家庭傭工的市民亦必履行該些義務,當中包括:

薪金:支付最低月薪;

休息日:每星期給予傭工最少一整天的休息日,即24小時。至於哪一段時間為休息日,建議由僱主與傭工在簽定合約時商定。僱主若要求傭工於休息日工作,必須事先得到傭工同意並於隨後30日內補放休息日,或經傭工同意以支付休息日工作的薪金代替;

法定假期:任何勞工都應享有法定假期,除非在原定假日之前或之後60天內,安排另定假日給傭工。外地傭工懷孕期間若與法定假期重疊,應當享有產假外相應的額外補假,這也應當適用於其間無法享有受薪假期的懷孕傭工;

病假:人難免會生病,因此勞工應獲許放取病假以便康復;
終止僱傭合約及遣散費:若要解僱傭工,僱主必須提出合理理由、盡早給予書面通知及合理補償。僱主不可以恐嚇及強迫的方式迫使傭工簽署虛假的辭職信,藉以逃避支付長期服務金;

醫療保險: 僱主應當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為傭工投購適當的醫療保險。

ALL LABOUR LAWS SHOULD BE APPLIED IN BOTH LETTER AND SPIRIT.
Under Hong Kong laws, a certain level of protections exist for workers, yet because of a combination of neglectful policies, poor enforcement and isolated workplaces where abuses can stay hidden from the public, domestic workers are vulnerable to all manners of abuses, which include overwork, starvation, verbal and physical abuse, underpayment, sexual harassment and assault, and other labour and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These abuses are not duly punished – many are not even illegal - and so they get repeated, and taken for granted as part of life as a domestic worker in Hong Kong. This must end, and we support all efforts to eliminate individual as well as systemic abuses.

在法律條文及立法精神上勞工法例須予以履行。
勞工在現有香港法律下可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但由於政策上的疏忽、執法上的苟且,以及對外隔絕的工作環境而不被公眾所知的諸多剝削,都讓家庭傭工容易受到各種各樣的無理對待及壓迫,其中包括工作時間過長、飢餓、言語及肉體上被虐待、工資不足、性騷擾及性侵犯,以及其他違反人權及勞工權利的做法。這些剝削大都沒有得到適當的懲處,某些行為更非違法,因而種種對家庭傭工的剝削便不斷重覆出現,甚至理所當然地被認為是家庭傭工在香港生活的一部分。這種情況必須終止,對於一切致力於排除此種制度上及個人上的剝削的努力,我們都全力支持。

We condemn and commit to avoid at all costs the following, which are illegal and/or violate basic human rights:
1 Depriving the worker of sufficient food and time to eat.
2 Depriving the worker of having at least eight hours night sleep.
3 Depriving the worker of free entry and exit to her own residence, by not providing a key or in any other way preventing free movement of the worker.
4 Holding the passport of the worker, and otherwise holding or inspecting any personal belongings of the worker without her/his consent.
5 Forcing the worker to work for persons other than specified in the contract, without the worker’s consent.
6 Preventing the worker from associating with others, such as by restricting use of the telephone/mobile phone, or meeting others in person.
7 Verbally, physically or psychologically abusing the worker.

我們嚴厲指責下列違反人權及違法的行為,並致力防止此等行為發生:
1. 剝奪傭工有足夠食物充飢及充足時間進食的權利;
2. 剝奪傭工晚上至少有八小時睡眠的權利;
3. 不提供鑰匙,剝奪傭工自由進出其住處的權利。或以其他方法不淮傭工自由活動;
4. 在未得傭工同意下扣押其護照,以及搜查或沒收其私人物品;
5. 在未得傭工同意下強迫其為合約指定以外的人士提供服務;
6. 不准傭工與他人交往,例如限制其使用電話或與其他人見面;
7. 在言語、身體及心理上虐待傭工。

We realize that Hong Kong laws still do not sufficiently protect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from abuse and don’t sufficiently reflect their equality to other workers as fellow residents of Hong Kong.

我們認識到香港法律在防止外籍家庭傭工免受無理對待及剝削上仍有不足之處,而且相較其他香港本地勞工,現有法例亦未有給予外籍傭工平等對待。

Beyond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Hong Kong law, we also state that we believe and will support:
8. The rights and protections given to workers in Hong Kong should include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as they are also workers in Hong Kong who contribute significantly to the society and the economy. Exclusion of them from the rights and protections given to Hong Kong workers based on their occupation, gender or nationality is blatant discrimination and should be opposed.
9. All workers including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should be given clear working and rest hours in a day, so that they do not end up working non-stop like slaves.
10. There should be a reasonable statutory minimum food allowance level, and it should be implemented, if the employer will not provide food in the home.
11.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should have the option of living out. Restoring the option of both live-in and live-ou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both employers and workers..
12. The visa conditions for domestic workers should be unified under the same policy as other foreign workers in Hong Kong; and the worker should be allowed to change jobs and employers with less difficulty than at present.
13. Employment agencies should be disciplined with deterrent punishment when they make statements to employers to break laws and/or exploit their workers. Policies that contribute to workers’ job instability must be eliminated, such as packages that encourage ‘trying out’ several workers within a fixed period, for no additional cost to the employer.
14.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must proactively enforce the 10% agency fee limit in Hong Kong and demand that the Philippine and Indonesian governments limit the exorbitant agency fees workers must pay in their countries before arriving in Hong Kong to work.

除了需要更多公平對待外籍傭工的香港法例外,我們也在此重申我們所相信及支持的下列數點:
8. 外籍家庭傭工也是對香港社會與經濟貢獻良多的香港勞工,她/他們應當同樣享有本地勞工的權利與保障。若然由於職業、性別及國籍而排除外籍家庭傭工可以享有本地勞工的權利與保障,便是公然的歧視,必須堅決反對;
9. 包括外籍家庭傭工在內的所有勞工,都應當有明確規定的每天工作及休息時間,如此她/他才可避免淪為不停工作的奴隸;
10. 若僱主不提供膳食,則應當訂立一個更合理的法定最底膳食津貼水平;
11. 外籍家庭傭工應當有到別處住宿的自由。回復可同住及可自住的選擇,對僱主及傭工都有好處;
12. 外籍家庭傭工的出入境簽證在政策上應當與其他在港外籍勞工一視同仁。而傭工亦應當可以更自由地轉換工作及僱主;
13. 必須對教唆僱主違反法例及剝削外籍傭工的本港職業介紹所給予具阻嚇性的懲罰。任何導致外籍傭工工作不穩定的政策,例如那些鼓勵僱主在固定時間內試用多位傭工,而僱主卻不需付出任何額外代價的服務套裝,都必須廢除;
14. 香港政府必須主動執行本港僱傭中心只可收取傭工首月薪金10%介紹費的政策。由於海外傭工來港工作前同樣需要向當地介紹所支付費用,香港政府應當同時要求菲律賓與印尼兩國政府禁止當地介紹所收取過高的介紹費。

We call on all responsible and appreciative employers of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to sign this document. Together we can show the progressive and humane side of Hong Kong society – a ‘world city’ of Asia which rests not on exploitation but on a base of universal human rights. There must be no slaves and involuntary servitude in Hong Kong!

我們在此呼籲所有對外籍傭工負責任及表示肯定的香港僱主聯署本文件,共同顯示出香港社會人性及前進的一面,並且是一個建基在普世人權而非剝削之上的亞洲「國際都會」。香港不應有奴隸及非自願的奴役。

2009年7月7日星期二

【活動推介】:理解城市政治.讀書組

近年來,無論宏大如土地規劃重建,微小如道路醫院學校(如近期的正生書院)的爭議,都能舜息間引發起一場政治運動。這些由城市各種特性(異質性、密集性、即時性等)而成的城市政治(urban politics),已不能被傳統社會組織理論所能理解,箇中邏輯的複雜性亦無法為長官們掌握,更遑論被各政治助理及政治化妝師可以輕易撲救。

為更深入理解及說明當下城市政治的模態,本會選了《無法統馭的城市?:秩序/失序》一書內「城市政治」這一章作閱讀素材,透過文化地理學家Sophie Watson介紹城市政治的多種面貌,與及城市權力與政治的概念與底蘊,為似是全面失序的政治局面建立一種認知的秩序,或者相反。

讀書組詳情:

日期:七月二十五日 (星期六)
時間:下午二時至五時
地點:香港浸會大學善恆校園溫仁才大樓OEW903室
內容:
14:00 - 15:30 簡介文章內容及重要觀念
15:30 - 17:00 將討論帶來本地的城市政治

是次活動歡迎各位朋友參加,茶點招待。如欲索取預覽文章或查詢詳情,請聯絡劍青(64069645) 或致郵hkcggspace@gmail.com。謝。

參考書目:
史提夫.派爾(Steve Pile)著(2009),王志宏譯,《無法統馭的城市?:秩序/失序》,群學出版社。(旺角序言有售)

--
香港批判地理學會 Hong Kong Critical Geography Group

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轉貼:援交潮


這兩篇刊登於「香港勝家」的文章,你看過沒有?

上篇:從另一個角度看援助交際


下篇: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援助交際


早前到旺角警署出席一個專為教育工作者而設的青少年問題研討會時,赫然發現「援交」竟然成為「K仔」以外,警方最關注的青少年問題。

事實上,他們的關心是有原因的,例如發言的警方代表在會上提及多月前一名援交少女,懷疑被索了K的客人肢解的案件,和其他因參與援交活動而衍生的性病或懷孕個案。

而在他們的分析下,更得出援交其實分為「有組織」及「無組織」兩大種類,可惜鑑於法例所限,警方的部署只能針對那些在網上招攬援交少女的犯罪組織。

事實上,我十分敬佩該警官,尤其他那一句「我們不希望援交的問題到達K仔的程度才跟進」。

可惜的是,究竟社會人士,包括在座的警察和教師,對於援交的「想像」,是否貼近現實?

事實上,早在1998年,鄒凱光已拍攝了一套名為青春援助交際的電影。

當然,當時香港社會對於這件來自東洋的嶄新事物的認識依然不深,而從片名PR GIRLS和影片介紹中的用字已經看出作者可能錯誤地將援交少女和職業妓女混為一談。

值得關注的是,創作「援助交際」一詞的日本少女,就是希望和妓女/性工作者作出一定程度的區隔。事實上,和性工作者不一樣的是,她們的報酬不一定是金錢。有些時候,她們和客人的關係和一般戀人無異--她們會和客人逛街、唱K,而報酬就是一些名貴的禮物如名牌手錶、手袋,而那些中年客人所貪戀的,除了少女們青春的肉身外,就是這種「戀愛的感覺」。

有關的心態,其實在電影「頭文字D」和「烈日當空」裡已有少量的描述。

基於這種關係的特殊性,援交少女自然「心安理得」的認為自己沒有道德或法律上的問題。

是什麼導致援交潮

物質主義和性觀念的開放,可能是其中最標準的答案。

事實上,筆者曾經聽過一個有趣說法,「反正拍拖時都會做,依家不過是多收一個手袋了吧!」

當我反問這個仍在大學讀書的少女:「那妳是否把他當成男朋友?」

「當然不,他年紀太大,又有好多女朋友的。」

如果上述的故事可以代表一部分援交少女的心態的話,則似乎「物質主義和性觀念的開放」不能完全解釋有關現象。

也許,有人會以為上述問題說明了「道德教育」的缺席。

但更大的問題是,到底誰可以告訴她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學校的老師?傳媒?

選科的時候,她們的老師會如何看待她們喜歡動漫/化妝的夢/幻想呢?

猶如雨後春筍的「0靚模」現象正好反映了時下女孩愈來愈敢/善以自己的身體賺錢,而她們的「成就」,一直得到不少社會人士的青睞呀!!

在這個價值觀失落的年代,她們用自己的方式/話語,說服/欺騙自己走自己認為對的路,絕對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結果,她們不賣身,也不賣子宮--她們只是援交而已!!!

總結:

還是多點聆聽吧!這裡指的,是真誠的聆聽。

她們絕對明白援交的問題和害處,只是她們總是想不到說服自己的理由。

試想想,如果在這個關鍵時候,她碰上一個好的老師,或社工,甚至尋回失蹤了的父母,結果又會如何?

文章出自Fight for a Better Life:http://tommyjonk.xanga.com/706307020/255882013228526/

轉貼:從另一個角度看援助交際




談起援助交際相信各位不會感到陌生
對使用援交的男生來說是一種服務
對提供援交的女生來說是一種交易
對提供少女來源的馬伕來說是一種生財工具
筆者不想只談論援助的成因
但請讀者先放下偏見
筆者覺得援助有兩種態度
一種是自願,另一種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成因很多,可以是欠債、是毒品、交學費、被 agaent 操縱等等
有關這些東都都不是筆者想寫的
如想知道以上內容都可以翻看 xanga 之前的文章

自願?
援交也有自願? 可以告訴讀者是有的
這是社會上比較少討論的部分,相對地身不由己、無知墮入陷阱的報道比較多
另類一點的週刊報道過,家庭每月給六千元零用錢的名校女生
為了和朋友、男友去玩樂,去為客人提供每次一千五百元的援交服務
週刊報道不知真假,但帶來的正正是一個疑問
是否每人援交都身世慘不忍睹、缺乏父母愛護、家裡都欠下重債?
女生可以家裡給令人吃驚的零用錢
但女生卻有一個消費不完的心
那週刊的女生的怎樣想?
女生的男友怎樣想?
女生說,與男友做愛不戴安全套。但跟客人交易一定要戴。
更加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女生是在網吧裡主動跟陌生男士搭訕
女生這不算是一個"全職",是一個兼識
家裡六千大元花光,就去做兼職幫補一下
訪問中圖文並茂,沒有覺得絲毫不正確或者羞愧之心
我相信這些非全職的援交女大有人在
並且隱藏在各大小學校中
她們只是有需要就出來援交一下,平常跟一般女生無異
這才是最重要值得關注的點
日後當女生發現自己學歷不足,最快、最舒適的賺錢方式就是全職援交
這一種沒 agent 、沒家庭債務、沒毒品的輕鬆交易完全自願

以下那一種是十分有姿色,男人都拜她為裙下之神一類
這一種比較極端的,女生本來就有性需要
只是傳統中國社會比較不會提起,大家都好像覺得女生完全沒需要一樣的
有些女生漂亮但沒學歷或者懶惰
終日留連酒吧,找尋獵物
但人總需要人活,這一群女生就會向年紀比較成熟、技巧比較好的男人提供服務
能賺錢也能滿足自己
而這種女生質素十分好,年輕貌美,但相對網上的一般援交收費會比較高
與客人的對像和消費力不同有關
相對地這一種女生提供的服務貴精不貴多,有 agent 為其開拓客源
女生可以完全自主接客或是不接, agent 也怕其囡囡換 agent 失去大把肉
以上兩類傳播界很難挖出來報導,也是少數鮮為人知的一群
她們沒不滿、不是破碎家庭、有的沒 agent 、有的只接熟客,很難被發現

其實筆者覺得以上兩種類型的援交沒有好與不好
買賣雙方各取所需,交易完成大家都滿足,不損害其他人就沒問題
現在社會上開始關注身不由己的援交現象
筆者相信,欠債的社工介入幫忙、有毒癮的介入幫助戒毒、加強打擊操縱少女賣淫的集團
身不由己的那一群只有社會有人關注,最終會可以重新開始
當我們拿著道德的鞭子鞭打著被捕的援交女生
究竟多少人正面去會想想、客觀了解援交的另一面?
事物是否只得報導那一面這麼簡單?
援交不只得被報導主角不幸那一面,也許有人樂在其中
自願那一群,社會知不知道有這一群的可能性?
風氣像流感在校園裏擴散。自願性援交能不能防範?

文章出處:http://hkblog.xanga.com/705872381/2447821478199682049135282242303047525588211612013238555/

2009年7月5日星期日

轉貼:基大電子報317期(4/7/09) 金融資本,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


1.【廣告代貼】:招聘組織幹事
2.【基進視角】:思想家阿銳基與他的知識旅程
3.【基進視角】:資本的曲徑──訪談阿銳基
4.【基進視角】:中國將變成帝國主義大國的一個巨大代理人
5.【基進視角】:特首減5%人工就能消氣嗎?
6.【基進視角】:因「自由市場」崩潰而陷入危機的拉美「新左翼」
7.【基進視角】:當代世界資本主義體系面臨四大危機
8.【活動推介】:講座--金融資本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
========================================
【廣告代貼】:招聘組織幹事

工作範圍︰組織女工、發展小組、推動婦女對權益認識、協助政策倡議。要求︰
* 良好表達能力和溝通技巧、具獨立工作能力;
* 工作需要外展探訪、策劃活動、輪班當值
* 具舉辦群體活動經驗優先
應徵者,請以「組織零散就業女工的策略」為題撰文一篇,連同履歷和薪酬要求,於7月14日
前寄至:觀塘翠屏村翠櫻樓地下1-3號。
========================================
【基進視角】:思想家阿銳基與他的知識旅程 [鍾秀梅](轉載)
來源:新國際

義大利著名政治經濟學家阿銳基(Giovanni Arrighi)6月19日逝世,享年72歲。阿銳基主要著作有《非洲政治經濟學緒論》、《全球危機的動力》、《帝國主義幾何學》、《反體系運動》、《改造革命:社會運動與世界體系》、《漫長的20世紀:錢、權與現代的起源》、《現代世界體系的混沌與治理》、《東亞的復興》、《亞當‧斯密在北京:21世紀譜系》等。這些書籍成為分析當代世局的經典,已被翻譯成多種語文在全世界出版。在阿銳基的傳記中,他自述窮盡畢生心血意欲尋求解答的是以下這些問題:「過去50年間,全世界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差距已顯著縮小,然而,為何富國和窮國之間所得的鴻溝還是永遠那麼龐巨?為
何在同一富有或貧窮等級的人民當中有那麼可觀的幸福差距?為何在歷史過程和地理空間當中,全球財富等級上升或下降的可能性有那麼重大的差異?」本期《新國際》透過一篇介紹和一篇訪談,披露阿銳基細密而寬闊的知識旅程。[…]

全文請閱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91
========================================
【基進視角】:資本的曲徑──訪談阿銳基 [訪談:大衛‧哈維David Harvey、翻譯:路愛
國](轉載)
來源:新國際

阿銳基(Giovanni Arrighi)1937年出生於義大利,1960年獲得米蘭波索尼大學經濟學
博士,之後在義大利執教,1963年赴非洲。阿銳基先後在羅德西亞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of Rhodesia)、德斯沙蘭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of Dares
Salaam)執教,同時開展非洲發展研究。在此期間,他對殖民主義和民族國家自由運動發
展影響下的勞工運動的研究頗有心得,認識了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
1930~),之後兩人開展了多項協同研究專案。1969年回到義大利後,阿銳基和朋友們在
1971年組建了葛蘭西研究小組(Gruppo Gramsci)。1979年,阿銳基加入紐約州立大學
賓厄姆頓分校的費爾南德布羅代爾中心,與華勒斯坦、霍普金斯一起從事經濟、歷史體系與
文明方面的研究。也就是在此期間,費爾南德布羅代爾中心以世界體系分析的主要中心而
遠近聞名,並吸引著全世界學者的加盟。

1994年,阿銳基出版了著名的《漫長的20世紀》,重新詮釋了13世紀以來的作為「物質
膨脹」(material expansions)與「金融膨脹」(financial expansions)之間
一系列活動之間的資本主義歷史。他在很多方面都很贊同華勒斯坦的觀點,並在近些年更
多地關注東亞的經濟發展。他還強調自己受到亞當斯密、韋伯、馬克思、葛蘭西、波蘭尼
以及熊彼特的影響很大。

阿銳基的《亞當‧斯密在北京》的中文譯本,近期將在北京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正如這本書中所言,亞當‧斯密歷來是被引用最多而閱讀最少的作家。作為一個新的世界秩序的倡導,阿銳基想要告訴我們:中國或東亞增長道路與西方增長道路的差異;中國和東亞的經濟成就為一個新的世界秩序帶來了契機,亦即斯密設想的基於平等的世界市場社會(world-market society based on equality)。

本文選自阿銳基著《亞當‧斯密在北京——21世紀的譜系》,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即將出版,路愛國、黃平、許安結譯;英文原文來自《新左評論》(New Left Review)56期,2009年3至4月號。[…]

全文請閱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92
========================================
【基進視角】:中國將變成帝國主義大國的一個巨大代理人 [詹姆斯•彼得拉斯](轉載)
來源:烏有之鄉

在計算中國的出口、投資、生產、融資和進口等時,幾乎所有的學者、記者、顧問和國際金
融機構的官員都把中國企業和外資企業混在一起。此外,他們普遍忽視了如下事實:外資企
業增長越快,它們占中國出口(和進口)的份額、利潤和對中國經濟新增長部門的控制就越
強。自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深化和擴大它的自由化戰略以來,這種狀況尤為真實。

外資企業的增長意味著中國的投資、貿易、出口、融資、定位和決策越來越由跨國公司的全
球需要決定,這些公司都得到了其母國的支援。隨著跨國公司的增加,它們對經濟增長動力
部門的影響也在增強。相反,中國國家對經濟的影響力和影響範圍卻在逐步縮小。更重要的
是,就戰略增長部門與國家之間的關係而言,跨國公司的增多很可能改變國家的本質,使中
國減少“中國性”和更加迎合跨國公司的戰略。

如果我們把跨國公司看作是主要帝國(美國、日本和歐盟)的延伸,視為帝國嵌入中國經濟
中的前哨或飛地,我們就應該把它們的擴張視為帝國增長的一部分。這將降低中國經濟表現
的級別。

這表明,關於中國是否擁有挑戰美國、歐盟和日本的實力的爭論可能建立在一個錯誤的前提
上。[…]

全文請閱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88
======================================
【基進視角】:特首減5%人工就能消氣嗎? [阿丙]

七一臨近,曾蔭權急不及待提出減人工,月薪從37萬減至35萬,大有為香港市民消消氣的
味道。尤其想到數月前有學生問高官會否減薪跟市民共渡時艱,財政司表示不會,認為減
薪對財政作用不大,更顯示今回減薪決定的政治意圖。

雖然曾蔭權試圖伸出橄欖枝,可市民的反應卻似未受落,除了認為減薪幅度太少以外,我
看至少從兩方面未能回應市民的期望。分別是市民對公務員整體的觀感和政府措施對紓民
困的實際效果。

先說觀感問題。雖然我們把政府官僚稱為公務員,工作應是服務市民,可是香港的前線公
務員,很多時是給市民帶來麻煩與打壓,而不是為市民服務。[…]

全文請閱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89
======================================
【基進視角】:因「自由市場」崩潰而陷入危機的拉美「新左翼」 [詹姆斯•彼得拉斯著
、陳剛譯](轉載)
原載《國外理論動態》2009年第2期

美網站http://www.venezuelanalysis.org2008年10月5日刊登了美國著名左翼學者
詹姆斯•彼得拉斯題為《因「自由市場」崩潰而陷入危機的拉美「新左翼」》的文章,認為
當新自由主義的全面危機到來時,拉美新左翼的改良措施將可能難以應對。該文認為,拉
美新左翼政權(或稱後新自由主義政權)雖然採取了一些反貧困措施和稍微擴大了一些社
會開支,但是它們都沒有根本性地改變它們繼承下來的新自由主義基本經濟結構:近幾年
的經濟復蘇高度依賴初級農礦產品的出口以及國際熱錢的流入、資本相對於勞動的巨大優
勢仍然如舊,因此當如今的世界經濟危機來臨時,這些政權將暴露出其脆弱性。它們可能
利用凱恩斯主義來贏得短暫穩定,但凱恩斯主義幾年後的失敗將使它們被更激進的左翼即
社會主義或更極端的右翼即法西斯主義代替。文章主要內容如下。[…]

全文請閱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90
======================================
【基進視角】:當代世界資本主義體系面臨四大危機 [威廉•K.塔布著、唐科譯]
(轉載)
來源:國外理論動態

美刊《每月評論》2009年1月號刊登了美國著名左翼學者威廉•K塔布題為《當代世界資本主
義體系的四大危機》的文章,認為金融危機、美國實力的相對衰落、新的力量中心的崛起和
資源、生態危機對戰後建立的世界資本主義體系構成巨大挑戰,這四大挑戰將導致世界政治
經濟版圖激劇重組。文章內容如下。

世界資本主義體系面臨的第一個危機是金融體系的動盪,這已嚴重影響了美國經濟,並在世
界產生了廣泛的影響。這種危機正加深著人們對英美主流經濟體系的不信任。

第二個危機是美國領導的帝國主義的危機,由於奉行優先以戰爭改變他國的制度,並且國際
金融和貿易制度(即我們所知的“華盛頓共識”)越來越受到有效的抵制,致使帝國主義已不
被信任。由於新自由主義難以估量的危害,並且它還繼續為害,因此,它在意識形態上已處
於守勢。第三個危機是,在原先的資本主義體系的邊緣地區,出現了新的權力中心,新中心
釋放出的力量,為那些希望與美國斷絕關係的國家施展策略提供了空間。第四個危機關乎資
源的利用、生活必需品的不公平分配以及難以持續的增長模式。[…]

全文請閱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87
======================================
【活動推介】:講座--金融資本,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

自2007年美國次按危機爆發以來,經濟衰退不斷加深,企業倒閉、失業彪升,政府印錢救
市,每一幕都觸目驚心。究竟危機將會怎樣發展下去?資本主義的運作模式又將會有甚麼變
化?這些問題都對推動社會運動十分重要。我們邀請了一位熟知金融業運作的資深投資者梁
泰康先生,揭露這場危機的根源,嘗試從不同的角度分析問題所在。歡迎各位關心社會運動
以及對金融危機有興趣的朋友參與討論及分享見解。

日期: 2009/7/13(星期一)
時間: 晚上7:30-10:00
講者: 梁泰康先生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道7-9號威特商業大廈9樓
主辦:監察全球化聯陣
查詢:譚亮英96513764
======================================
你想支持我們的工作嗎?請將電郵廣傳,和邀請朋友到我們網頁訂閱基大電子報!
討論請到基層大學網頁http://www.grass-root.org。
若閣下不想再收到基層大學電子報,或者希望轉換訂閱的電郵地址,請寄電郵到
newsletter@grass-root.org....註明希望刪除或轉換的電郵。
*請留意,本電子報所轉寄之活動,大部份並非基層大學所主辦,請留意訊息內的主辦團體。
*基層大學網站及電子報內的文章,歡迎非商業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及網址連結。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893

2009年7月3日星期五

活動推介)性別研究公開講座:社會變動與家的流轉(7月15日)

公開講座:社會變動與家的流轉

Public Lecture: Social Transformation and the Metamorphosis of the Family

(講座以普通話主講,討論以廣東話及普通話進行)

(lecture in Putonghua, discussion in Cantonese and Putonghua)


主辦: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

Organiser: Gender Studies Programm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贊助:利希慎基金

Sponsor: Lee Hysan Foundation

登記


Registration


日期 / Date


Wednesday, 15 July 2009

時間 / Time


7:30 p.m. - 9:30 p.m.

地點 / Venue


香港灣仔軒尼詩道15號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202 (港鐡灣仔站A2出口)

Room 202, Duke of Windsor Social Service Building, 15 Hennessy Road, Wan Chai, Hong Kong (Wan Chai MTR Exit A2)


講者 / Speaker


夏林清博士

(台灣輔仁大學 - 心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Hsia Lin-Ching, Ed. D.

Professor and Chair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Taiwan


講者簡介 / Biography

夏林清於50 年代台灣出生,年輕時就有意識地對付著自己的政治恐懼症,努力地、不順理成章地在台灣歷史斷裂與政治壓制的環境中,變成一名去政治性的心理教育工作者;她對政治與歷史的覺察意識與她在心理教育領域中的實踐工作是相應聯繫的。由1986 年迄今,夏林清以心理教育工作者的身份投入在草根教育與運動的方案中。在社會活動的脈絡裡,創造條件與發展方法以利弱勢社群的學習與發展就是她的心理學生涯的全部。在這些年中她參與了許多社會事件,亦記錄了系列的案例。生命選擇、專業發展與社會探究這三者,對她而言是合而為一的。這「合而為一」是一個關係看見與發展的整合過程。在行動中認識正是這三者間關係得以被發現、確認與發展的道理。夏林清於美國哈佛大學修讀諮商與諮詢心理學並取得博士學位。

http://www.psy.fju.edu.tw/new0916/hsia.htm


講座內容 / Abstract


大部份的人對「家」都有某種僵硬的想像,意思就是說家要符合某種標準和期待才是美滿家庭。「家」其實有一種難以明說的趣味,都有它內部某種很難為外人道的尷尬、狼狽,不叫它「傷痕」,而是不同的人近身相處時,不可免的一種相磨的擠壓刻痕。 那麼小的空間,幾個人擠在裡面過日子,本身就蠻整人的,還要說女的要怎麼演?男的要怎麼演?媽媽要怎麼演?小孩要怎麼演?所以「家」很多時候反而變成了一種束縛的規訓空間,變成你進去想放鬆,但事實上還沒放鬆就又得把另一個帽子戴起來,為人父母因為要把小孩子養大,很多時候會選擇更抑制自己身心俱疲的某種狀態。「家」之內有沒有壓擠?「家」之內的壓擠跟這個社會的資源怎麼分配有沒有關係?是次講座的兩個重點為「家」的承擔與家之內的擠壓,以及「家」是社會田野的由內往外翻轉的解構鬆動歷程。


主持 / Chair


陳順馨博士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陳順馨推動性別教育及研究多年,研究興趣包括性別與敘事、女性主義與文化研究、和平與日常生活、中國現代文學等,個人學術專著包括<<中國當代文學的敘事與性別>>(19952007) <<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理論在中國的接受與轉化>>(2000) <<1962:夾縫中的生存>>(2002) ,與人合編<<婦女、國家與女性主義>>(2004) <<多彩的和平---108名婦女的故事>>(2007)她是香港女性主義組織新婦女協進會的創會會員,自80年代開始參與本地的婦女運動。

Chan Shun-hing,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Cultural Studies

Lingnan University

Chan Shun-hing has been involved in gende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for years. Her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gender and narratives, feminism and cultural studies, peace and everyday life, and modern Chinese literary studies. Her works in book form include Gender and Narratives in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1995, 2007), The Reception and Transformation of Socialist Realism in China (2000), 1962: Interstitial Survival (2002) and edited works on Women, Nation and Feminism (2004) and Colors of Peace---Stories of 108 Women (2007). She is a founding member of the feminist organization,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and has been active in the local women’s movement since the 1980s.


查詢 / Enquiry

網址 / Website:

http://www.cuhk.edu.hk/gender/publiclecture.htm

電郵 / Email:

genderstudies@cuhk.edu.hk

電話 / Tel.:

(852) 26961026

傳真 / Fax:

(852) 26037223

【CLEAN PRESS登場】

【 CLEAN PRESS 登場】 ▋源起 「立足邊緣,擁抱污名。」, dirty press ( dp )一直透過出版性 / 別及其他小眾議題書籍,以建立多元公民社會,跌跌撞撞,一路走來,同行者也漸漸多起來,且凝聚了一些受眾群。 不過,一直以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