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11的博文

〔沒有小販的城市〕論壇

图片

Naomi Klein:佔領華爾街,現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图片
Naomi Klein:佔領華爾街,現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幾天前就看到了《NO LOGO》的作者 Naomi Klein 對「佔領華爾街」行動說的一段話: 現在不是擯斥這個初起的反對資本權力的運動的時候,相反地,人們應該去加強它、支持它和幫助它產生巨大的能量。這個世界面臨著許多困難,我們承擔不起犬儒主義(cynicism)。 Naomi Klein 一向被視為是 90 年代的「反全球化運動」的代言人(她自己提到「反全球化運動」這個語詞的時候,加了個「所謂的」,表示她自己並不認同這個說法)。她如何看待這次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因而一直是我注意的焦點。

之後,Naomi Klein 又在10月7日的英國《衛報》刊登了一篇文字。這篇文字,大概是我看到的相關發言中,最有國際視野,姿態最大氣,但修辭也最細緻的。
看著電視上如同囈語般的「夢想家」搖滾音樂劇,實在覺得按耐不住了。於是,回到書房,決定花點時間,把這篇翻譯出來,給這個時代真正的「夢想家」留下一個記錄。有興趣和需要的人,可以徑行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修改翻譯或者轉貼。
————

抗禦氣候變遷的戰鬥,我們責無旁貸——99%
作者:Naomi Klein
如果有什麼事情是我知道的,那就是:百分之一的人喜歡危機。當人民陷入恐慌和絕望,就恰是他們替圖利企業的政策開列清單的絕妙時機:把教育和社會安全私人化(民營化)、刪減公共服務、去除對企業權力最後的約束。在經濟危機中,這些接連不斷在全世界各地發生。

只有一個事物能夠阻止這個戰術,而幸運的是,這是一個很大的事物: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們。從到麥迪遜到馬德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們說:「不。我們不會為你們的危機買單。」
那口號始自 2008年的意大利。它接著彈射到了希臘,到了法國,到了愛爾蘭,然後,它終於摸索到了返回危機爆發原點的路。

許 多人將佔領華爾街與 1999 年在西雅圖引起全球矚目的所謂反全球化抗議相提並論。那是之前最後一次全球性的、由青年領導的、分散化的、對象直指企業權力的運動。而且,我很驕傲我是這 個我們稱之為「運動中的運動」( "the movement of movements")的一員。

但是兩者同時也有著非常明顯的差別。 我們選擇以峰會作為我們的標的: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八大工業國集團。峰會是短暫的,僅僅持續了一週…

愛爾蘭獨特的婚姻制度:禁止離婚 婚期有時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