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4的博文

【轉貼】婚姻扼殺性慾 世間再沒情人

图片
港刊:婚姻扼殺性慾 世間再沒情人 2014年03月07日 13:18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0) 0 《大希望溫泉》海報。圖片來源:《亞洲週刊》 中新網3月7日電 最新一期香港《亞洲週刊》刊載《對婚姻的哲學性領悟》一文,文章指,性慾(Eros)本質上是一種渴望、希冀和思念多於滿足和享受。從這個角度看,婚姻是反性慾的(anti-erotic)——它用持續不斷的滿足來扼殺慾望。當性慾的滿足就像口腹之欲的滿足那般家常便飯,世間再沒有情人,只剩下飲食男女。   文章摘編如下:   性慾本質上是一種渴望、希冀和思念多於滿足和享受。所謂慾火焚身與慾火攻心,展現的正是性慾的原始力量。難怪在古希臘和古羅馬的文化研究中,“longing”和“sexual desire”兩個詞經常交換使用。從這個角度看,婚姻是反性慾的——它用持續不斷的滿足來扼殺慾望。當性慾的滿足就像口腹之欲的滿足那般家常便飯,世間再沒有情人,只剩下飲食男女。   詩人拜倫(Lord Byron)說:“世上沒有停不了的地震和退不了的高燒,也沒有人可以擁抱激情過一生。”(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life of passion, any more than a continuous earthquake or an eternal fever。)當婚姻歸於平淡,愛情就會死於沉悶。如何激活婚姻的一池死水,不僅是一道人生難題,也是一門學問、一個商機和一盤生意。   當婚姻悶出鳥來,傳統智慧鼓勵夫婦發揮他們的想像力和轉移他們的注意力,這就是“同床異夢”的真正含義。當今之世,網際網路、智慧手機和社交網站大行其道,我們有千個殺死沉悶的方法;這些方法當然也可以用來殺死“婚姻沉悶”(marital boredom)。的確,今時今日,夫婦相對無言的景象已不復見,因為他們老早已經把頭低下來,各自用他們的手機去找刺激和尋開心。   在一個“分心有術”,令人無法專心致志的世界,逃(避)婚(姻)和移情別戀太容易了。至於是否真的“行差踏錯”,端視有沒有“行差踏錯”的機會。   對很多成年人來說,通姦本來就是只要他們有機會就會做的所謂“不道德行為”(a crime of opportunity)。其實每一個社交網站都是潛在的偷情網站。Facebook的使命是把全世界聯繫起來,但從聯繫 (connection)到私通…

مذكرات ثائرة: Nude Protest with Tunisian & Irani Women on Women's Day

“性學教父”潘綏銘揭秘紅燈區(全文)

图片
“性學教父”潘綏銘揭秘紅燈區(全文)
2月21日,第378期《南方人物週刊》刊載“中國性學教父”、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潘綏銘揭秘中國“紅燈區”的文章。通過12年在“紅燈區”與“小姐”進行的面對面調查,潘綏銘教授在文中講述了更多不為人所知的細節。 東莞掃黃之後,處於灰色地帶的色情業近來再次成為輿論焦點。《南方人物週刊》的這篇文章由潘綏銘教授口述,記者張雄、謝思楠、姚梧雨童、鄭宇等人整理而成,以下是《南方人物週刊》刊發的《潘綏銘,揭秘“紅燈區”》全文內容。 “原來你只看不幹” 人家最喜歡問的就是,潘老師你嫖不嫖?我說我不嫖吧,你們也不信,我說我嫖吧,那我又違心。我只好不說,你們也別問。所有人都是假設你要嫖的。當然這些年講了這麼多,像我現在把這些事都說了,大概能有百分之六十的人相信:甭管他嫖不嫖,反正他確實做研究了。實際上他只是忽略你嫖不嫖。你真要問他認為潘老師嫖不嫖,估計百分之九十的人還是說你肯定嫖過。這很正常。 我說我最早是三陪男,陪著資本家到處跑。1995年前後,我有一個朋友是小爆發戶,有錢了就揪著我到處去吃喝玩樂,拿我當花瓶。他是我在文革當工人時認識的工友。人家發了小財帶你到處走,跑了有十幾個地方吧,南方北方哪都去過。無意中你就接觸到這些小姐了,到處都能看見。誰都有這好奇心,你想瞭解她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試過當場跟人家聊一聊談一談,發現根本就不行,隔著一層山一樣,什麼都瞭解不到。 我就尋思這個我怎麼弄,後來就想到必須要通過老闆和媽咪。通過她們你才能跟小姐有點接觸。可是這個你上哪找去,誰認識這個媽咪啊。1998年另外一個哥們,也算發小,他自己跑到東莞去當醫院院長去了。醫院院長人脈就廣了,什麼人都認識,尤其他的患者好多都是做生意的。他跟一個卡拉OK廳的媽咪和老伴非常熟。他主動說你上我那去我有關係啊,我幫你介紹進去。就這麼去的。我們學術上管這個叫引路人。 去了以後只能在那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