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轉貼】熟女放得開吃糖糖

2010年 12月28日 蘋果日報


最近收看Showtime頻道《Big C》,喜見《慾望城市》的瑪琳達客串一角。這部影集紅透半邊天後,劇中三位女主角水漲船高,都在別齣電影、電視劇贏得演出機會,唯獨莎曼珊沒人敢請。


不是她片酬過高,而是莎曼珊角色塑造太成功,豪放、自信、風騷,連《致命吸引力》的莎朗史東都敗下陣。想想看,倘若邀請飾演莎曼珊的Kim,演時下流行的女英雄、女律師、女探員……觀眾絕對甩不開「慾」劇印象,鐵定笑場,災難片頓時變喜劇。


劇中對白成嘉言錄


那莎曼珊不是很倒楣,紅了角色卻斷了戲路?其實不然,她贏得天下女人心,或許多過凱莉。莎曼珊已形成了籠罩全球的「莎塵暴」,自成顯學。


《慾》劇之前,女生即使很想鬆綁個性、主宰情慾,卻對自己想變的樣子感覺很抽象。這下有了莎曼珊示範,只需喊一聲口令:「向右看—齊。」許多網站從莎曼珊劇中對白摘取精華,編成嘉言錄。以往不太看得懂女性主義理論的女生,現在可能讀一句莎曼珊口白,即能領略情慾竅門。


我常接到讀者提問或分享心得。一位女讀者的經驗最妙,幫男友口交,弄得滿臉唾液,終於忍不住,拋出了莎曼珊十大名句之一:「喂,你也該稍微修修陰毛,每次都搞得我好像在用牙線。」


熟女莎曼珊的豪放,若只解釋為「身體的放縱」,就太小覷這位大姑娘了。她主張的豪放更重要是「心態上放得開」,無須到處賠小心,為別人的評語而過活。例如,她以「老娘哲學」勸凱莉:「親愛的,妳必須let it go,我若在意每位紐約bitch怎樣講我,那我恐怕永遠都悶在公寓裡。」

So, let it go! 

from: 
http://tw.myblog.yahoo.com/jw!U2RVIbeUEQ6fqthsNFzc1A--/article?mid=31856

【轉貼】純粹做愛 友誼更久

2010年 12月28日 蘋果日報

認識Rickey在2006年的秋天,不記得怎麼認識的了,但直到現在也還未失聯。我們從來都不寂寞,各有各精采的感情生活。從來沒有在一起,但還稱得上喜歡對方,喜歡的原因一方面是脫離不了彼此身體上親密的接觸。

Rickey 身旁的女生無數,他會選擇上床的人,除了正牌女友以外,倒是只有我而已。而他是我暗戀的人,喜歡的對象,所以我很珍惜與他的肌膚之親。不是沒有表達過自己 的愛意,但他總有一套有情有理的說法,關於我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當然我相信。我和Rickey因為考上不同的大學,終於才拉開了距離。

 

感情世界各自發展

這一份只有生理關係的情感,冷靜了幾個月的時間,我刻意且短暫的失聯,並且有了穩定的感情對象,他也是吧!只是沒有他的時間裡少了激情,好像少了什麼,說寂寞卻又不寂寞。
後 來聯絡上是在2008年的秋天,我的生日。分不開的生理關係,終究再次滋潤了對方身體。我們並沒有因此在一起,對他的感情也漸漸沖淡成純粹的生理關係。我 們平行的軀體,各自掌握了豐富的感情領域,Rickey形容自己是所謂的地下情人,而我愛他漸漸也變成只是表面的身體關係。女人啊,幸運的活在這個年代, 能支配自己的性生活及關係。誰說女生沒辦法性、愛分離?偶爾需求也會湧上心頭無可抗拒。
2010年,4年了,彼此身體的糾纏還是繼續下去。什麼時候才會停?不知道。換過幾次女友的他,偶爾失戀的我,都沒有離開對方的身體。這才是忠誠吧,還對彼此專一。真正需要的他,是不放感情的!我當然也相信愛情,但是愛情裡總有插曲,親愛的Rickey。

歐尼恩╱台北(學生)

from: http://tw.myblog.yahoo.com/stock168-rain/article?mid=66543

Share |

2010年12月26日星期日

【轉貼】開卷看世界﹕援交 沒出路中的門

.
【明報專訊】當「援交」成為大眾高度關注的青少年問題,當傳媒揭露年輕港女為買名牌援交、焦媛實驗劇團在「我的援交日記」中演繹少女如何「援交上癮」、警方視「援交」為必須致力打擊的網上賣淫、平等機會委員會正調查青年人對「援交」的接受程度……《就是援交》為援交的討論另闢新徑,讓我們設身在青年人的處境中,體會他們的沮喪、恐懼、愉悅、希望。


同處不確定沒出路年代
《就是援交》不是講問題青少年故事,而是大部分青年的共同經驗,是當前社會的生活面貌。展現的不是青年貪求物欲、迷失自我,而是身處不確定、沒出路的年代的青年,尋求出路,跌跌碰碰,卻又再撐起來。
援交的人不單來自低下階層,不只低學歷青年,也有大專或大學生。他們面對高失業率、低起薪和不穩定的工作,在學業和工作的過渡中,嘗試找尋不同的工作,但總是到處碰壁。Fish想找兼職,僱主嫌她沒經驗;Cathy想做美容學徒,但薪金只有四千元又要跑到元朗返工,如何負擔昂貴的車費!Mike找到搭棚的工作,但新入行的他常常是捱罵的對象,而師徒制早已消聲匿舻的社會,Mike想請教師兄師傅搭棚的技巧,換來的是批評和侮辱,他們從不肯教路。青年希望找到一份工作,解決生活開支,學到一門技能,但看似簡單的希望在這個年代成了一種奢望。
勤力讀書上大學便前途一片光明嗎?牛奶妹和天風都是大學生,大學教育未轉化為資本前,已使他們負債纍纍。牛奶妹修讀高級文憑後再進修銜接學位,共向政府的學生資助辦事處借了三十二萬;天風讀完副學士繼續讀大學學位課程,畢業時便要還十萬元給政府。無可否認年輕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增多,但教育水平提高並不一定意味覑有更多的就業機會。上一代的成年人,中學畢業的出路很多,大學畢業的總會當上管理人員或專業人士,但這一代青年知識貶值,中學程度被視為低學歷,大學畢業生也多集中在輔助專業和文職,甚至銷售或服務業,管理和專業職位根本追不上迅速擴大的高等教育。青年失業率更屢創新高,大專生也不能倖免。
青年面對風風雨雨,家庭為他們擋風擋雨嗎?別再把家庭浪漫化了。天風的父親不接受他的性取向,把天風趕出家庭,家庭對同志來說是一個充滿張力甚或是矛盾的場所;Pet也是與家人不和,搬出來住。他倆離開家庭,成為自立青年。書中其他的青年人和家人關係融洽,但家庭和青年人一樣,都處於風大雨大的環境。Cathy的父親失業,母親又弄傷了手,家庭經濟陷入困境。Fayne來自小康之家,但妹妹突患重病,在這個不健全的醫療制度下,只能借貸治病。新自由主義悤調自食其力、自我增值;家庭主義推崇家庭的照顧和關愛,鼓勵成員對家庭的倚賴。新自由主義和家庭主義兩者巧妙結合,為政府開脫,令健全的社會保障制度遙遙無期。Cathy和Fayne都不是被照顧者,她們肩負家庭經濟的責任,而Fish為了醫治患病的狗仔,也齊齊擔起照顧者的角色。
青年若非被視為學歷不足,就是被認為經驗不夠,身體成了他們最後的資本。身處不受控制的環境,身體是他們最可以控制、最能夠行使選擇權的場域。青年染髮、紋身、穿洞、自拍、性愛等實踐來行使身體的主權。書中青年均異口同聲地說援交不是被迫,而是選擇。經濟壓力大,援交是青年把身體轉化為資本的情感勞動。


身體作資本 打開門道
援交為青年打開了一個門道。門道是往別處的通道,是解決問題的一種途徑。援交為青年帶來較合理的收入,亦滿足了他們增廣見聞、有趣好玩的渴求。牛奶妹、Mike和天風都稱援交是為興趣,Pet甚至稱援交不是工作,而是好玩的遊戲,大抵是在他們的經驗裏,青年的工作往往是沉悶而又幹不停的苦差。援交適合健談的她和他,既可以帶給人快樂,當遇上自己不想幹的客人時,又可以堅持不做。Pet說﹕「大家enjoy個過程都好重要。」
走進這個門道,通往的地方並不都是童話中的美麗世界,當中滿佈危機。有客人欺騙性交不付錢,也有客人虐打和勒索。援交女性所受的辱罵更可能來自男朋友,說不介意卻又介意。而最大和恆常的風險,就是聲稱保護青少年的警察,誘騙他們答允性交易,卻造假口供說他們「引誘他人從事不道德行為」。青年摸索出路時,通道上的危機又有多少是由家長式的組織、偽善的成年人加進去?
《就是援交》跳出對援交青年的刻板描述,讓我們看見援交男女並不是同質的一群,他們有著不同的背景和學蒭、不同的性別、不同的性取向。援交為不同的青年開擧了不一樣的門道。Mike視援交為一條真正的出路,他喜歡這份工作,積極投入,門道又是門路,他摸索客人需要,研究定價和市場策略,Mike認為他找到了方向,銳意要「做好呢份工」。大學生天風希望畢業後為人師表,教學生獨立思考;牛奶妹則寄望畢業後可以找到理想的工作償還grant loan,至於會否兼職援交,則是未知之數,大概是意識到大學學位不能給予什麼保證。Cathy則希望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便離開援交,她心目中的要求是月入五千,離家居不遠。與其他青年一樣,他們各自抱覑不同的期盼,本著真切赤誠,繼續在沒出路、不確定的社會環境探索出路。


文 黃結梅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


Share |

2010年12月17日星期五

【轉貼】如何搶別人的男人

2010年12月16日蘋果日報
 
日本至今對女人跟名草有主的男人交往,算是很有包容力,相當寬大,稱為「婚外戀愛」「複數戀愛」等,頂多是「不倫」、「雙不倫」或「掠奪愛」等,但畢竟不是多光彩而能公然曬太陽的感情,現在則有女人主張乾脆承認自己是搶別人的男人,但盜亦有道,至少最後自己要對這樣的感情負責。

 

有苦自吞心存感謝

若非當事人,會覺得對別的女人的男人出手的女人不是東西,不能相信天下有這種女人,不該劈腿等等,但若自己偶然愛上已婚男或原本就有女友的男人,無法抑制時,才知道原來天下有這樣愛情煩惱存在。而當掠奪愛結束時,自己跟別的男人結婚,不見光的日子結束,但或許因為丈夫外遇而傷腦筋,或夫婦冰冷化,自己又為別的男人的誘惑而恍惚,只要人對感情不死心,這類動搖或許終生存在。
 
自稱女豹作家的島田佳奈寫了《搶別人的男人的方法》,她不肯定也不否定非倫理之戀,但生猛地主張女人應該要承認自己愛上對方的感情,亦即不必因為男人有主而壓抑自己,要積極讓男人選擇自己,能理解、體恤男人的女人才能吃得開。
 
愛情沒有法則,只有前進一途,島田認為搶別人的男人時要不焦慮、不猶豫,也不後退,不管什麼狀況都不能怪別人,不能怪男人,因為是自己的選擇與決定。兩人在一起時,只做快活舒服的事,不要求百分之百擁有對方,男人當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世界如家庭等,而自己也要有男人不知的一面,才不會迷失自己,不要忘記自己是跟他的妻子借人,不必有罪惡感,但要有感謝之心,不要搶妻子職位,而且要隨時覺悟退潮而準備畢業,那樣才是徹底的真愛、純愛!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法改會倡修例 10歲可控強姦」所引發的一連串思考

合法性交年齡應該跟強姦罪的年齡界限同時下調。既然我們終得承認年齡少至10歲的男孩有能力性交,便不能再否認他們的身體需要和建立親密關係的能力。
3小時前發佈 · · · 分享
Share |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轉貼】台灣30歲熟女辦喜宴嫁給自己 享受一個人的婚禮


台灣30歲熟女辦喜宴嫁給自己 享受一個人的婚禮

時間:2010-10-18 07:37   來源:台灣網

  陳薇伊(右二)將在30歲生日前夕辦一個人的婚禮,誓言永遠愛自己,17日她回小學母校拍婚紗照,小學同學廖依萍(左二)及目前就讀該校的學妹搶著和她合照留念。 來源:台灣《聯合報》


  這場婚禮,自製喜帖、謝卡、杯墊,參加喜宴要包999元新台幣禮金,母親還送她婚戒,祝福她永遠愛自己。來源:台灣《聯合報》
  台灣網10月18日消息 據台灣《聯合報》報道,11月6日,將滿30歲的台灣粉領族陳薇伊,將舉辦“唯一”、也是“一個人的婚禮”,喜帖、喜糖、婚戒、婚紗照一應俱全,唯一差別是沒有新郎。她要和自己的人形立牌結婚,借此宣誓未婚熟女絕非“敗犬”,應永遠愛自己。
  陳薇伊曾當過雜誌記者,後來到英國讀性別研究所,目前任職大洋洲留學代辦公司。和自己“結婚”後,陳薇伊還要一個人到大洋洲度“蜜月”,辭職後去度假打工。
  陳薇伊強調,自己交過好幾個男朋友,既非嫁不掉,也非不婚族,舉辦一個人的婚禮,除了想借此和至親好友短暫告別,更想透過結婚儀式,告訴未婚朋友,愛自己天經地義,“先學會愛自己,才去愛別人”,要先和自己結婚,才和別人結婚。
  陳薇伊說,台灣女性進入30歲後,結婚生子成為週遭親友最關心的話題,但當“敗犬”、“幹物女”成為單身熟女代名詞時,以往被貶為黃臉婆的“人妻”,反成被欣羨的對象。只是婚變、家暴、情殺的新聞攻佔台灣媒體頭條之際,不禁令人懷疑:究竟婚姻是人生必要之惡,還是幸福的真實答案?
  陳薇伊指出,一般人習慣以鮮花、禮物、大餐和至死不渝的承諾表達對別人的愛,卻很少人有勇氣大聲宣告“我愛自己”。為何想到辦一個人的婚禮?陳薇伊解釋,這幾年來,也有人想娶她,但都沒遇到合適對象,才選定滿30歲前夕和自己結婚,即使將來嫁不掉,也會好好愛自己。
  雖是一個人的婚禮,但籌備一點也不馬虎,喜帖、婚紗、禮金、喜餅、喜糖、婚戒、婚禮小物,及伴娘、伴郎、婚禮企畫等,一樣也沒少。陳薇伊選在台北市一家餐廳辦婚禮,只宴客30人,媽媽將以主婚人身份出席。 (台灣網 陳佳慧)

嫁給自己

2010年11月25日蘋果日報
將滿30歲的陳薇伊,為自己舉辦「一個人的婚禮」。她的婚禮喜帖、婚戒、婚紗照一應俱全,唯一差別是沒有新郎,而是和自己的人形立牌結婚,她宣誓未婚熟女絕非敗犬,應永遠愛自己。

這使我想起已故的老大姊曹又芳,生前便辦告別式,把諸親好友找去,當時我雖受邀而去,但內心多少有些不以為然,人還沒死,搞個告別式,搞不好還真把死神召來,未免太觸霉頭。 

30歲前多睡幾個男人

如今年紀更長,才發現老大姊果然智慧高人一等,豁達大度又非我這凡夫俗女所及。辦告別式乃在回顧自己一生,也與諸親好友做個正式的道別。滿載諸親好友的祝福,走在黃泉路上也洋溢幸福。唯有敢面對死神,才是豁達。果然她去世的很突然,所幸她早有先見之明,我在她去世時才真正體會她的用心,更觀照到自己的想法仍十分陳腐。

如今年輕的陳薇伊更有創意,她借著一個人的婚禮宣誓「愛自己天經地義」「先學會愛自己,才去愛別人。」很少女人有她這樣的體會,女人很少問自己為何要結婚?在婚變、家暴等社會新聞層出不窮之際,不少女人只為「女大當嫁」而匆匆走入婚姻。女人以敗犬自喻,其實是自我作賤。30歲是女人該好好立定志向之時,我常勸年輕女人,30歲前多睡幾個男人,解決生理問題,知道男人是什麼東西後,就不會對男人有不實的憧憬。

30歲後要努力自己的志業,培養閱讀習慣,培養嗜好,廣結善緣,關懷社會,如遇有緣人不結婚同居也可。千萬別把感情寄託在男人身上,即便結婚,依然要保有獨立性,好好愛自己,才能愛人。在感情的領域中千萬別搞獨佔,到頭來終將是一場空,不管是對配偶或子女。 



Share |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宗教右派》新書討論會——「道德薇金菊」擠壓中的情/性空間@九龍城書節


dirty press x香港基督徒學會 

過去十數年,一股以宗教右派為首的保守勢力不斷強力干預香港事務,尤其對涉及性的事件和議題窮追猛打,不遺餘力。原來宗教右派有著性潔癖的傾向,一直視「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以外的情/性關係為不道德的,且對性小眾極盡污名化之能事。今次分享,算是在宗教右派污名化大洪流中,既讓情/性朋友說說自身清白,也說說他者——宗教右派。

日期:28/11/2010(日)

時間:18:00-19:45

講者:

曹文傑(人稱小曹,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候選人,女同學社執行幹事)

梁偉怡(現任教於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香港非正規教育研究中心執委及香港性學會性教育總監)

梁詠恩(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




Share |

【CLEAN PRESS登場】

【 CLEAN PRESS 登場】 ▋源起 「立足邊緣,擁抱污名。」, dirty press ( dp )一直透過出版性 / 別及其他小眾議題書籍,以建立多元公民社會,跌跌撞撞,一路走來,同行者也漸漸多起來,且凝聚了一些受眾群。 不過,一直以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