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1的博文

【座談會】「違規」家庭——多元成家的想像與實踐

图片
. 「違規」家庭——多元成家的想像與實踐


dirty press香港基督徒學會女同學社華人拉拉聯盟 合辦
性神研究小組‧衆樂教會 協辦

在香港及教會的處境中,一夫一妻婚姻制被視為唯一合法及神聖的制度,在此異性戀婚姻中心的思維下,同性戀、單身、好友等同居關係卻受到污名化,均被摒除於制度之外,受盡白眼之餘,更得不著權益的保障。
在婚姻家庭以外,社會及教會應該還有其他多元家庭的想像和實踐可能性,可讓我們重新思考「家」是什麼。「家」可不可以不只是一個建築的物理空間,而是彼此心靈的落腳處?「家」的定義可不可以不是建基於婚姻和血緣的基礎,而是心靈的距離……如此思考下去,其實,「家」的定義還有很多可能性。
分享: §歐陽文風牧師 (《你的弟兄姊妹在哪裡?》作者,美國大都會教會〔The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牧者,著有《神愛同志》、《同志愛神》等書) § Raindy女士
(輔導員) §梁詠恩小姐(Joanne Leung) (華人拉拉聯盟代表)
主持/評論: §曹文傑先生 (人稱小曹,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候選人,女同學社執行幹事)

日期:2012年1月7日(六)
時間:下午3-5
地點:香港基督徒學會 
          香港九龍旺角道 11 號藝旺商業大廈 10/F
費用全免,報名請以『違規家庭』為主題,把姓名及聯絡電話,電郵至info@hkci.org.hk。
查詢: 香港基督徒學會:2398 1699(

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

图片
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 作者: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聯合策劃主編出版社:女書文化出版日期:2011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ISBN:9789578233874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寫我想寫的/小丁

图片
寫我想寫的

T 送我黃碧雲《末日酒店》台灣版,這相信是黃碧雲的書目中最精美的一本吧。我強調是台灣版,因為我拿給黃碧雲答名時,她問我在哪裡買,我只好說是 T 送的,原來 T 是在台灣買的!(謝謝 T)

二月前,作家黃碧雲被龔老師邀請來為我們講費明尼哥(Fiamingo)的舞蹈音樂,(以下是筆錄她說的話,可能和她實際說的有所出入,希望我沒有寫錯啦。),她說:學了費明尼哥舞蹈後,最明顯的改變是,滅少自己對自己身體存著的羞恥感。

男同學問:那種羞恥感是甚麼?

她說:你不是女人,你不會明白的。

我笑鳥。

她舉例說:她之前曾在一個演出中脫去上身衫及胸圍,但觀眾及劇評大都集中去注意她脫衣的情節上,但這根本不是重點。這就是我所講的身體為我帶來的羞恥感,或者是一種難為情吧,只是單純地去展示身體已經引來這些不便。

又試過有讀者問我,平常是不是不戴胸圍的。我之後深深感受到,原來我的身體就是會為我帶來這種羞恥感。

我學習了費明尼哥舞蹈十幾年後的今天,才開始減低這種羞恥的感覺,不過那種羞恥感還沒有完全消除,因為這個女性肉身本身便為我帶來這羞恥感,雖然我已經盡旺不把自己當作是男或女,我希望自己是中性的,沒有性別之分。


她說她寫作了十多年,現在寫的文字已經越來越接近自己想寫的東西,她很開心。不過她覺得香港太嘈了,那種嘈吵不是一般的高聲浪的嘈吵,而那一種會讓她困擾的嘈吵,所以她現在都留在西班牙 Savera 裡長住及寫作。

同學問:你為甚麼要學費明尼哥舞蹈呢?

她說:喜歡費明尼哥舞蹈是在三十歲前後,那時很嚮往費明尼哥裡的那種世界,先在香港跟老師學習過,之後更遠赴西班牙學習,但學習了之後便沒有之前那麼喜歡,因為了解到那個世界不是原來想像般美好。

沒錯,若果只是學習費明尼哥舞蹈的話,跟日本導師學習到的,可能比起跟隨吉卜賽血統的舞蹈明星還來得清楚易明,但那都只能學習到表面的舞蹈技巧,因為真正 的費明尼哥對於吉卜賽人或西班牙人來說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種舞蹈。在西班牙,到了下班時間,你會看到那些下班的男女拿著手袋便隨意在街上舞動起來, 大家都不計較技巧,只是順著音樂去舞動。

大多真正的費明尼哥舞蹈導師只會教你數拍子,舞步他們會跳給你看,但往往叮囑你,不要學他/她們的,因為他/她們的蹈步未必適合你,而你要想出屬於自己的舞步。而如何想出屬於自己的舞步呢,就是要適應自己的身體,從中尋找出屬於自己的節奏和步伐…

我為什麼貼自己的裸照 —— CNN專訪埃及裸照女Aliaa Elmahdy

图片
本文转载自 译言网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