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星期四

【座談會】「違規」家庭——多元成家的想像與實踐


.
「違規」家庭——多元成家的想像與實踐



dirty press香港基督徒學會女同學社華人拉拉聯盟
合辦

性神研究小組衆樂教會
協辦


在香港及教會的處境中,一夫一妻婚姻制被視為唯一合法及神聖的制度,在此異性戀婚姻中心的思維下,同性戀、單身、好友等同居關係卻受到污名化,均被摒除於制度之外,受盡白眼之餘,更得不著權益的保障。

在婚姻家庭以外,社會及教會應該還有其他多元家庭的想像和實踐可能性,可讓我們重新思考「家」是什麼。「家」可不可以不只是一個建築的物理空間,而是彼此心靈的落腳處?「家」的定義可不可以不是建基於婚姻和血緣的基礎,而是心靈的距離……如此思考下去,其實,「家」的定義還有很多可能性。

分享:
§ 歐陽文風牧師
(《你的弟兄姊妹在哪裡?》作者,美國大都會教會〔The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牧者,著有《神愛同志》、《同志愛神》等書)
§ Raindy女士
(輔導員)
§ 梁詠恩小姐Joanne Leung
(華人拉拉聯盟代表)

主持/評論:
§ 曹文傑先生
(人稱小曹,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候選人,女同學社執行幹事)


日期:201217日(六)
時間:下午3-5
地點:香港基督徒學會 
          香港九龍旺角道 11 號藝旺商業大廈 10/F

費用全免,報名請以『違規家庭』為主題,把姓名及聯絡電話,電郵至info@hkci.org.hk。
 
查詢:
香港基督徒學會:2398 1699Davy       dirty press9622 8116


延伸閱讀:
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聯合策劃主編,《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台北:女書文化,201112月)。

*上文設計圖片出自《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封面。


Share |

2011年12月26日星期一

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


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

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

內容簡介

  
什麼是家庭,怎樣才算一個家?
  一紙結婚證書、互訂終身儀式、買間房子,還是生兒育女?
  兩人一貓,還是跟比家人更親密的好友們同住一起?

  在「結婚=成家」的社會裡,不只父母會送房子給結婚子女,政府住宅政策也獨惠異性戀婚姻家庭。
  文化和體制雙面夾殺,想成家的同志伴侶、單身者、好友、手足,只能靠自己的雙手打造家園夢。
  活生生的故事發生在每一個角落,但卻從來不被正視,從來不被討論。
  彷彿只有透過婚姻關係所組成的家庭,才配稱之為「家庭」,才是所謂的「正常」家庭。
  然而我們都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不受法律保障的非婚家庭,就像某種違章建築,因應著一個個真實的生命情境與生活需要而存在,但時時可能被拆除……這些不被法律保護的家庭組合,累積了什 麼樣的故事?展現了何種現行法律照看不到的甜蜜或辛酸?我們將本書命名為《我的違章家庭》,希望能讓眾多被忽視的非婚家庭,拿回『家』的定義權,書寫自己 的歷史。

作者簡介

婦女新知基金會
  1982年一群勇敢的女人打破沉默,創辦台灣第一個女性主義雜誌社「婦女新知雜誌社」,並於1987年解嚴後,立案為「財團法人婦女新知基金會」。希望透過議題倡議、教育推廣、遊說立法……等實踐,逐步改造社會體制和性別文化。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由婦女新知基金會、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同光教會等團體及許多熱血公民共同組成,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則於201110月新加入行列。

名人推薦

張娟芬〈睡朋友〉:
  成家的重點或許不在於把什麼人搜刮到一個房子裡面來勒令對看直到天荒地老,而在於,找一個安頓自己的方式,並且留下與人互動的餘地,可以內嵌,也可以外掛。

紀大偉〈家是心之所在〉:
  或許我們不得不承認,婚姻只是成家的方式之一,對異性戀同性戀都一樣。它不該有不可挑戰的神聖性,不該壟斷我們對於人生的想像。

陳雪〈寶蓋頭底下〉:
  以前學中文字,老師說「家」是寶蓋頭底下一隻豬。……家啊是什麼,成家為何物,要有什麼才能組成一個家?一隻豬是絕對不夠的。


Share |

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

寫我想寫的/小丁

寫我想寫的



T 送我黃碧雲《末日酒店》台灣版,這相信是黃碧雲的書目中最精美的一本吧。我強調是台灣版,因為我拿給黃碧雲答名時,她問我在哪裡買,我只好說是 T 送的,原來 T 是在台灣買的!(謝謝 T)

二月前,作家黃碧雲被龔老師邀請來為我們講費明尼哥(Fiamingo)的舞蹈音樂,(以下是筆錄她說的話,可能和她實際說的有所出入,希望我沒有寫錯啦。),她說:學了費明尼哥舞蹈後,最明顯的改變是,滅少自己對自己身體存著的羞恥感。

男同學問:那種羞恥感是甚麼?

她說:你不是女人,你不會明白的。

我笑鳥。

她舉例說:她之前曾在一個演出中脫去上身衫及胸圍,但觀眾及劇評大都集中去注意她脫衣的情節上,但這根本不是重點。這就是我所講的身體為我帶來的羞恥感,或者是一種難為情吧,只是單純地去展示身體已經引來這些不便。

又試過有讀者問我,平常是不是不戴胸圍的。我之後深深感受到,原來我的身體就是會為我帶來這種羞恥感。

我學習了費明尼哥舞蹈十幾年後的今天,才開始減低這種羞恥的感覺,不過那種羞恥感還沒有完全消除,因為這個女性肉身本身便為我帶來這羞恥感,雖然我已經盡旺不把自己當作是男或女,我希望自己是中性的,沒有性別之分。


她說她寫作了十多年,現在寫的文字已經越來越接近自己想寫的東西,她很開心。不過她覺得香港太嘈了,那種嘈吵不是一般的高聲浪的嘈吵,而那一種會讓她困擾的嘈吵,所以她現在都留在西班牙 Savera 裡長住及寫作。

同學問:你為甚麼要學費明尼哥舞蹈呢?

她說:喜歡費明尼哥舞蹈是在三十歲前後,那時很嚮往費明尼哥裡的那種世界,先在香港跟老師學習過,之後更遠赴西班牙學習,但學習了之後便沒有之前那麼喜歡,因為了解到那個世界不是原來想像般美好。

沒錯,若果只是學習費明尼哥舞蹈的話,跟日本導師學習到的,可能比起跟隨吉卜賽血統的舞蹈明星還來得清楚易明,但那都只能學習到表面的舞蹈技巧,因為真正 的費明尼哥對於吉卜賽人或西班牙人來說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種舞蹈。在西班牙,到了下班時間,你會看到那些下班的男女拿著手袋便隨意在街上舞動起來, 大家都不計較技巧,只是順著音樂去舞動。

大多真正的費明尼哥舞蹈導師只會教你數拍子,舞步他們會跳給你看,但往往叮囑你,不要學他/她們的,因為他/她們的蹈步未必適合你,而你要想出屬於自己的舞步。而如何想出屬於自己的舞步呢,就是要適應自己的身體,從中尋找出屬於自己的節奏和步伐。

當然費明尼哥舞蹈嚴格來講也有所謂的學院派,但對於從幾歲便開始跳著費明尼哥長大的吉卜賽人來說,那是生活的部份,你會發現他們舞動的力量和節拍已經溶在血裡。

不過我了解了真正的吉卜賽人生活後,覺得我其實並不是他們那種人,或者說我也不想成為他們那種人,他們每天就是唱歌跳舞食飯求偶交歡,講得白一點,就是很原始很hae,但那就是他們的生活。所以我現在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熱心去學習費明尼哥了,也只是隨便跳跳便算。


我想,正如喜歡偶像一樣,當偶像成為朋友時,神秘感消失了,對他/她們自然沒有那麼喜歡。所以我沒有和黃碧雲合照,也沒有想要進一步去親近她,就讓她成為我永遠的偶像吧。

很喜歡《末日酒店》裡的插畫,全都出自黃碧雲手筆,第一次知道她是畫畫的,相較起她的文字,我覺得她的畫充滿了少女感,即使是用色深沉的畫,卻總是散發出一股輕盈的動向,像蝴蝶。





Share |

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我為什麼貼自己的裸照 —— CNN專訪埃及裸照女Aliaa Elmahdy

本文转载自 译言网
原文链接

自從一位朋友將她的裸照發到Twitter後,埃及的博主Aliaa Magda Elmahdy 就成了中東地區家喻戶曉的人物,她也在全世界引起了轟動。

最初,這位剛從學校出來的二十歲女孩兒將這張照片上傳到她的博客。照片中,她除了長筒襪和紅皮鞋之外,渾身赤裸。

後來這張照片被上傳到了Twitter,標籤是#nudephotorevolutionary這個推文被點擊了過百萬次。關注Elamhdy的人也從幾百躍升到了一萬四千多。

她的行為被全球各大媒體報導,同時,這也激起了埃及的憤怒。作為一個保守的穆斯林國家,埃及女人大多數都戴著面紗。許多自由派人士擔心Elmahdy的行為會給他們下周的議會選舉前景造成不良影響。

Elmahdy
稱自己是一名無神論者。過去五個月來,她一直和她的男朋友Kareem Amer過著同居生活。Kareem Amer2006年因為批評伊斯蘭教和誹謗前總統穆巴拉克被判了四年監禁,被關在一個高度設防的監獄裡。

Elmahdy在開羅接受了CNN的專訪,講述了她上傳裸照的原因。

CNN:你為什麼要將你的裸照傳到Twitter?為什麼要穿著紅色高跟鞋和黑絲襪呢?

Elmahdy:這張照片在Facebook上被移除之後,我的一位男性朋友問我他可不可以將照片發到Twitter。我說可以啊。我們生 活的這個社會,女人們除了是男人們日常的性交對象,什麼都不是。這些男人對性根本不瞭解,他們也不知道一個女人的重要性。但是,作為這個社會中的一名女 性,我一點都沒感到羞怯。
這張照片展示了我的存在。我認為人體是最好的藝術表現。我通過相機定時自拍了這張照片。強烈的黑紅對比讓我感覺很興奮。

CNN:通過裸照展現的那個身體裡的Elmahdy是誰?

Elmahdy:我喜歡與眾不同。我熱愛生活、藝術、攝影以及通過寫作來表達我的想法。這就是我喜歡學習傳媒的原因。而且我也希望進一步深入電視世界,從而揭露這個世界我們每天忍受的謊言背後的真實。我不認為必須通過婚姻才可以有孩子。這一切都是為了愛情。

CNN:這一事件後,你的穆斯林父母有什麼反應?和你的男朋友未婚同居感覺怎麼樣?

Elmahdy:我最後一次和他們說話是24天前。在照片發佈之後,他們想支持我並和我接近,但是他們指責Kareem操控我。他一直給與 我支持並將他們的短信轉發給我。幾個月前,我父母試圖通過威脅不給我學費來控制我的生活,所以我從開羅的美國大學退學了。在這之前我是一名傳媒專業的學 生。

CNN:新聞界已經給你貼了一個革命者的標籤,但是今年二月十八天的革命期間,你並沒有在解放廣場。你傳那張裸照有沒有夾雜政治因素?

Elmahdy:我從沒有參與政治。五月二十七日我第一次參與了示威遊行。那是因為我覺得有參與進去的必要。我覺得我的決定可能會影響埃及 的未來,所以我拒絕再保持沉默。穆巴拉克國家民主黨的殘餘分子曾試圖將對照片的反應資本化。他們四處散播謠言,但是我出面澄清了我不是四月六日運動的成 員。(四月六日運動是埃及的一個政團,在革命中表現突出。)
令我震驚的是四月六日運動組織發表聲明澄清,Aliaa Magda Elmahdy 不是他們組織的成員以及他們如何不接受無神論者。他們向世界鼓吹的民主和自由在哪裡呢?他們只向公眾灌輸那些服務於他們政治目的的言論。

CNN:你如何看待埃及軍隊在解放廣場對十多個女孩子實施的強制處女檢查?

Elmahdy:我認為這是強姦。軍隊裡實施這項檢查的男人應該被懲罰。他們在未征得女孩子同意的情況下就進行檢查。周圍的女孩子也應該感到羞恥,儘管她們大多數被強制保持沉默。

CNN:在你的性愛革命中,你有沒有進行安全性行為?

Elmahdy:在埃及,大多數人認為性是個私密話題。因為他們的成長環境認為性又壞又髒,學校也從來也不會提到它。對大多數人來說,性只 是男人在沒有任何交流的情況下對女人的使用,孩子不過是這一行為的結果而已。而對我來說,性表達了一種尊敬,一種愛的激情。這種性愛的高潮可以愉悅雙方。
我有進行過安全性行為。但是我不吃避孕藥丸,因為我反對流產。我很高興我在十八歲破處,那個男的大我40歲,但我愛她。 Kareem Amer 是我的第二個男人,也是我一生所愛。我們就是物以類聚。

CNN:你如何看待新埃及的女人?如果現在進行的革命失敗了,你會不會離開這個國家?

Elmahdy:對此我一點都不樂觀,除非爆發一場社會革命。否則,伊斯蘭教中的女人將永遠是家裡被使用的物件。埃及的性別歧視並不真實, 但是我並不會去別的地方,我將會為此戰鬥到底。許多女人戴著面紗只是為了避免在街上走路的時候遭到騷擾。我不喜歡社會男同或女同歸為不正常人群。性趨向不 同不等同于不正常!

CNN:你和 Kareem將來有什麼打算?現在你的聲名狼藉,你有沒有覺得很難處理這個問題?

Elmahdy:我因此弄清楚了誰是我真正的朋友,而且我有深愛我的Kareem。他是一名媒體監督員,我目前正在找一份工作。我可以包容 生活中的各種小事,我也是一名素食主義者我言出必行。為了獲得所有的埃及人每天正在奮鬥和犧牲所追求的真正自由,我願意在許多危險中生活。


延伸閱讀:
Aliaa Magda Elmahdy博客:http://arebelsdiary.blogspot.com/


Share |

不如由玫瑰說起:《漫遊者小王子:玫瑰的解讀》

不如由玫瑰說起:《漫遊者小王子:玫瑰的解讀》 林嘉洋 ( 《漫遊者小王小:玫瑰的解讀》   責任編輯 ) 讀過《小王子》的人,無不認同小王子是浪漫的代表,可是,又有多少人想過,那朵沒有在著作中真實出現過的玫瑰,實在過著怎樣的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