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希望我是同性恋--陈丹青

陳丹青:不、不,我沒有這種能力。但當我知道作者是同性戀,我再看,那些使他們和異性戀藝術家之間極其微妙的差異會顯現。達·芬奇如果不是同性戀,他的畫會和我們現在看到的很不一樣,或者,我不再會像知道實情前那樣去看他。他太精微了。你去聽舒伯特的音樂,有那麼一種情緒很難用詞語去定義譬如恐懼、希冀、疑慮、揣測……異性戀藝術家也表達這類情緒,但是不一樣。
   
你得敏感。同性戀的作品期待無限敏感的心靈
……

我真希望我是同性恋--陈丹青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