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尾河童的「每年換約的契約式婚姻」


【每年換約的契約式婚姻】

聽到我和河童是「契約婚姻」,大部分的人都大吃一驚。

應該是結婚第五年吧,河童提議:「想到今後我們能不能一起生活,不如每年來更新契約如何?」

雖說如此,換約等儀式性的事物一概沒有,只在二月六日結婚紀念日當天確認彼此意向,對對方說「往後一年還請多關照」。因此精確地說應該是「確認式婚姻」。

有一次我的結婚戒指拔不起來,到銀座的珠寶店請人切斷,喀喳一聲,十秒不到就斷了。目睹過程的我和河童相顧而笑:「啊,這樣就切斷了?『婚姻』竟這麼容易斬斷啊。」

原本我就討厭那種婚後理當一輩子廝守的想法,所以對於這提案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若 問為何以一年為期,那是因為五年、十年後會變成怎樣,完全無法預料。能夠掌握的頂多也就一年的時間吧。每年確認一次,是為避免明明已經不想在一起,卻還強 忍在一起,這對自己、對方都是一種不誠實。 若有一方覺得「NO」,那時候清楚表達出來就行了。分手的話確實很難找到時機說出口,每年有這麼一天可以表達自己的意向,精神上會比較輕鬆。我希望不是 「三十年來都在一起,所以今後還是會在一起」的惰性和千篇一律,而是維持著「想分手隨時都可以分手。但因為不想分手,就一起過日子」的關係。河童說這種契 約式婚姻「雖然有種緊張感,卻沒有拘束感」。

【河童的約會報告】

話雖如此,這三十幾年來,這份契約不是毫無動搖過。

要結婚的時候,河童的朋友說:「河童的寡人之疾快痊癒了」,根本是一派胡言。河童婚後仍然很容易墜入情網,依舊喜好女色。

但是他和女人不是那種死纏活纏、偷偷摸摸的陰濕關係,所以還不至於構成嚴重的煩惱。他要和人約會,瞞著我見面就好了,他卻辦不到。說是「因為我不想對妳撒謊」。

譬 如他去約會回來,我說「辛苦了」,他會很慌張地回答:「嗯……,今天啊,我不是因為工作才晚回家,說什麼辛苦了很難為情啦。」還有,我要求他:「沒說一聲 就外宿的話,會擔心是不是發生車禍了,所以要打聲招呼」,他竟然會打電話回來說:「今天要在她家過夜,不要擔心」。怎麼說,該說他「憨直」嗎?每次都讓人 不知說什麼才好。

他喜歡上別人,不但不隱瞞,還會毫不在意地把交往的女性帶回家。甚至還會很天真地報告:「是她介紹的,但這本書很有趣喲」,或是和女朋友去看電影,回來說:「那部電影非常精采,妳也去看看吧」。

唯一還有救的,大概只在於沒說出和對方交往到多深吧。

有一次我對他說:「我可不是你媽喲。如果是媽媽的話,你可以坦白說出『和那麼出色的女人約會,真是太棒了』,但我沒道理分享你一切的喜悅啊。」沒想到他竟露出驚訝的神情:「啊,對喔!」他的反應倒讓我大吃一驚。

總之,他是一個很容易動情的人。當然,不管是誰,只要看到覺得「啊,好棒啊」的人,不免小鹿亂撞,心往那邊去,這是人類感情的自然流露,但他的反應卻有點極端。

我不是一個很愛吃醋的人,所以我覺得婚後才又愛上別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反過來說,結了婚就會一生只愛一個女人,那才奇怪。

因此河童帶著交往中的女性出入家裡,我也不會特別生氣。有朋友說:「妳這樣很奇怪耶。作太太的理當要生氣啊。」但即使氣也只是針對河童,不至於遷怒到對方身上。我會覺得「只不過我碰巧先認識河童、和他結婚,而妳也喜歡河童啊」,而可以和對方喝個茶、聊聊天。

或許因為我原本就沒有已經佔據「妻子寶座」的心理。

但 是,只有一位女性讓我有不同的感觸。她好像完全無意要和他結婚,只想保有情侶關係。因為對方非常聰明,又有品味,我知道他非常迷戀她。兩人交往的時間相當 長,應該有近十年之久。起初我也很自然和她來往,沒想到她卻當著我和朋友的面公然一副自己是「河童情人」的模樣。其實若非如此,我受的傷害也不至於那麼 深……

或問「何不乾脆離婚?」我並不是因為怕離婚難堪,或堅持不肯放手才不離。因為我知道他並不是討厭我才喜歡她。

假如我知道他討厭和我一起生活,無論他是否另有新歡,我一定分手。我所看到、所知道的是他對任何人都誠實不欺,而且和河童一起生活最讓我感動的是,他不會有「因為是夫婦嘛」「因為是丈夫嘛」這種便宜行事的想法。

我並不想仗恃著「妻子寶座」,整天和河童粘在一起,依附他活下去。當然這不代表我想離開他獨自生活。但我認為精神上獨立自主的兩個人能一起生活,是很棒的事情。

【兩個人就是兩個人】

河童常說:「十個人有十種想法,理所當然每人不一樣。不能因為不同就否定,重要的是去承認各自的不同。」所以若有分歧,他會一直和我談到彼此都能理解對方的想法。

我在講話時他不曾說「囉唆!」男女之間原本就有互相無法理解的事,更何況我和他氣質根本不同。他從沒說過「妳是我老婆,就該閉嘴接受」,也決不會忽視我的存在。即使已是深夜、即使得到天亮,一定要得出雙方都能接受的答案,決不逃避問題。

他也經常對孩子說:「若要我了解,就把事情說明清楚。要我百分之百了解或許有些困難,一半左右或許辦得到吧。什麼都不說卻要我了解,不是緣木求魚嗎?」

表達自己想法是共同生活中很重要的事。語言雖無法完全傳達心意,但也有許多事情不說就無法理解。特別是夫妻,婚前擁有各自生活,不是比親子需要更多溝通嗎?

所謂夫妻,只是一男一女偶然成為一對,不可能彼此的人格全然一致。所以我認為夫妻關係,不如當作夥伴關係會來得更協調。

如此一說,感覺不是很像駕船航行的兩個人嗎?和一個人駕船的不同之處,在於不必兩人一直同時作業,可以輪流休息;有時則需合力張帆。但不管如何同心協力,兩個人就是兩個人,在確認此事的同時,仍然乘風破浪勇往直進。

【所謂的家人是什麼?】

我經常被問到:「河童先生一直都是精神奕奕,像個小孩般任性,和他一起生活很累吧?」

他確實比一般人精力旺盛,若想和他作同樣的事、和他有同樣的興趣,必定會累垮。他好奇心真的非常旺盛,光在一旁看都要頭昏了。但是我只要一累就自顧自地休息,他也說「妳沒必要配合我,按照妳自己的腳步就可以了」。

在世人眼中看來,也許我們是一對「妙夫妻」。三十年來確實很忙碌,但也因為有他,我從不覺得無聊。

結婚時只有兩歲八個月的女兒真美今年已經四十一歲,兒子太郎也三十三歲了。兩個人都已經離開這個家,各自建立新家庭。只是從孩子還在家時,我們就不是光以血緣關係來面對彼此。

從孩子懂事開始,就有河童舞台設計的徒弟們出入家中,也經常有工作相關人士來訪。這些人對河童而言、對我而言,都和孩子們一樣,是妹尾家重要的家人。

若問我「何謂家人?」我的答案大概是「一起圍著餐桌的那群人」吧。

「所謂的家人就是圍著餐桌的人,一起圍著餐桌的就是家人。」——這個想法一直存在我心中。

一起圍著餐桌的人,有種類似同搭一條船的連帶感,和是否有血緣關係完全無關。能夠互相認可每個人各自的差異,意識到從根柢上來說,對方是「他人」的事實,比較能夠快樂地共同生活。

當然,「夫妻也是他人」正是我們家的想法。

一般聽到「他人」,好像有種冷冰冰的感覺,其實不然。我認為是否能保持不與對方同化,是件重要的事。因此,不僅河童、真美、太郎,今後我也要好好珍惜這群一起圍著餐桌的人,期待和這些家人一起快樂地共享美食。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