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性」可以成為恐嚇威脅的手段?

為何「性」可以成為恐嚇威脅的手段?

  
作者:蔣琬斯(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所博士生)

日前台北市議員抨擊「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出版性教育影片《青春水漾》「竟然有性暗示」,認為其將對學童造成不良影響。從此言論不難看出許多人對於「性」的恐慌與害怕,怕到連國文考題中的白斬雞只不過出現「脫光光」字樣,就大罵變態?!就連近期一讀通過的同性婚姻法案,反對方都以「性解放」的方式來作為恐嚇手段,宣稱只要同性可以結婚就會造成性氾濫,藉此抹黑法案保障多元家庭的美意。難道「性」真的如此禁忌可怕嗎?

回想起過往在學校接受性教育的經驗,的確充滿恐嚇式的教育;一定會搭配一堆長各種性病的爛掉器官圖片教導性病,搭配血肉橫飛的墮胎影片說這是墮胎,還有無數失去貞潔後男友從此射後不理的故事,推崇守貞的重要性;對性充滿負面描述,藉此告訴學生性有多麼可怕啊!一旦接觸了性,不但可能身體爛掉、還會殺害生命,最終自身也因而失去價值再也沒有人要了!如此也建立了「性」成為威嚇工具的基礎。將性形容為洪水猛獸,唯一抵禦洪水猛獸的方式就是「婚前守貞、婚後守約」,因為那是最「高尚」的美德?這也不難想像為何有人看到多元成家法案,會恐慌即將性解放與性氾濫,即使同性婚姻法案並未改變婚姻中的性忠貞關係,卻仍莫名的恐慌;因為同性結婚已經跳脫守貞框架下能掌握的樣態,是未知與無知的恐懼。

當性教育只剩下守貞、守貞、守貞、守貞與守貞,那還可以稱之為「性教育」嗎?並非守貞的價值有何不妥,守貞是性態度、性自主的選擇之一,但不應成為道德框架下的唯一真理,並將其他的選擇都打為妖魔鬼怪,恐嚇絕對不該成為教育的手段。

曾有不少外國性教育相關研究比較「守貞教育」與「積極正面談性」兩種教育方式之下的學生,都顯示「守貞教育」下的學生,得到性疾病與青少女懷孕的比例反而是比較高的,原因是守貞教育下的孩子並不懂得使用保險套等避孕方式,更不懂得該如何去協商性的權力關係。在網路資訊發達的台灣,青少年要接觸到性相關議題與圖像是十分容易的,防堵與避而不談的掩耳盜鈴教學方式更顯可笑,教導孩子如何正面談性,肯認自己的身體,瞭解性的權力關係與協商對話,以及安全性行為的重要,更重要的是尊重他人的價值選擇,才是教師與家長面對性教育應有的態度。


《即時論壇》徵稿
 

Share |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