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只因情況越來越嚴重>>游靜談性焦慮


游靜談性焦慮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7-03-14]
放大圖片
文:洪永起 圖:洪永起、資料圖片
去年港台節目《鏗鏘集》的其中一集「同志.戀人」,在播出大半年後掀起波瀾,被廣管局指內容不完整、鼓吹同性戀等。
上月千名青少年集體宣誓,立約共同堅守婚前性貞潔。
記者透過報紙閱讀這段新聞,無法感受到那股莊嚴神聖的約誓,只是思考,「婚前性行為」、「性放縱」這些我們輕易使用的名詞,背後標示著甚麼?還有離婚率持續高漲、家庭暴力問題未見解決、同居不結婚、同性戀等,傳統中國觀念中的家庭,正在瓦解。
「可能是對家庭模式瓦解的焦慮。」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游靜如是說,於是便有人走出來維護家庭,打壓可能「危及」傳統家庭的人士,包括性小眾人士。
同性戀可否被鼓吹?記者找來一向積極參與性別議題討論的藝術工作者游靜,嘗試梳理出性議題在近年越見激烈的脈絡。
出生於1966年的游靜,16歲開始寫專欄,她告訴記者,上世紀80年代的報紙專欄上,她看見不少女性作家開始在思考性別議題。
「我的專欄在這裡,下面是黃碧雲的專欄,旁邊的是文潔華。」同一張報紙上,打開,這批同樣年輕的女作家,同樣思考著關於性別、女性角色,還有性的議題。
80年代末加入藝術中心電影部,與現時電影資料館研究主任黃愛玲拍檔,林奕華找上門來,商量合作舉辦「同志影展」。兩年後游靜赴美國紐約唸電影,留在彼邦10年,一方面從事她的藝術創作,另一方面亦繼續思考香港的文化身份。
自身的文化身份
「香港回歸之後,整體有一種焦慮,大家都在思考香港的文化身份是甚麼。」香港的獨特位置,使本地的文化能夠同時觀看、吸收來自內地及台灣的文化資訊,在文化上,是一個壓抑較少的地方。
「西西、也斯那一代人做了很多工作,將外國的資訊匯聚一起,於是我們看到《中國學生周報》等。」受到上一代的影響,游靜這一代,在吸收外國資訊的同時,也在思考自己的社會。
「回顧十多年前,整個社會的氣氛是,有一批年輕朋友對性傾向、性別議題有興趣,便都去做這方面的討論,但社會上的打壓並不嚴重,這是很有趣的。」游靜說。
留在紐約的日子,她看到外國不少關於性別的討論,那段日子她也沒有停過在香港的報紙寫專欄,於是有關性別議題的討論,仍不時可以在她的作品中出現。還有隔兩三年便會回香港一次,游靜亦不時被邀出席講座,婦女團體、同志團體,還有大學、藝術中心等。
1997年,她拿著香港藝術發展局的撥款,拍攝關於香港人回流的紀錄片《另起爐灶之耳仔痛》,當中有一部分是描述已離開香港的女同志,面臨回不回港的矛盾,那種矛盾不但是生活上的考慮,還有身份上的考慮。
焦慮,在一個特定的歷史時刻,顯得特別明顯。
媽媽是壓力承受者
「當時任藝術發展局主席的陳嘉上看了影片,私下跟我說,香港需要一些關於女性的電影。」游靜說,學電影出身的她,開始構思自己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一部以女性為主導的香港電影,於是成就香港第一部處理女同志的電影。
「1999年我回到香港,參與很多活動,思考很多問題,對於『香港身份』有很多的感覺。」當時的「23條」問題、學術自由空間,還有貧富懸殊的問題亦越來越嚴重。
「很多人認為,貧富懸殊是一個民生問題,與性別無關,但對我來說,與性別問題是息息相關的。當某個階層越無法糊口,那個階層的女性,便越無法生存。」她補充:「當一個社會的民生問題越嚴重,性別問題就越嚴重。」
當基本的生活也成為一種焦慮,承受這種焦慮的後果,往往是女性。「女性會承受整個家庭的壓力,丈夫會對太太更加差、子女與媽媽的關係亦會變差。家庭中的女性,放工回來還要煮飯湊仔,家庭的壓力不是落在爸爸,而是媽媽身上。」
於是,她強調,當自己考慮性別問題,不可能不思考民生問題。壓力,往往被轉移到弱勢社群身上,女性往往在家庭中處於弱勢,於是便只得承受來自家庭其他人的壓力。
找一個代罪羔羊
「作為一個發展社會,為甚麼越來越多這些問題浮上水面?性傾向問題、性別議題,我不覺得香港有條貧窮線,便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看社會文化不是這麼簡單的。」
將情況擴大至整個社會,當社會上面臨焦慮時,壓力便會被轉移至弱勢社群身上。性別之間的權力不平衡,造就性別問題;性小眾亦同樣會因為性傾向問題,而受到打壓。
「其實殖民管治時代沒有這些問題嗎?同樣有,只是沒有現在那麼『visible』(明顯)。」有趣的,是昔日一切都沒有浮上水面。
「近年來在經濟上受到壓迫,於是為了平衡自己的心理壓力,或是維護自己的既有權力,便會找一些代罪羔羊來打壓。」
這邊有打壓,另一邊也激發起更多人對性議題的關注,宗教團體亦同樣關注,「如胡露茜的香港基督徒學會,亦會反思部分宗教人士對性別、對性的打壓問題。」
「很驚訝的是,我16歲開始寫專欄,但近來會有編輯打來說某個話題很敏感,可不可以換另一個話題。這其實是報紙的自我審查,編輯怕會有投訴,於是便先行自我審查,但這種審查本身便是模稜兩可的,可能我最激的一篇文章沒有事,最溫吞的一篇,偏偏會發生問題。香港現在,正處於一種『寒蟬效應』下。」


Share |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