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人間異語:上床以後還是朋友


人間異語:上床以後還是朋友

2010年11月03日蘋果日報
放大圖片
復宇 單身熟男

Q:為什麼有女友,還要找床伴?A:以前我非常貪圖聲色犬馬的快感,也有過性冒險,那時有收集癖,總會找護士、人妻跟想被包養的對象做愛,滿足幻想。

後來我有段一對一的關係,女友非常優秀,但有重度憂鬱症,我很愛她,承接她一切,那時我幾乎為她而活,但她對我是很大壓力,因我的才智跟聰明遠遠落後於她,我不覺得自己有哪一點好,具體表現就是:我對她的身體一點慾望都沒有。後來我們分手,痛苦跟撕裂很巨大,讓我思考我的感情跟性是否還有其他可能。現在我的女友是我以前的砲友,我們都有一些感情經驗,也很誠實面對自己,希望以後關係開放。
對我來說,身體的需求跟情感的需求是脫鉤的,有時,你覺得動情,其實那只是交感與副交感神經的作用,你興奮不是因這個人,而只是這氣氛,或她的叫床聲像A片,或只是聞到女孩頭髮的氣味。
Q:都怎麼找床伴?
A:上網,而且希望有一定的情感基礎跟互相了解,才能當我的砲友。雖說主要是為了性,我還是要找在外表跟想法上,能觸動我的。
像我們聊的過程會談彼此喜歡怎樣被對待的方式,我擅長什麼,可以做到哪,喜歡的姿勢,對方的底限又在哪,喜歡粗暴還是輕柔。除了自己爽,對方舒服我也會很開心,性就是爽,沒那麼多意義。不過還是要熟悉對方身體較能滿足,所以通常第一次都不能滿分,第二次就會好很多。 


關係中斷像被拋棄

Q:上完床,還能當朋友嗎?
A:我一直希望能如此,但截至目前除了跟成熟的女性朋友Ting維持很好的友誼外,其他都消失了。像我最近跟一個床伴好好的,突然被告知關係中斷,我好難過,感覺被拋棄。
我覺得受傷不是懷疑跟她做愛,而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單方面決定,不給我一個說法。我覺得沒上床也沒關係,還是想跟對方做朋友,但她們最後都因我們曾有性關係,覺得罪惡感或感覺不好,想結束關係。我感覺友情被踐踏了。像我也會跟她談她男友的事,而且妙在我們可以在抽插過程聊,我跟她建議後,他們關係也有變好。
Q:為什麼跟朋友Ting能繼續當朋友,跟其他人卻不行?
A:坦誠非常重要。像我對Ting一直很坦誠,後來她喜歡上我,我也試著讓她知道我們其實不適合交往,當朋友比較好。後來我交女友,剛開始也擔心告訴她,怕她會難過。不過這過程,我一直在旁邊,情緒上支持她。也許是這樣,我成為她很重要朋友,還常問她「最近有沒有吃到好吃的?」
我跟另外一個朋友的關係就不是如此善終了。她帶我去上瑜伽、成長課,我知道她很喜歡我,有次載她回家,就跟她上床了。當她後來得知我還有其他砲友,很生氣地跟我們共同的朋友批評我,讓我很難做人。其實她也有男友,我很不解為什麼她能在道德制高點上指摘我?後來我告訴自己,以後小心點,有些事不能做,就是欺騙。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文章轉貼自: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932718/IssueID/20101103

 Share |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