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穎︱安祖蓮娜的平胸與隆胸


陳穎︱安祖蓮娜的平胸與隆


其實繼續討論安祖蓮娜對波多沒有意義,香港的討論已完全演變成中西醫之爭、中西生死觀之不同、美國醫學行銷之弊、切左又填返是變相隆胸根本冇損失,blablabla

不過既然我一開始抽了女性主義的水,就姑且抽到底。稱讚祖莉者有兩批,一是訴諸大愛,指她的決定全是為了家人;二是訴諸女性主義,指她「放棄」象徵「女人味」的胸脯超脫了性感女星的傳統定義很是勇敢。

由於在香港講「大愛」是很膠的,於是大家集中火力攻擊第二點。當大家發現其實她不是真的切除乳房還順便隆了胸,就有人跳出來指她又不是平胸,還不是要靠對波?還不是順應了主流對女性胸脯的期待?談什麼顛覆與挑戰?

好吧,我想指出的是,女性的胸脯盛載著男性的慾望,主流文化一向如此塑造。但不代表為了要顛覆如此刻板印象,女性就不可以擁有/抱自己的胸脯。真正的超脫,是我大胸呀吹咩,不逃避被凝視(成為別人的慾望對象),同時也不以此取悅自己以外的他人。

祖莉公開自己的「切胸」心得,當然可以被解讀為配合醫學行銷,用防癌做藉口,可一次包辦切及填的全套手術,簡直是門最好的生意;但換個角度,這其實也是一篇隆胸的告白。而我想提醒的是,男權對女性身體的制裁不只是要求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更要求一切都是出於「天然」。要求祖莉平胸,其實並沒有擺脫這種男權的「戀天然癖」。女性主義講的其實從來都是後天建構多於天生如此的問題。

我隆胸,吹咩




Share |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