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靜︱創造身體的神學

游靜︱創造身體的神學



聖奧紐菲斯,我來到土耳其,在這十一世紀的山洞基督教教堂內,遇上祢。

 跟祢身旁穿著整齊的聖湯馬士與聖巴修不一樣,祢幾乎全裸,只在下體前圍一塊檔布。長長白白的鬍子,圓潤的雙乳,修長的雙腿。雖然祢大半生隱居荒漠,但在這土地上的人民,兩千年來一直傳說,祢原是貴族的女兒,由於美色不可方日,招來了各式最有權有勢的人來求親。祢的父母要把祢嫁給最富貴的。就在婚嫁前,祢向神的禱告應驗了;祢長出了鬍子,把準新郎嚇跑。從此祢不男不女亦男亦女。祢把女子的服飾燒掉,以毛髮蔽體,接待找上門來、向祢求助的年輕男子慕道者。他充滿困惑,信守貞潔,祢就恢復女兒身,讓他透過經歷性欲的快慰,學習謙卑與救贖。翌日年青人羞愧得終日靜坐,祈求神的寬恕。這一夜,祢把他變成女子。年輕人以為他被懲罰了。但祢和顏善目提醒他,神已把他憂傷的源頭除去。臨走前祢說:「我還有最後一件要讓你看的神蹟。」祢牽起鬍子,展示漂亮雄渾的雙乳。「你都明白了嗎?」祢說。

性自古是多少生理男焦慮與緊張的主源。女性受壓迫因為她象徵性,提醒男性性的要求與壓力。酷兒受壓迫因為我們象徵性的多元與歡愉,挑戰單偶核心家庭對性的壟斷,拆解性與生育的被捆綁,於是也鬆動生理男作為壟斷生育即社會最高權力的迷思。奧紐菲斯,祢身為曾經在當地家傳戶曉的跨性別、間性聖者,成為世世代代反抗權貴與婚姻,挑戰宗教禁欲、男尊女卑價值觀的典範,教導我們憂傷並非來自性,而是來自不能正視自身的性。學習謙卑與救贖,從學習自己的身體與自己的性開始。如果當男帶來不快,何妨當女?更何況在男與女之間,還有千萬種在演化中的性別,正如祢酷似觀音一般的雌雄同體。祢向我們揭示,神的話語超越聖經,因為道成肉身,我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是靈性與喜樂的龐大泉源。每一個獨特的身體都是神蹟。無懼主流成功神學對大部份人的否定,不斷出櫃成各種不雅、弱勢者,因為只有接近不雅與弱勢,才能接近神。基督不但住在我們中間,也住在我們裡面。酷兒,就是一個尋求自身道德的位置。

與你我同行的奧紐菲斯身體變化萬千,酷兒神學提醒我們神學的多元與無盡。謙卑不同自卑自恨;來自同一教義源頭,與新教信奉同一位神的東正教(Eastern Orthodox Church)、猶太教與伊斯蘭皆不認為人有「原罪」且不能洗滌。重新經歷無疚無羞,回到身體的喜悅,享受性的多元與無盡,學習酷兒勇敢的不斷創造與批判的詰問,好讓神學這龐大的精神及思想資源,回到我們中間。


 (此為《本土酷兒神學初探》一書作序,即將由香港基督徒學會出版。)




Share |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