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男人不是好東西系列:港女狂賀嘲笑之『毒男烈傳!』 (文:陳大文)




第 1017 期壹周刊 報道



杯麵男的攝影工具齊備,且因柔光罩大如杯麵,故被其他網民冠以杯麵男稱呼,他不會放過 o靚模出席的所有場合,就算街頭小活動也例必到場。

新聞耳目

香 港 毒 男 烈 傳

2009年09月03日

七月至八月的各種展覽會,除了帶出 o靚模熱潮外,也令一大班日以繼夜追拍 o靚模的「龍友」曝光。

這班人被網民冠以「毒男」的稱謂,原因是他們缺乏社交能力,沒有女朋友,平日孤獨地生活,唯一興趣就是以拍照為藉口,可以近距離接觸 o靚模或其他少女。

毒男界別中也五花八門,有專愛「攝位」和追拍 o靚模的「杯麵男」,也有身為教育署高官,化身毒男拍攝少女性感相。

更多的毒男,卻是怕羞自卑,沉迷不同的 o靚模,把所有的時間,也花在追拍 o靚模身上。

本刊一一追訪這些毒男的故事,也由他們自我剖白毒男的心態。

連續兩個月的書展、動漫節及電腦展,掀起一陣 o靚模熱潮,造就這股熱潮的,正是一大班「龍友」(攝影迷)。他們出席大小場合追拍 o靚模,而不修邊幅及滿臉暗瘡的造型,更叫其他人避之則吉。

這班龍友,被網民泛稱為毒男(由日語「獨男」演變而成,意即缺乏異性緣的孤獨男性,而他們又多是御宅族及動漫電玩迷)。毒男追拍 o靚模最大的樂趣,就是把照片放上網互相比併,「低炒」、「高空拍攝」、「透視」等種種拍攝手法,目的就是要影得 o靚模走光畫面,然後一眾毒男在網上分享,互相恭維,又或者爆粗互踩對方技術。

近期紅爆的毒男「杯麵男」,就是因 o靚模作品多,加上現場爭位拍攝時又相當出位,屢屢因為「攝位」問題和其他毒男甚至保安員發生衝突,故「杯麵男」在毒男界已成為公敵,更成為其他毒男反拍攝和放上網展示對象。



由於杯麵男太過喜歡攝位,因而得罪其他毒男,其醜態更經常被人拍下,然後放上網被人圍攻。



身穿藍色衫的杯麵男,其手持的杯麵形攝影設備,再加上最愛攝位的作風,在毒男堆中算是最出位一個。

杯麵罩威震四方

今年廿九歲,短髮、凸眼及哨牙的「杯麵男」,除了是一個網上討論區攝影版的版主外,他更活躍各大小網上討論區的攝影版。由於他愛用的閃光燈柔光罩,形狀恍似一碗杯麵形狀,故被人冠以「杯麵男」綽號。而每當他出席各大小影相活動,經常站得最高衝得最前,他的杯麵柔光罩也無處不在,其他毒男因而經常攻擊他「阻住個鏡頭」。

上週日下午,杯麵男出現在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區,他正忙於和其他毒男爭位拍攝宣傳產品的 o靚模,「喂喂喂, Connie,唔該望呢邊呀,唔該呀……」眼矇矇及哨牙的杯麵男,汗水直流地頻呼 o靚模的名字,當 o靚模轉頭望過來,他即狂按相機快門,跳高趴低連環拍了十多二十張相片。

當記者拍一拍他的膊頭,他才不耐煩地回過頭來,初時不肯回應記者的訪問,且不時左顧右盼,直至問他為何被人冠以杯麵男稱呼時,他才憤怒地說:「班人唔識嘢嘅,呢個柔光罩係專業勁嘢,只不過似杯麵形狀,因可以將光射得遠啲,闊啲……有啲網友講得仲賤,話呢隻係飛機杯,話我影完相就攞嚟打飛機喎……」

認識過百 o靚模

「杯麵男」不肯透露真實名字外,也不肯談及自己的工作,只說以前從事服務性行業,現在是返通宵更工作,日間則出來拍照。他說由於工作關係,很少接觸異性,故從未試過拍拖,「我個人係好悶,放工返屋企就係訓覺,又唔愛運動,只係鍾意星期六日去影相。唯一接觸女性機會,就係同 o靚模喺網上 msn,佢地會以 msn公布行踪,咁我地班毒男就可以跟住去影相。」

雖然未有拍過拖,但「杯麵男」一點不覺寂寞,他說自己經常有靚女「昅」之餘,還自誇同過百 o靚模有 msn聯絡,可以第一時間同她們保持聯絡,更有機會將部分照片免費送回給 o靚模,這份榮譽,已叫其他毒男羨慕不已,他更懷疑這是導致自己被其他人針對的原因。

當問及今年五月,他在銅鑼灣街頭追拍阿 Sa出席派發電影海報時,他與保安員衝突的事件,並因此成為報紙新聞,他又再雙眼一瞪及勞氣地說:「我想影靚相嗟,但係保安人員成日阻住晒,呢單新聞仲俾其他人嚟攻擊我,又話我影相非禮 o靚模,我見過仲多龍友搭住 model膊頭影相啦,咁又點計先。」

說罷他即衝回人群,你推我撞地和其他人繼續爭奪最佳拍攝位置,互罵的聲音也此起彼落。



剛完結的電腦展,杯麵男當然不會錯過。



直認自己是毒男的杯麵男,覺自己最成功處是能與過百 o靚模保持 MSN聯絡,隨時知道她們的行踪。

教署高官扮毒男

毒男除了追拍 o靚模外,也喜歡以免費拍攝「沙龍相」為藉口,在網上相約一些少女出來拍照,在網上討論區的攝影版內,就有不少少女發 o靚模夢並貪圖免費拍照,而願意做毒男的私影 model。

記者在網上聯絡上十五歲的阿欣,她坦言當了兩年免費私影 model,為的是想留下各種美麗倩影,而她現時的男朋友,也是約她私影而認識。阿欣不諱言大部分毒男都很單純,只是想借機親近女孩子,但也有人存心不良扮毒男,以拍照為名找機會「抽水」,其中毒男阿 Ben便臭名遠播,很多私影少女都已避之則吉。

在阿欣轉介下,假扮私影少女的記者聯絡上阿 Ben,他在 msn說話中已很大膽露骨,他說之前有不少私影 model上他的小西灣住所單位拍攝性感照,當中有些更是未成年少女。而他其後更傳來許多照片給記者作參考,當中多是不同的少女相,個個都穿了迷你裙和吊帶背心,拍照時還擺出很多誘人動作等。

「你有無性經驗 o架,如果無性經驗,擺 pose時會好生硬……」阿 Ben不斷追問記者的性經驗,但當記者表示從沒性經驗後,他竟說:「嘩!好耐未試過拍處女,影完相後,你可唔可以陪下我……」



身為教育署高官的阿 Ben,在 msn內經常邀約不同少女出來影性感照片。



平日阿 Ben搖身一變,穿著整齊地回北角的教署秘書處上班,他的工作是編訂中學教材。

編訂中學教材

上週六,年約三十多歲的阿 Ben,相約記者在他的小西灣住所樓下見面,當他邀記者回住所拍照,記者借故不肯時,他即面露不悅說:「超!網上大把 o靚妹唔收錢都影,我肯同你免費影,你執到啦,你唔係想收我錢呱?」

大家不歡而散後,記者暗中跟蹤,初以為阿 Ben與一般毒男沒分別,但當記者跟蹤他回北角的工作地點時,竟發現他的辦事處是教育局課程秘書處,而他更持有鎖匙開門。原來阿 Ben的職業殊不簡單,經查證下,他是教育署月入約五萬元的課程發展主任,負責編訂中學課程計劃及製作教材等,與毒男身份相差甚遠。本週一,記者在阿 Ben北角辦事處外等他放工,之後並訪問他,但他卻無厘頭地回應:「我都經歷左好多嘢,總之,你地想點寫就點寫。」

癡情純毒男



癡心一片的毒男 Oden,一見 o靚模 Lavina便情深款款,且不自覺連動作也模仿,而且還表示自己一世只跟 Lavina。

教署毒男居心不良,但其實大部分毒男都如 Oden的一樣個案,是典型的怕羞自卑男子,常沉溺在自我幻想中。

Oden沉溺在 o靚模 Lavina身上,他對 Lavina癡心一片,八月偶像寫真集出爐,他更一口氣買了八本。剛過去八月的書展、漫畫展、電腦展,逢有 Lavina出席的場合,必定同時間見到一個五呎八吋,帶住黑眼鏡,瘦瘦黑黑的害羞男孩站在她身邊,他就是 Oden。

Oden為了見心目中的女神,每次不惜請假曠工,所以他的工作都做不長,曾經做 Sales,又當過冷氣技工。

我無料 但我鍾意靚女

Oden與爸媽弟妹同住將軍澳,對於他瘋狂喜歡 o靚模,他坦言連家人都斷定他是「電車男」。

但他總算懂得反駁:「我覺得自己唔係電車男囉……電車男都唔出街,我有出街影相。」

他說話非常細聲,表示非常喜歡漂亮女孩,「我真係好想拍拖,但自己條件唔好,又唔靚仔,每日照鏡都覺得自己唔順眼。不過雖然我自己無料,但我要求好高,一定要靚女先睇得上眼。不過,自己能力有限,每月剩得六千蚊,無錢無樣,邊可能追人?」他說網上像他這樣的男孩很多,能力低眼角高,所以只能追 o靚模滿足心癮。

Oden坦言,要他放棄找靚女女友的願望,是一件「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於是唯有寄情偶像,不時到信和商場買偶像的性感相片慰藉,平日時間和金錢都花在設計 Lavina的 fans牌,或者上網留言給 Lavina,每日放工返屋企又是在電腦放上 Lavina不同款式的相片,寫上「一世只跟 Lavina」的肉麻字句。

找不到女朋友,他說自己的生活就只能這樣。

撰文:艾馬、雷彬、李奕

攝影:田俊、胡堅、劉榮

轉載自:陳大交部落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