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故事:他的知己 我的閨密


dp人語(conie):

讓我想起去年的電影The Edge Of Love(港譯《美麗誘情》)。

在情感世界的廣闊光譜裡

「比友情前一步,比愛情差一點」



所謂紅顏知己,先要是紅顏,既然是紅顏,就少不得有風花雪月的事情陪襯。其次是知己,做得了優秀男人知己的女人,必有自身的過人之處。只可惜再是紅顏,再是知己,畢竟不是他的夫人、伴侶。因此在紅顏知己們多彩的情感世界背後,寂寞同樣以美麗的方式存在著。

既然是“紅顏”,就離不開“曖昧”,要說已婚的男人對紅顏知己心裏一丁點兒想法也沒有,估計誰也不信。紅顏知己是一種微妙的距離,或許潛伏著“情人未滿”。紅顏知己是站在“情人”的懸崖邊上,稍不注意,就會失足跌落,摔得粉身碎骨。

黃磊和劉若英演完《似水年華》後,在一次采訪中說:“我覺得我和奶茶之間的感情應該歸結為‘第四類情感’,它不屬于親情、友情、愛情的任何一種。這種情感讓我們親密,讓我們默契,甚至不用說話也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但是我們不會用它去取代其他任何一種情感。”

所謂第四類情感指的是徘徊于友情和愛情之間的一種情感,比愛情少一點羈絆,比友情多一點牽掛,比友情前一步,比愛情差一點的男女之情。掃描圍城邊的第四類情感,就會發現有的演繹出美麗故事;有的卻讓當事人不是滋味;有的嚴格警戒換來心有所托;有的則超越界線著危險游戲。

講述:他的知己,我的閨密

關于我老公和她的故事我分別在 他們兩個人那裏得到了同樣的版本。他們是高中同學,是拍拍打打的好朋友,經曆了大學、畢業、工作,仍然是好朋友,忽然,女孩子開竅了,鼓足勇氣表白,而他 則是毫不留情的拒絕,理由是無話不談的朋友怎麼能發展成那種關系,不可能,並且毅然留下她一人在表白的地方揚長而去。但回頭不知又怎麼想了想,恍然大悟, 于是跑到女孩工作的外地找她,可是女孩已經有了男朋友,把他晾在宿舍門口幾個小時。

從此以後,都想著緣分斷了吧,但多年後在異地偶遇,才發現看著同一本書,關注同一些事。

還沒成為我老公的他說起我當時對他的窮追不舍,而她則勸老公接受我,所以在很多年後成為最好的朋友後,我還真的感激她。

我們終于見面了,我驚呼美女,真的不是泛濫的稱呼,她真的是一個大美女,我是視覺主義,第一眼就喜歡上了她。

她當時正在奄奄一息的婚姻裏掙紮,而我則勸她當斷則斷。我們一起無話不談,我覺得這是一段奇妙的緣分,一切的鋪墊都是為了讓我遇到她,和她成為彼此生命裏的重要人物。

我們互相感激,我謝她在我追求老公最艱難的時候推波助瀾,她謝我沒有在情感上排斥她,讓我老公沒有成為她懷念的人。

我和她、他和她、我和他,這個奇妙的三角形,各種不同的情感都很穩固。

她做手術時,我給她簽字,而我和老公鬧別扭,也是她在勸和。我對老公說:“你好幸福啊,你生命中重要的女人都在你的身邊。”

我們也希望她能找到配得上她的另一半,甚至約好了將來能夠四個人一起養老。有一次他倆因為一件事共同外出在一個遙遠的城市,他們分別經常地給我打電話,共同為我挑選禮物,據說在一起談得最多的也是我,這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擁有一個我愛的男人和我欣賞的女人。

心理點評:沒有錯的情感,只有錯的人

“第四類情感”的確給圍城裏的有些人心裏添堵,但這並不代表著這種情感就是值得批判的,因為沒有錯誤的情感,只有錯的人,怎麼看待這種情感,完全是當事人的一種自我感受。你把它理解為美好,它就真的很美好,你把它理解為曖昧,它也許會越來越曖昧。這個故事就是因為遇到了對的人而皆大歡喜。

一個抱著愛他就讓他的人生完滿的目的卻讓自己意外也得到了知己的女人,一個被愛包圍的男人,這種事當然可遇不可求,但卻能讓我們看到人性的美好是創造性的,沒有什麼條條框框。

責任編輯:劉新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