娼妓生涯自給自足 不用你同情


人間異語:娼妓生涯自給自足 不用你同情

2010年09月01日蘋果日報

(L小姐 前公娼)
Q:怎會回到中部老家?
A:我家住中部山上,父母打零工,生活很清苦,我是大姊,有個弟弟,從小唯一夢想就是給父母一個安定的家。為了買房子,我從18歲開始,南下一路打聽到做公娼可以賺很多錢,就到南部拿到牌照開始當公娼。那是我在外面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最後一個工作。20幾年來,我在娼館工作,在娼館生活,娼館早已成為我的家。後來市政府廢娼,我40歲了,根本沒地方去,老家只剩媽媽,我只好回來跟她作伴。

以前住公娼館,也不用租金,真的什麼都不用煩惱。當年公娼館生意最好的時候,整條街都是人,有些比較有手腕的小姐1個月可以賺30幾萬,我那時候也可以賺10幾萬,後來公娼館沒落,生意逐漸清淡,連帶整條街也越來越冷清。

Q:年輕歲月,娼館就是你全部的世界,你有自己感情生活嗎?
A:沒有,家庭負擔太重了,我不會想這些。做這我沒什麼顧慮、煩惱,只是煩惱家裡。我是外地人,對我居住那個城市不熟,幸好公娼姊妹互相依靠照顧,環境還算溫暖。
那時,我賺的錢都寄回家裡,有多餘的錢我就慢慢添購衣櫃、電視跟音響,後來還養了一條狗陪伴我,那時我的小房間幾乎是我的全部,我在那接客,也在那生活。` 


廢娼後輔導轉業行不通

我頂多在娼館附近的幾條街道活動,幫其他小姐買買雜貨,要不就到公園走走。城市變化好大,每次看一條街變了,我就不再去了,反正變,變他們的,我懶得出去。我不識字,幾乎跟社會斷了關係。後來廢娼,你說我還能去哪,只能回老家。

Q:當年賺到的錢,把家扶起來了嗎?
A:努力了20年,我的負擔依然很沉重。我的父親酗酒,後來癌症過世,我痛得不得了。九二一大地震,我家倒了,我沒拿到任何政府的補助,只好又貸款把家蓋起來。我的弟弟吸毒,是我親手把他送進監牢,我告訴他,「我不要求你感謝我,但是我這麼辛苦工作,你還去吸毒,讓我很心痛,是我叫警察來捉你的,恨我啊。」多虧弟弟出獄後,戒毒了。
當年廢娼是錯誤的,政府每次開口閉口就說會補助,幫助我們轉業,可是我們不要他的補助,也不用他的幫忙,他可以去補助其他失業的人。不廢娼,我們可以靠自己。我們的身體很好,可以做,我們不偷不搶,過得心安理得。這就是我們謀生的方式,不要用你的想法來評斷我們。
更何況政府的話能信嗎?廢娼後,政府的輔導轉業根本行不通,我們變失業人口。如今討論性產業合法化,該怎麼做,請政府尊重我們,多聽聽這些姊妹們的想法。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Share |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