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虎穴中的 Michael Jackson.Leslie Feinberg


2004.1.29 Worker’s World, By Leslie Feinberg (何春蕤翻譯)


「無罪!」


在圍繞著 Michael Jackson 的大量媒體報導中,2004年元月16日加州 Santa Maria 法院針對猥褻兒童罪名做出判決,但是這兩個字只引發了短暫的悔悟。媒體報導的主軸還是「馬戲表演」。Michael Jackson 雖然歷經可能判他入監二十餘年罪名的風暴,然而幾乎所有的報導都竭力把他描繪成這場「表演」的肇始者。

最終獲得宣判無罪的辛普森殺妻案檢察官 Christopher Darden 曾告訴記者:「馬戲開演啦,而 Jackson 就是主持人。」Darden 在「娛樂今夜」節目受訪時說:「從第一分鐘開始就是馬戲,而且直到最後宣判或判決確定,都會是馬戲。」

開庭時法院門前大批 Michael Jackson 支持者的抗議也被媒體稱為「馬戲表演」。上千民眾從洛杉磯和Fresno、拉斯維加斯、鳳凰城、費城、南卡州以及美國其他各地來到法院門口,還有來自巴西、英國、日本、法國、西班牙、荷蘭、德國以及澳洲的支持者。從媒體空中拍攝的影片來看,警方估計法院外的群眾有一千五到兩千,但是提審次日幾乎所有平面媒體都報導只有「數百人」。

讓我們先假設報導中使用「馬戲」一詞不是企圖將 Jackson 非人化,不是將他連想到和馬戲相關的小丑、怪胎秀、動物表演。或許媒體只是在表達現場「奇觀式」的氛圍?

如果這個假設為真,那麼是否以下 Jackson 出庭時的相關場景才是真正創造奇觀的始作俑者?

現場安排了兩千五百名警力,法警遠從 Santa Barbara 調來支應,他們排成了深達六排的人牆圍繞法院,24小時站崗。警方還帶了警犬來「控制群眾」,至少有六架警方和媒體的直升機盤旋上空,六百名媒體記者、製 作人、電視工作人員擁擠在門前,全球至少有一百家電視台派了記者來拍攝,法院附近停了四十部衛星直播車。小販沿街販賣T恤和速食。

如果 Jackson 出庭是一次馬戲表演,看起來還真像羅馬帝國時期凱撒為了轉移政治焦點所安排的殘忍馬戲。那些身處競技場中心的人往往必須為他們的自由做殊死戰。

在虎穴中

法庭內,Santa Barbara 郡高等法院法官 Rodney Melville 譴責 Jackson 遲到了10分鐘。辯護律師 Mark Geragos 企圖解釋,是因為前所未有的交通壅塞和群眾延遲了他們抵達時間,但是法官打斷他的話:「沒什麼藉口,我不接受這些理由。」

在檢察官的壓力下,法官Melville下達封口令,禁止任何一方與媒體接觸。

檢察官要求封鎖相關資料,法官最後仍同意Jackson的律師可以閱讀搜索令和相關證詞文件以及檢察官收集的錄音謄稿,但是媒體──包括美聯社──要求相關資料開放為公眾記錄時,法官拒絕了。

法官也禁止任何攝影機進入法庭,三大聯播網對此暴跳如雷。

辯護律師要求法官認肯 Jackson 從紐約新聘不屬加州律師協會的律師 Benjamin Brafman 加入辯護。元月17日的紐約時報曾報導:「通常這樣的要求都會獲得准許,但是法官卻拒絕這位律師發言,後來才反悔,容許這位律師享有法庭裡的專業權利。」

Jackson 在法庭裡的角色只有五分鐘,枯坐兩小時後,律師詢問法官是否可以容許 Jackson 退庭。法官向在場人士說:「出於個人禮貌,我想 Jackson 先生需要上廁所吧。」法官接著警告辯護律師,要 Jackson 節制出庭前的飲料量。

Jackson 所獲得的支持,對法官和檢察官形成了一個必須處理的客觀因素。Jackson 的全家都陪同出庭,伊斯蘭國組織提供貼身保護,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 牧師譴責檢察官和媒體對待 Jackson的方式。民權運動人士 Dick Gregory 展開40天絕食以表示對 Jackson 的支持。許多非裔的政治文化領袖都公開支持 Jackson。

提審當日,在墨西哥、愛爾蘭、匈牙利、俄國、英國、荷蘭、瑞典、和許多其他國家都同步出現支持 Jackson 的抗議人群。

Michael 的哥哥 Jermaine 說他的弟弟和全家都驚訝於全球粉絲「排山倒海般的支持,這是個見證,真實的見證了 Michael有關愛和包容的訊息已經傳遍世界,因此這麼多不同背景的人都來支持他。」

Jackson 離開法院時看起來受了驚嚇,他爬上車頂,向群眾唱歌。支持者突破警方的隔絕,圍著 Michael,開始喊口號,並唱起他1995年專輯中的歌詞,指責 Santa Barbara 區域律師「瘋狗」Tom Sneddon 對於 Jackson 的仇恨糾纏。

瘋狗Sneddon

Jackson 的罪名是與一位12歲的癌症病童發生不當的性行為,這些行為據說是發生在2003年2月7日和3月10日。不過這個時間點很怪異。

2月6日在美國播出的一部電視紀錄片曾拍攝 Michael 和這位12歲兒童手拉著手,在鏡頭前說他們曾睡在同一個房間裡但不是同一張床上,播出後遭到憤怒的指責和批評。如果照這次的起訴說明來看,Jackson 大概就是在這個風暴正熱的時候開始猥褻這個男孩!

洛杉磯兒童福利官員據說在郡熱線上收到一位看到這個紀錄片的學校行政人員抱怨,因而主動調查 Jackson 和這個男孩的關係。

這個調查從2月27日開始,結論報告說,上述的猥褻說法完全不是事實。那位男孩、他的母親、他的兄弟姊妹都否認曾經發生過任何不當的事。

這個控訴的可信度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因為這個男孩的家庭過去曾經多次提出各種告訴,要求大筆的賠償費。

律師 Sneddon 十年前曾經以猥褻兒童嘗試起訴 Jackson 不成,他說他不覺得洛杉磯兒童福利官員的發現和他此次對 Jackson 的提訴無關。

Sneddon 在2003年11月廣泛徵求任何人提供有關 Michael Jackson 任何不法不當行為的資訊給他的辦公室。這個公告簡直就是一種起訴版的「實境電視節目」,節目名稱為:「誰想做百萬富翁?」

律師 Mickey Sherman 告訴 CBS 晨報節目:「我認為所有人都期待會有更多受害者出來控訴,結果卻沒有。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事實。」

種族主義的惡臭

「瘋狂傑克森」、「怪異」、「怪胎」──媒體因為 Jackson 的性向、性別表現、和性曖昧而公開將他非人化,但是這種不人道的八卦新聞很少能掩蓋住其下的種族歧視。

用 Google 查 Jackson 和「種族牌」就可以揭開問題所在。

事實上,種族牌才是真正關鍵。在這裡提供兩個說起來痛苦的例子,以便讓大家了解 Michael 被種族歧視妖魔化的強度。

一篇報紙文章說有些 Jackson 支持者在法院外面播放的音樂是「貧民窟音樂」(元月6日的「澳洲人報」)註1。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新聞學院院長 Orville Schell 在說到 Jackson 時提到一個讓人想起白種至上主義者所用的黑人隱喻:「Jackson 是個巨大的黑柏油娃娃,太多有名聲的媒體都因為碰上他而卡在裡面」(元月11日的聖彼得堡時報)註2 。

Jackson 面對著多變的猥褻控訴,加州法律認為這是好色淫蕩。加州 Riverside 郡的副檢察官 Michael Hestrin 說:「法律不需要 Michael Jackson 碰過孩子的身體才能判罪,碰過肩膀也算,碰過身體的任何部位都算」(元月16日的mtv.com)。

Hestrin 還說,「案子裡可能牽涉到的未成年人大概都會是富裕的白人。」法律上並不要求包括黑人、拉丁裔、印第安、或亞洲人作為未成年人。

在這場超大型的馬戲中,Michael Jackson 正在為自己作殊死戰。

註1:意指 Jackson 的音樂是貧民窟音樂而已。
註2:黑柏油娃娃是19世紀著名的非裔通俗故事中以柏油和松節油作成的娃娃,在故事中被黑娃娃黏住的兔子越是想要掙脫,就越深深的陷入黑娃娃中。這個比喻在這裡指涉 Jackson 十分黏手,媒體一旦沾上就會越來越陷入其中。


文章來源: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