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八男妓經歷輯成書


深圳八男妓經歷輯成書

2010年07月23日
  • (2人)
  • 瀏覽人次:3,400
 
【本報訊】從北宋至中共,由北京到香港,男性性工作者的足迹從未間斷。關注「哥哥仔」組織「午夜藍」保守估計,每周有約 200名來自內地的「流動男妓」來港搵食。午夜藍「抓」住了八名深圳男妓,將他們的經歷輯錄成《性路無疆》一書,揭開這行業既神秘又被歧視的臉紗。
25歲的旺旺是書中主角之一。兩年前他在製衣廠打工,月薪 580元,他想念設計課程脫貧,交不起每年萬元的學費,於是加入賣淫行列,在香港,一周可賺約一萬元。

香港是他們的中轉站

他在深圳、香港為男同志服務,感覺上港客較有質素,嫖客光顧的部份原因,是想找個傾訴對象。「有港客付錢叫我好好上學,也有提出變態要求,最後向午夜藍求助。」
午夜藍約五年前在深圳開展工作,發現男妓有固定的流動路線,一般從北方如瀋陽、北京南下上海、廣州、深圳,香港是他們的中轉站,下一站就是新加坡、馬來西亞。
午夜藍項目統籌李俊偉說,內地男妓來港賣淫,會被控違反逗留條件,去年有 12名哥哥仔被捕。他指警察以藏有避孕套作為證據,導致更多男妓怕了帶備安全套,隨時加速愛滋病傳播。「希望警察唔好再咁做,要拉人可以用其他環境證供都得。」午夜藍估計,香港約有 2,000名男性性工作者,流動男妓每周約有 200人。
男妓「工作安全」不受保障。李俊偉舉例稱, 5月至今共收到 40宗有關哥哥仔遭非法禁錮、強迫吸毒、虐打的投訴,案法地點在馬鞍山,兇手疑是同一名年約 22歲、身高 5呎 6吋的男子。「我哋打過好多次(電話)畀防止罪案科,但係警察一直都係 hea我哋囉!」
午夜藍成員 Leo表示,男妓早在宋代已成巷成市,但到了現代的香港,反越來越地下化,社會越現代化,價值觀卻越保守。他們希望透過書中的男妓口述經歷,讓社會有更多討論、反思。《性路無疆》在今、明兩晚書展都會有新書討論會,查詢網址是:
http://mnbhk.org/node/218

宋代男妓院叫「蜂巢」

【本報訊】午夜藍成員 Leo指出宋朝是男性性工作者發展最繁盛的年代,最早的男妓院叫「蜂巢」。清朝戲行內有經營副業的「男優伶」,可能是最早的娛樂圈賣淫。近年大國崛起,男妓在內地俗稱 MB,即英文 Money Boy的縮寫。
Leo表示,北宋人陶穀的《清異錄》記載:「四方指南海為煙月作坊……男子舉體自貸」,在汴京有數以萬計男妓。南宋周密的《癸辛雜識》也記下「男娼」有施肥粉、化女妝且善做針指,彼此以女性身份交往,首領叫「師巫」或「行頭」。清代梨園衍生出大批以賣淫為副業的「男優伶」,他們在光緒年間進佔了北京八大胡同,直至八國聯軍殺到,八大胡同才被妓女進駐取代。 






Share |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