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用文學表現女性性器

男女不思議

用文學表現女性性器

2010年06月04日蘋果日報

女性性器,女人自己看多少覺得是怪物,就像許多男人覺得睪丸不雅一樣,但女性性器對男人而言,還是有點神秘性的存在,會想看、想摸、想舔或想插入

普通小說都會迴避或含蓄描述,但官能小說正相反,如何正視性器以及交媾本身是最高使命,靠文字本身要發揮煽情效果、激起讀者想像力才行,女性性器不像男人性器那麼單純明快,有許多複雜、微妙的細部構造,最考驗官能小說家功力,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來表現! 

比喻魚貝肉感會吸

據官能小說評論家永田守弘指出,日本官能文學關於女性性器描寫大致可分為植物派、魚貝派、動物派、陸地派以及直接派等5大派,直接派就是直接用俗稱或醫學用語直接了當地寫出來,其他4派則是比喻。
不僅日本,用動植物比喻的非常多;最常見的是比喻為花,有的具體比喻為百合、鬱金香、梅花、菖蒲花、蘭花、芙蓉花、八重櫻、波斯菊、牽牛花、山茶花、食蟲花、麝香連理草等,有的只說是花、花瓣,如「沒有纖毛、少有皺紋,宛如嘴唇」等,或全面大奉送「花」字,如花園、淫花、花芯、花唇、大朵花、妖花、花裳等;植物派也有人比喻成果實如芒果、石榴、桃子、核桃、葡萄、栗子等。
比喻成魚貝相當傳統,如蛤蜊、牡蠣、鮑魚、孔雀貝等,強調女性性器的肉感及吸力;也有比喻為生魚如鮪魚、鰹魚、鮭魚等,還有海參、海膽卵等,讓人覺得女人性器有蜿蜒扭曲、黏黏的動感;動物派還有比成蝴蝶、昆蟲,或以「小鳥的嘴巴」比喻稍微突起的肉芽;陸地派也有相當歷史,像溪谷、洞穴、泉水、沼澤等,也是深奧有吸力的形象!





Share |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