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現代人對「處女」的誤解

.


現代人對「處女」的誤解
仙蒂是一位很害羞、話不多的中年女子,有一次在療癒課程中她暴露了一個私底下藏了很久的陰影,她說:「我很對不起我男朋友,因為我離過婚,不是個處女了。我對我的男朋友感覺很愧疚,有時候覺得我配不上他。」

現在的社會中還有很多像仙蒂的女人,會把自己的價值放在自己是不是處女上。希望底下來自於古代對「處女」的解讀能夠幫助我們放下對「處女」的誤會。

在蘇美人以及巴比倫的文化當中,在女神殿裡替女神服務的女人被視為是神聖的女祭師,她們透過給予並且接受身體的愉悅來慶祝女神。女祭師的責任之一就是做愛。當城市與廟宇落成的時候,她們會透過跟自己喜歡的男人做愛來榮耀女神。透過性愛,女人成為一位處女,領悟到自己做為一個女人的力量、她的神聖,以及在生命的奧祕當中女人所扮演的角色。

一位榮格心理學家惠特蒙(Edward Whitmont)指出:在過去崇拜女人的時代,「處女」的意思是女神或是祂的女祭師能夠透過她的身體與性來傳達生命的奧祕。一位處女,是一位完全屬於自己的女人,她不屬於任何男人。「處女」這個詞跟禁慾或是守貞一點都沒有關係。愛芙羅黛蒂女神被稱為是處女,可是她有許多豐富的性愛經驗。

在古希臘,「處女」的意思是指在寺廟中供奉女神的僕人。「寺廟娼妓」 (temple prostitute)這個英文字來源於此。她不會聽從任何男人的話,她的身體是女神的管道,她的性行為完全來自於幫助女神傳達神聖的生命力。

雖然愛芙羅黛蒂女神被稱為「處女」,但是她卻擁有強大的「性熱情」,因為她是愛神,她很喜悅地透過性愛來給予愛,這與現代對於「處女」必須不曾有過性經驗的定義有相當大的出入。所以,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女人們必須知道「處女」這個詞的原始意義是一位「完整」的女人、真誠做自己的女人。每個女人的身體都是神聖的管道,每個女人都能成為愛芙羅黛蒂女神。 在過去有女祭師/寺廟娼妓的時代裡,男人會尋求透過與這些寺廟娼妓性交而獲得精神上的恢復與補充。這些男人會進入寺廟,先透過斷食、靜心與祈禱來淨化自己,準備與女神合而為一。

透過這樣的交合,男人的陰莖活了過來,將自己膨脹的生殖器奉獻給女神,透過這樣的獻出而獲得心靈重生的允諾。在世俗世界裡,新生命的來源也是透過性愛。身體是性愛的管道,性歡愉是隨之而來的甘露,在這樣的脈絡之下,性愛的核心意義則是「祈禱」。

在蘇美人的記載當中,一個女祭師/寺廟娼妓是潔淨、未玷污的。她們能夠透過與男人做愛,將一個狂野充滿獸性的人轉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她幫助男人變得有智慧,並且透過她的性能量讓男人「有如神一般」。 除此之外,透過與寺廟娼妓做愛,男人能夠淨化與療癒在戰場上廝殺所造成的身心創傷,並且恢復活力與對生命的希望。這樣的行為深深地根深柢固在人類的潛意識當中,即使是現代的社會仍然普遍存在著。在士兵休假的時候,去找娼妓是常見的活動。為了去除對於戰爭的恐懼,以及重新肯定生命,這些男人讓自己沉浸在充滿愛、歡笑、生命力的性感女人懷抱當中。
卵巢氣功啟動女人性能量
女人要培養性感力,必須要從提高自我覺知,才能夠了解她自己,才能夠看到她是如何把自己內在的光與美掩蓋起來。本質上每一位女人都是一朵美麗的花,充滿著想要綻放的愛,但是因為受社會文化、家庭背景過去的創傷,以及無知的小我所影響,她無意識地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敢讓她的花瓣綻放,播送她的愛。

成為一個美麗完整女人的過程,就是卸下一層一層自我保護的盔甲。像一朵花,只要敞開綻放,自然地就會展現我們的美。這是一個從內到外的過程。如果沒有了解這個道理,就馬上把焦點放在如何透過技巧與練習加強我們的性功能與性愉悅,我們會錯過性能量的重要性。 一個培養性能量的道路就是一個靈性成長的道路,性能量是愛的源頭,性能量培養得越多,妳心裡的愛與慈悲就越多。如果只專注在性技巧而沒有意識成長,我們會被誤導成只在乎外在。身體的快感只是無常的感覺,一剎那就會過去,追求它沒有什麼意義,只會讓我們更痛苦。只專注在學習性技巧,想要加強性快感的人,會碰到小我(ego)變得更頑強的危險。透過學習在床上變得很厲害的人,容易傲慢驕縱,或對性快感產生執著,使她/他離不開埋在性慾裡的痛苦,越學習越迷失在性裡。
性愛的目的
從古至今,人類把性愛的目的定在繁衍、傳宗接代。一位俄國的理論家與哲學家索洛維耶夫(Vladimir Solovyov)挑戰了這個對性愛既科學又理智的觀點。他解釋生物的繁衍不見得都需要性愛,許多動物與生物透過無性的方式以分裂、發芽與孢子繁衍,根據自然歷史的研究,在動物界最底層的生物,例如魚能夠大量地繁衍而不需要性愛。漸漸地當生物進化到高層次,性別開始誕生,兩性之間的吸引力也開始出現,在此同時,繁衍的力量卻跟著下降。

人類位於動物界的頂端,能夠經驗強烈的性愛而沒有繁衍。於是,如果性愛沒有生物繁衍的目的,那性愛的重要性到底為何?索洛維耶夫相信性愛是唯一能夠侵蝕小我(ego)根本的力量。小我(ego)是使我們分離的主要因素,它是如此地根深柢固在我們的存在裡,小我(ego)需要一個跟它ㄧ樣強大具體的力量來抗衡它,這個力量就是愛。這個愛包含了性愛,有著陰陽、男女結合的可能性,這不只是原則上的道理,也是實際上的事實。
道教的「精、氣、神」
透過性愛穿越小我(ego)是一個廣為人知的古老靈修方法,有許多東方智慧傳統都會談到這種修行法。中國道教是目前所知最早練習「神聖性愛」的團體,古代道教修行者有豐富卓越的性愛知識,他們了解「精、氣、神」的關係,可以透過呼吸法、冥想與肌肉收縮,把精轉化成氣,把氣轉化成神。道教的「精」是人類主要的能量,是人與生俱來就擁有的充沛能量。根據道教氣功老師謝明德(Mantak Chia)的說法,精可以轉化成氣,做為供應內臟的能量。最豐沛容易轉換成氣的能量就是精,精也可以說是我們的性能量,它是唯一能夠不斷倍增的能量,我們越保存、回收、轉化它,就會有更多的能量轉成氣,再進一步將氣轉成神,神是我們的靈性能量。
卵巢:性能量的存庫
女人的「精」儲存在卵巢裡,這是用來產生卵子的生殖能量。在女人一輩子當中,她有三百到五百次的月經,每個月卵巢會產生一個能量豐沛的卵子。可是現今時代,大部分的女人只會用到一到兩顆卵子,剩下的三百到五百顆充滿高能量的卵子都浪費掉了。這個損失消耗了女人一天之中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能量,如果這個性能量一直往外流失,她會失去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生命力。

可是我們能夠透過卵巢氣功練習把這個精/性能量轉換成能夠滋養我們器官、腺體、大腦、骨髓的氣,再把它轉成神──也就是靈性能量。根據道教的說法,這樣子的練習能夠把卵巢的生殖能量用來「誕生自己」,意思指開發人的靈性體,讓我們能夠開悟。

卵巢像是一個存滿寶物的倉庫一樣充滿著精/性能量,可是平常我們很少有意識地利用這個能量。透過練習,仔細地去觀察,會發現卵巢的能量是一股比氣還要厚重、緩慢流動、溫暖、像是熱熱的蜂蜜一樣的能量。

我們的卵巢是我們產生荷爾蒙的地方,這些荷爾蒙會決定一個女人的乳房、聲音、月經與皮膚光澤等。如果我們能夠透過練習將卵巢內儲存的性能量帶到全身,卵巢多餘的能量能夠自動地爲身體作療癒。如果身體有不舒服的地方,這股能量能夠恢復細胞的健康,促進免疫系統的運作。容易感到疲憊倦怠的人,也能夠因此而獲得能量而精神飽滿,固定長時間練習之下,能夠促進身體活化,人因此也比較不容易老化。因為透過練習而活化卵巢,也能夠預防卵巢發炎、陰道感染,癌症的發生率也會減少。



dp推薦>>>
《在微塵中打拚——香港肺塵病工人口述歷史》新書發佈會
http://dirty-press.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07.html


Share |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