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未見過大蛇痾尿/星屑醫生



星屑醫生 | 14th Jun 2010, 10:22 AM | 生活趣味
一直克制,不把話說得太明,總覺得畫公仔畫出腸就老土了。但實在越來越覺得這社會很多人真要多多「升le」,把思維擴闊,把眼光放遠。其實就是說他們見識太少、質素太低、井底之蛙得令人難堪。
換個淺白的說法,就是「未見過大蛇痾尿」。
「你知唔知你自己穿成咁,成個基佬咁。」一個維園阿伯鬧到無嘢好鬧,竟這樣對我說。
「阿伯,你不要恃老賣老,你這樣說,可以告你歧視的。」我沒好氣答他。
拿維園阿伯做例子當然太過極端,不過只要你穿著一雙襪褲四處逛,就會發現大部分路人的眼光都不期然向下望,然後露出詫異的表情。別以為我高調地說自己的衣著就好過癮,在憎人富貴欠人窮的香港,這樣做,肯定要先做好心理準備會招來誹議。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Givenchy
不是牌子或價錢的問題,而是說,這世上就是有人這樣穿衣服,而這穿法還是世界一級穿法,每一季都令全世界趨之若騖!香港人,離開你的井,去看看世界舞台吧。
甚至你以為 twitter 人走在資訊尖端嗎?原來當中也有無數人目光如豆,自以為自己的一套就是宇宙法則。對我高調地談論衣著就看不過眼,莫非認為關心社會的人必然要爛身爛勢?認定只有無產階級才能參加社會運動?以為只有同建制頭撞頭死過,才叫做衝擊?
我要說,新民主運動是要植入生活裡的民主運動,因此我的衣服也是我的抗爭!有天讀到明光社的人說:「見到男仔穿襪褲,真要搞好性別教育。」我就決定要用自己的這個方法去抗爭:剛好有機會與蔡志森同場,便立心穿著襪褲去與他握手和交換卡片,對他說最衰不能在卡片上寫「維園行動」,告訴他我是某教會的執事和理事,一直和兩間學校搞青少年活動... 
一來,激死他。二來,讓他不習慣也要看到慣。
你可以繼續寫文章罵蔡志森又或者搞遊行抗議盲光社,但我就選擇用自己的衣服高調地站在蔡志森面前、高調地站在社會面前來做抗爭。我自己認為,這也是一種勇敢。
對不起,我心中的社會運動想法是闊的、是包容的、是饒有新意的。我認為每個人鐘意怎樣做都可以做,總之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就是。與人無尤,自尊自重,合則來不合則去。若連怎樣抗爭也有規限,有門檻,甚麼都要開會來做定奪的話,安全是安全,可是創意也就很容易被扼殺,效果也未必會十分彰顯。
公開呼籲:閣下若然有空去胡思亂想的話,與其煩擾同道中人,不如想想,怎樣可令民主黨不要轉呔。



文章來源:

dp推薦>>>
《在微塵中打拚——香港肺塵病工人口述歷史》新書發佈會


Share |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