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擦鞋與擦皮鞋.林夕


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屈膝替人擦亮皮鞋者,所犯何事?無牌經營是也。

多虧全城矚目的爭產案,引起議員懷疑風水師有否誠實繳稅,也讓人想起聘用風水顧問的時候,有沒有問過大師們出示牌照。如果替人看風水、看相、看流年要領牌的話,那個發牌標準也不知從何談起。

玄學那麼玄,邪乎邪乎得有關官員都無從着手吧。玄學是門大生意,相比之下,擦皮鞋服務顯得微不足道,要領牌才得以合法營生,命運跟從前屬城中一景的無牌小販一樣,說白了,不是為了保證有人因無牌而提供不及格的服務,只不過是想把這個城市漂白,漂到蒼白得容不下街頭有人無牌寫生。

擦皮鞋這門營生,根本就沒有所謂「可持續發展性」,都只剩下老一輩人在做事罷了,忽然來個大掃除,要有牌經營,實在多此一舉。這門手藝,到底還有多人願意傳承下去?在大熱天時毒氣瀰漫中擦鞋,老人家為的又是甚麼?這不是變相逼人收山拿綜援去?

「擦鞋」可真是個敏感的字眼,很多人以此為副業,修得此道,無須領牌,便可為正業提供比玄學更玄也更實在的助力,把前途給擦得亮麗亮麗。

擦皮鞋者手藝不值錢,不過腰板彎下來,心不見得就同時卑躬如臣子;唯一求存手藝既然只得擦皮鞋,也就無力參研鬼谷子「捭闔」「忤合」種種奉迎揣摸的學問,省心之餘不失高尚。擦鞋者相較之下,雖不能說就是卑鄙,倒是煩心勞神得多,但因此能在千迴百轉如大街小巷的人脈中,無牌馳騁,甚至上達天聽,不得不讓我聯想到北島的詩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评论

热门博文